互联网大厂春节竞相发红包,乐视:分不起!正面临45亿索赔

就在快手、抖音、京东、百度等大厂先后在App的图标中祭出红包大战的具体数额时,乐视视频却以一句“分不起”赚足了眼球。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春节前夕,乐视视频也曾用类似手段,高调打出“欠122亿”的标语,并借此高挂微博热搜榜。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临近春节,乐视又“整活”了。

就在快手、抖音、京东、百度等大厂先后在App的图标中祭出红包大战的具体数额时,乐视视频却以一句“分不起”赚足了眼球。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春节前夕,乐视视频也曾用类似手段,高调打出“欠122亿”的标语,并借此高挂微博热搜榜。

“改名叫乐观视频吧。”去年网友们的调侃,即使放到今年也毫无违和感。

不过,乐观心态的背后,乐视视频当下面临的环境并不乐观。近日山西证券的一则公告披露,受当年造假案影响,乐视网目前被2000名原告索赔45.71亿元,这一数额甚至超过了公司三季报中的总资产。与此同时,公司还身背214.86亿元的负债,年内净亏损也超过了1.6亿,尚处在艰难求生阶段。而大洋彼岸痴迷于造车的贾跃亭,距离FF 91的量产也还遥遥无期。

乐视网春节的“反向营销”,将沿用到何时?

乐视视频“分不起”,网友:“就视不一样”

距离春节还有不到5天,互联网大厂仍延续着往年大额瓜分红包的节奏。

雷达财经搜索发现,截至1月26日,推出相关活动的大厂包括快手分22亿、百度分22亿、抖音分20亿、京东分15亿、支付宝分5亿、新浪微博分1亿。其中抖音和支付宝虽然没能在App的图标上注明活动具体金额,但也都在App内首页有显著的导流通道。

而乐视视频则独树一帜标出“分不起”三个大字。“分红包是分不起的,但快乐可以分享。” 对此,乐视视频在官方微博中解释道。

这已经是乐视连续第二年在春节前夕“反其道而行之”,不过雷达财经注意到,与2021年时乐视打出“欠122亿”标语时的“惊艳”相比,今年乐视的“分不起”在全网引发的热度方面有了明显的下降。

据报道,去年挂出“欠122亿”后,相关话题成功占据了微博热搜和知乎榜单的首位,其中微博话题“乐视 欠122亿”和“乐视回应app欠122亿”合计阅读量超8.5亿,知乎热度也超过了4000万,相关问题最终浏览量达622万。

此外,由于122亿的数额恰好与微博、支付宝、微视、京东、今日头条、抖音、快手、百度和拼多多所分红包累计数额相同,一度有网友评论表示,“如果把今年互联网大厂发的红包全薅了羊毛,那就正好补乐视视频欠122亿的窟窿了。”

对于外界的报道,乐视网3还曾发公告称:“此次乐视视频App更换logo图标系公司的春节推广行为。根据三季报,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净资产约为-153亿,此次更换图标logo为欠122亿,主要系出于推广效果最大化考虑,同时也表示乐视网正视身负的巨额债务,自爆发经营危机以来乐视网一直在努力经营,没有放弃,深知公司所负的社会责任。”

“欠122亿的热搜出来后,下载量涨幅有接近20%。”乐融致新CEO张巍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同时他还澄清道:“从2018年开始,无论是乐视视频也好,乐融致新也好,公司没有再欠过一分钱,不管是供应商,还是员工。”

相比之下,乐视视频今年的“分不起”影响远小于去年的“欠122亿”。

正面临巨额索赔,或将由中介机构承担

不过,“分不起”三个字也真实地反映了乐视网当下财务方面的窘境。

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乐视网3实现营收2.96亿元,净亏损1.6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的归母净亏损更是达到2.95亿元,几乎与营收平齐。

同期,乐视网3账上的货币资金为3.85亿元,资产总计40.14亿元,总负债已从2020年底的213.71亿元升至三季度的214.86亿元。

根据张巍在2021年初的采访,目前公司最困难的事情就是历史上的债务问题,好在“这些债权人对公司的处境比较理解,没有给公司更大的压力。但凡有一些比较激进的债权人来干预,可能公司又会陷入之前非常大的困难之中。”

张巍还坦承,整体上而言,“不管是乐融致新,还是乐视网,是一直在坚持,一直属于非常艰难的境地下维持经营。”

然而,旧债未偿,又添新债。

1月18日,山西证券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中德证券收到北京金融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案由为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

具体而言,上海君盈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两千名原告向北京金融法院对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等二十一名被告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乐视网赔偿因其虚假陈述行为造成的投资损失共计45.71亿元、其他二十名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雷达财经注意到,2021年4月,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曾对乐视网及贾跃亭十年财务造假的经历进行了披露,并宣布因财务造假、欺诈发行等违法行为,对乐视网处以2.406亿元罚款,贾跃亭处以2.412亿元罚款。

本案中,原告认为乐视网虚假陈述行为致其权益受损,且不仅乐视网要承担赔偿责任,贾跃亭等14名自然人,以及中德证券等3家证券公司、3家会计师事务所都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据了解,涉诉的3家证券公司分别是中德证券、中泰证券、平安证券;3家会计师事务所则分别为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华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和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

另有报道称,与乐视网有关的华龙证券、中兴财光华、开元资产评估、金杜律师事务所等也受到牵连。

一个疑似关联的事件是,1月20日申请创业板IPO的兴禾股份在上会前夜被取消审核,根据深交所公告内容,兴禾股份叫停原因系“不可抗力、意外事件或者其他特殊情形”。而据公开资料,兴禾股份的发行律师金杜律师事务所,曾在乐视网2016年定增中担任发行人律师。因此外界有猜测认为,金杜律师事务所已被卷入乐视网虚假陈述案中。不过,对此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进行了否认。

有乐视网投资者表示,目前提起诉讼的投资者只是受害投资者的一小部分,如果全部的股民索赔,应该是45.71亿元十倍左右的数量级。

据律师介绍,法院认可的适格投资者范围是:自乐视网股票上市首日起至2017年7月10日(含)期间以公开竞价方式买入乐视网股票300104,且于2017年7月10日闭市后当日仍持有该股票的投资者。受损投资者可关注微信公众号“雷助吧”,报名参加索赔。

雷达财经注意到,以乐视网目前的财务状况,显然无法满足投资者们的索赔要求。在公司总资产尚不足45.71亿元的情况下,若更多股民要求索赔,公司会面临怎样的处理方式?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清华大学研究生导师杨兆全表示,根据此前关于虚假陈述案件的基本判决思路,法院一般会在判决书中,确认总的赔偿金额,以及各个主体分别承担的比例。而乐视公司作为主要责任人,如果公司不能全额赔偿,其他主体就会成为赔偿人。

“如果没有可供执行的资产,也没有其他重组方愿意代公司进行赔偿,能实际赔偿的就是中介公司和其他责任人。”

至于判定赔偿比例的标准,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骏认为,券商中分主办保荐人券商和承销商,会根据各自责任和义务来划定。

“一旦法院判决,包括中德证券之类的中介机构来承担责任,就意味着有可能中介机构要掏出真金白银为投资者买单,这可能成为中国证券史上第一大真正由中介机构买单的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案。”本案的原告代理律师、北京时择律师事务所律师臧小丽表示。

“(乐视网)没钱确实赔不了,没有意义。我认为券商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是可以获赔的。”吴立骏称。

乐视还有翻身机会吗?

数年以前,乐视网曾给投资者和市场无限的憧憬。当优酷、土豆还在烧钱亏损的时候,乐视网已经以“网络视频第一股”登陆了创业板,并成为了我国互联网视频行业中首个宣布盈利的企业。

此后,乐视网股价一路走高,市值一度接近1800亿元,贾跃亭也成为了创业板首富,甚至在乐视“生态联动”的产品理念下,贾跃亭被许多投资者奉为“贾布斯”。

然而,资金链的断裂却让贾跃亭的梦想沦为了泡沫,乐视公司也在贾跃亭“下周回国”的承诺中变成了资本弃子,最终不得不面临退市、受罚的局面,还要变卖家产来偿还巨额债务。

2021年,随着世茂工三和乐视大厦的折价出售,乐视公司旗下的资产已寥寥无几,但贾跃亭挖下的债务深坑还远未填平。

从贾跃亭个人的角度来讲,其倾注心血的FF(法拉第未来)虽然已经通过SPAC的方式在纳斯达克上市,并屡获融资,预计FF 91将在今年夏天正式量产,但碍于贾跃亭曾经的履历和一些外媒报道的细节,外界始终未曾打消对其的质疑。

首先是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沽空报告,称其通过现场走访,结合财务数据和高管管理能力等的分析,认为FF“卖不出哪怕一辆汽车”。

随后,FF还因为没有在规定期限内提交Q3财报被纳斯达克列为不符合规定的上市公司。

而就在FF官博发消息称,“热烈欢迎加州汉福德市新任市长Diane Sharp参观FF汉福德工厂,极智科技奢华FF 91今年夏天将在那里诞生的信息让她感到兴奋”后,又有媒体报道称,加州汉福德市当地新闻网站《汉福德前哨》的报道并未提到市长有“FF 91今年将在那里诞生的信息让她感到兴奋”的表现。

另据外媒The Verge,4位前FF高管向媒体爆料称,如果没有新资金注入,FF现有的资金只能给员工发工资到今年年底。该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表示,许多留在公司的FF员工都在另谋出路,有员工已经不来公司上班。

指望不上贾跃亭,乐视只能自食其力。一个好消息是,2021年年底一封业内流出的乐视全员信中提到,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乐视去年已实现经营利润和现金流双平衡,而且从2022春节后,将恢复员工在2020年疫情期间的降薪部分和补贴。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涨薪的主体公司为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两家,并不包括贾跃亭的私人公司乐视控股。

乐视方面认为,公司能实现利润和现金流的正向转变,主要仰仗于硬件和内容方面的改变。

2021年5月,乐视在北京召开发布会,一口气推出六十余款生态智能产品,包括超级电视、蓝牙耳机、智能手表、智能牙刷等3C新品以及油烟机、燃气灶、热水器等厨卫家居产品。9月,乐视还宣布手机业务回归,并发布乐视S1新款手机。

雷达财经搜索发现,目前在京东平台中,乐视1200元档位以下的三款电视都获得了50万+的评价,1200-2000元档位的四款电视获得的评价也在20万以上。

而内容方面,乐视则透露称,2021年11月,公司的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

行业人士认为,基于目前的形势判断,乐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背债度日。

*雷达财经(ID:leidacj)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85项专利“左手倒右手”,乐视网能靠“非卖品”翻盘吗?
涨薪不裁员的乐视,已经找到新“王牌”?
贾跃亭太“难”了?既为了FF操碎了心,又被乐视、酷派消费
成立仅5天公司5.73亿“捡漏”乐视大厦,贾跃亭还能翻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