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蓝翔创始人:离婚如何演变为一场“战争”?

荣兰祥没有“荣耀”也没有“吉祥”。

文|新财域

五一假期刚结束,山东蓝翔技师学院创始人的荣孔家庭大战烽火又起。

5月4日晚,孔素英通过微博发布一则视频,手持身份证实名举报荣兰祥“私藏枪支、强奸、黑恶势力组织跨省打架”等问题,“请求彻查荣兰祥”。

这不是孔素英第一次举报荣兰祥。

2014年,举报超生,荣兰祥辞去了全国人大代表职务;2021年,举报偷税,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补缴了几百万元的税;这次,举报涉枪涉黑,问题性质一举上升至刑事案件,双方矛盾愈发激化。

2014年以来,由离婚案引发的“荣孔大战”,上演了多重戏码,波及范围以荣兰祥、孔素英两夫妻为圆心,辐射至6个儿女、双方家族亲戚,以及蓝翔学校的学生、商丘天伦花园百余名购房者等。

拼凑起这期间的碎片,有跨省打架,有互相举报;有人身败名裂,有人锒铛入狱;有人行至水穷之处,靠一纸诉状反转局面,有人春风得意之时,因罔顾法律满盘皆输,还有人想要浑水摸鱼,却徒劳沾了一身腥气。

总的来说,这是一家子狠人。夫妻白手创业的狠劲,用在对方身上不遑多让。

目前,舆论风波再起。不谈伦理,只看本质,这场“战争”将何去何从?

01、八年前的“一个套”

在最新的举报视频中,孔素英控诉荣兰祥“虚假诉讼导致351户居民无家可归”。

这里的居民是指商丘市天伦花园小区的“业主”。该小区是山东蓝翔技师学院全资控股的房地产公司在商丘开发的地产项目,共包括351套房屋,沿街门头房及一处地下停车场,也是一切矛盾的导火索。

“这边他们做了一个套”,孔素英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话。而整个故事还要从八年前说起。

荣兰祥、孔素英出生于商丘,两人于1987年登记结婚,在济南白手起家创办了蓝翔学校,并向地产、珠宝、加油站等领域扩张。随着事业做大,两个人的婚姻也走向了尽头。

孔素英率先提出离婚。裁判文书显示,孔素英于2010年、2014年先后两次提出离婚诉讼,又两次撤诉。

离婚最大的难点,当然是财产分割。荣兰祥是各项资产的掌舵人,孔素英的胃口也不小。

2014年6月19日,荣兰祥、孔素英与6个孩子签订了一个《证明》文件,提出将荣兰祥名下所有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河南天伦花园工程项目、商丘310公路南蓝翔加油站、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山东宏达技校、山东蓝翔职业技术培训学校的全部资金资产和债权债务归子女所有。

这几乎意味着荣兰祥净身出户。

在该文件中,最值钱的资产有两项,一为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2017年改建为山东蓝翔技师学院),二为地产项目天伦花园。近20年打下的商业帝国,就此拱手让人,有些不可思议。后续的故事证明,一切果然没这么简单。

按照孔素英的说法,她提起诉讼后,荣兰祥让孩子劝她不要起诉。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证明》文件发挥了作用,2014年孔素英再一次向法院撤回了离婚诉讼申请。

不过,在她撤诉的同时,荣兰祥却主动提起了离婚诉讼,并申请了财产保全。2014年9月2日,商丘天伦花园小区被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查封。9月5日,蓝翔学校副校长带领众多师生等奔赴商丘,以“做卫生”之名,与在天伦花园看守的孔素英家人发生激烈冲突,夺得了小区的控制权。

查封、夺权接踵而至,局面瞬间反转。

本来在美国稳坐钓鱼台的孔素英,接到商丘亲戚的电话后,带着荣婷等3个孩子火速赶回商丘,想要抓紧时间卖房回款。不过,正是这个举动,给孔素英带来了将近4年的牢狱之灾。

02、舆论战还是法律战

事情进展至此,已经远非荣、孔两人之事,而是演变为两个家族之间的纠纷。随着蓝翔学校师生、天伦花园小区购房者相继参与,影响进一步扩大。

为了快速卖房,孔素英等人将天伦花园小区房产折价出售,并要求3个孩子配合,与购房者在合同上将日期倒签至法院查封之前。荣婷在4月份的举报视频中称,孔素英的父亲孔令荣,兄弟姐妹孔德安、孔素芳及更多亲戚,对卖房之事均有参与,并聚众将蓝翔学校看守天伦花园的人员赶出了小区。

这只是孔素英反击的第一步,舆论战随之而至。

2014年,孔素英公开爆料荣兰祥超生、家暴等问题,迫使荣兰祥主动辞去了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当年,蓝翔学校招生也受到了严重影响。

不过,舆论战带来的后果,远没有荣兰祥的法律战一针见血。

首先,从2014年9月起,商丘天伦花园小区一直处于被济南、北京等各地法院轮候查封状态。按照法律规定,查封的资产不能买卖。

其次,通过法律依据说明《证明》文件无效。2015年8月,荣兰祥在商丘日报上发表声明,宣布该文件相关内容违反《民办教育促进法》等法律法规,故无效。

最重要的是,两夫妻辛苦创办的蓝翔学校,最终被判定为不是夫妻共同财产,其下属的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商丘天伦花园项目公司)因与该校经营混同等原因,也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2016年12月,长达两年多的离婚诉讼案落下帷幕。裁判文书显示:

依照《民办教育促进法》相关规定,民办学校存续期间,所有资产由民办学校依法管理和使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占。在学校存续期间,学校财产不能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山东蓝翔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山东蓝翔建设机械有限公司在土地、经营场所、人员、资金等方面与蓝翔学校之间彼此存在混同,难以区分,故相关财产亦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范围,不能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对于该判决结果,2016年12月18日,山东平正大律师事务所亦在《商丘日报》上进行了登报声明。

众多因素,使得孔素英拥有天伦花园小区的愿望彻底成为泡影。

但是,孔素英一方并未停止出售该小区房产,反而是抱着法不责众的想法,持续增加卖房数量,并雇人妨碍案件强制执行。

2018年,孔素英因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被山东警方带走,最终获刑2年3个月,女儿荣婷也因配合卖房被判刑入狱。2020年4月,孔素英出狱后再次因相同罪名被判9个月。

这段经历并未使孔素英偃旗息鼓,而是愈战愈勇。2021年10月,孔素英实名向国家税务总局举报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涉嫌偷税,引发了广泛关注。目前,相关税款及滞纳金已经补齐。

眼看着孔素英持续“进攻”,女儿荣婷却公开“倒戈”,于2022年4月底发布视频,详述了母亲一家非法处置天伦花园小区房产的经过。

这个行为,被孔素英解读为来自荣兰祥的授意。于是,5月4日,孔素英积极应战,对荣兰祥进行了第三次公开举报。

池水再次被搅浑。

03、没有赢家的“战争”

回望这场长达八年的“战争”,谁赢了?

孔素英想要荣兰祥净身出户,却未分得学校、天伦花园的权益,反而自己锒铛入狱;

荣婷等子女配合孔素英卖房,没有得到房款,反而遭致了牢狱之灾,并做出了手持身份证在公开平台上声讨生母的举动;

天伦花园的“业主”想要趁机低价买房,却财房两空,甚至部分业主因拒不执行裁定罪而获刑。

那么,相较于孔素英的高调,一直鲜有发声的荣兰祥赢了么?

虽然因孔素英的举报,荣兰祥有所损失,但远比不上孙素英所付出的惨痛代价,而且他目前仍为山东蓝翔技师学院的校长,对一系列资产仍具有绝对的掌控权。这样来看,荣兰祥是该阶段的赢家。

但迟迟不休的纷争,未来将给蓝翔学校的品牌、招生带来多少负面影响,以及孔素英所爆料的问题愈发尖锐,是否终将“刺伤”荣兰祥,仍然都是未知数。

以荣婷的举报内容来看,若孔素英非法处置查封房产的情况进一步落实,并不排除再次入狱的可能;以孔素英举报的内容来看,荣兰祥涉枪涉黑等,若属实,也已经触及法律的底线。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在一幕幕闹剧中,荣兰祥没有“荣耀”也没有“吉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蓝翔“宫斗”十年:劳燕分飞,难得体面
蓝翔“宫斗剧”发酵,孔素英又出惊人言论
蓝翔创始人女儿“手撕”母亲陷罗生门,律师解码
蓝翔校长女儿举报母亲非法转移卖房款,十年内斗风波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