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肉第一股凉凉,植物肉的未来在哪儿?

风口过去,回归现实,人造肉这门生意并不好做。

文|奇偶派

“腰间的肥油咔咔掉”谁能不心动,刘畊宏爆火的背后,是全民健身浪潮的推动,而健身减脂,对饮食的有着高要求,近些年来低脂零卡零糖的产品层出不穷,收割着这群减脂的年轻人。

植物肉打得也是这个主意,怕胖不敢吃肉,但又想品尝到肉的美味,且获得足够的营养也就是蛋白质,吃植物肉,这两个需求都能满足。

MarketsandMarkets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植物性人造肉的市场规模约为121亿美元,预计2025年达到279亿美元的规模,行业普遍预估,全球植物肉类市场最终会超过千亿美元规模。

国内植物肉品牌“星期零”今年1月完成了1亿美元B轮融资,这是其第 5轮融资,另外一个植物肉品牌“植得期待”在天使轮就融资数亿元。

不过,资本火热的另一头是消费市场的冷静,几年过去了,消费者对植物肉的接受程度似乎并不高。

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消费者不买账的情况下,为何资本还是看好植物肉呢?

1. 植物肉企业现在怎么样了?

2. 国内消费者心智,植物肉培育好了吗?

3. 风口过去,资本为何还没退场?

人造肉第一股凉凉

2019年5月,美国第一家人造肉公司Beyond Meat在纳斯达克以25美元的发行价上市,比尔·盖茨对其的投资曾经让股民惊掉了下巴。

Beyond Meat上市首日暴涨163%,创下了金融危机以来美股IPO首日最佳表现,上市三个多月股价上涨超过500%,资本市场表达了对人造肉未来的态度。

不过,此后Beyond Meat股价再也没有达到昔日高点,2021年下半年以来,股价一路下跌。

Beyond Meat股价图

显然,风口过去,回归现实,人造肉这门生意并不好做。

一方面,当下植物肉的技术发展还处于发展阶段,植物肉的生产成本仍较高。比如,Beyond Meat的收入无法覆盖其较高的成本支出,疫情的冲击下,业绩亏损持续放大,2021年亏损更是达到了1.821亿美元。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奇偶派制图

高居不下的成本意味着要盈利就必须高定价,反映在产品价格层面上就是:人造肉比真肉贵。以Beyond Meat和Impossible Food为例,人造肉饼定价在12-16美元/磅,而美国牛肉碎的价格在9美元/磅。

在中国市场,Beyond Meat天猫旗舰店的人造饼为单盒226克,售价35.9元,这个价格着实不算亲民。

另一方面,价格高居不下,如何卖出,植物肉企业在营销上花费不少。拿Beyond Meat来说,营销费用占营收的比例攀升至30%以上的高位,也难怪Beyond Meat持续亏损了。

回归到国内的植物肉企业,植物肉还是风口时,出现了星期零、未食达、珍肉等一批创业公司,也有金华火腿、双塔食品等上市公司涉足试水。

同样的,国内企业也面临着技术问题。

植物肉主要以大豆、豌豆、小麦等作物中提取的植物蛋白为原料,采用化学分离的方式,从原材料中提取人体所需的植物蛋白,再经过加热、挤压、冷却、定型等一系列步骤,使其具备动物肉制品的质地和口感。

而植物蛋白天然具有腥味,如何添加改良剂增加肉的风味,同时能够有效掩盖腥味,并使其接近肉类的口感,是一大难题。

国内植物肉发展起步较晚,体量和技术与欧美国家差距较大,目前,大多数国内植物肉企业采用的是干法拉丝蛋白生产,而蛋白拉丝成型时,会因为挤压干燥,产生膨化效果,与真肉口感有所差距。

国内企业也在加大研发力度,双塔食品开发出了“新干法工艺”,通过在后期引入酸浆法,在离心后的“污水”中二次提取豌豆蛋白,将原提取效率增加 5%,星期零则开发了植物脂肪酸定向氧化技术,使得植物油脂也能拥有动物油脂般独特的风味与香气。

但高研发意味着高投入,此外,发力供应链也需要大量的资金,当前国内自建工厂的植物蛋白食品科技企业屈指可数。

此外,和国外植物肉企业大量面向B端不同,国内新兴植物肉企业选择了直接面向大众消费者。

星期零CEO吴雁姿曾表示,“中国餐饮连锁化程度不高,选择也很丰富。如果只做餐饮B端,我们很难精准高效触达到目标人群,而且只能在就餐这一个场景接触到消费者。”

大众对植物肉的认可程度,则直接决定了企业的命运。当前,国内植物肉的消费者还未被培育成功,这种烧钱还能持续多久呢?

据天眼查显示,自2019年以来,相关企业的注册数持续减少,2021年仅有4家新注册企业。

国人不认植物肉是“肉”

说起吃肉,它不仅提供着人体所需要的蛋白和营养,更是打工人的“幸福剂”。一点肉菜下肚,小酌一两杯,没有什么比这更加“解忧”了。

自古以来,肉类也的确是中国人离不开的食物。从《报菜名》里的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等,可以窥见,不同的肉,烹饪方式各样,咀嚼感不同,各有各的精彩。

此外,不同于国外喜爱汉堡、牛排等产品,肉类加工较为简单,我国对肉的烹饪方法五花八门,蒸、煮、炸、炒、煎。而在不同的做法下,植物肉能保持真肉一样的口感体验,并非易事。

距离2019年刮起的植物肉风潮,已经过去了两年,目前植物肉被大众认可了吗?

“植物肉是真肉的贵替?减脂我也不太能接受人造肉。”正在健身的李聪表示,减脂期间会吃鸡胸肉、虾肉这些,就算人造肉低脂,他也不能接受。

我们在小红书平台搜索发现,关于植物肉的分享帖热度也并不高,而在一位博主的分享贴下,几乎都在说难吃,不少网友表示有怪味,不会再回购。

这背后是国内消费者对植物肉的接受程度有限,瞄准的那群瘦身减脂的人消费认可度也不高。

另一方面,消费者对于植物肉的认知,也存在着误区。在数字 100 的调查问卷中,很多消费者认为植物肉是植物的果肉或由植物和动物混合加工而成,更有高达9成的民众把植物肉与传统豆制品(豆干、素鸡等)混淆。

即便这些植物肉品牌和各大新消费联名,星期零与瑞幸、文和友、德克士、棒约翰、喜茶联手推出过多款植物肉单品,也似乎并不被买单。

前段时间,星期零和肯德基联名,推出“植物肉酥”饭团系列,结果遭遇了消费者的大量差评。

近期,因为疫情居家隔离重新火起来的健身浪潮,似乎也没能带动消费者对“低脂健康”植物肉的关注。

通过多个植物肉品牌的线上销量来看,植物肉的情况并不乐观。

星期零天猫旗舰店新品蛋白棒月销900+,植物素牛肉丝仅月销100+。植得期待天猫店铺里,销量最高的小酥肉也只有1000+。

在一个对肉吃法考究的国度,植物肉要想培育消费者心智或许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资本为何还在鼓吹?

今年1月星期零再度完成了一轮融资,为何消费端不景气下,资本依旧力捧呢?

实际上,植物肉的发展是符合当下对环保、可持续发展路径的。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当前全球陆地面积有30% 都被用于养殖业,而人类活动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中,有18%来自养殖业,这也是2016年以来我国猪场大面积拆迁的其一原因。

植物肉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环境污染,以植物蛋白素肉为例,每生产1kg的大豆排放约0.2千克二氧化碳,消耗0.8立平方米和使用0.1百平方米的土地面积。

从下图可以看出,牛肉、羊肉、猪肉远高于大豆的消耗量,对环境影响无疑是很大的。

而拿猪肉来说,在我国肉类食品的消费结构中,猪肉长期占据60%以上的消费占比。

但每四年左右的猪肉超级周期一直存在,遵循着“肉价高—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肉价下跌—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减少—肉价上涨”的规律,非洲猪瘟与疫情进一步加大猪周期的强度。

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生猪存栏量从2021年12月底的4.4922亿头降至4.2253亿头。这意味着,一季度的生猪存栏量减产了2669万头。

东吴证券5月6日发布研报预测,本轮“猪周期”于2022年4月开启,此后会出现“二次探底”,价格迅猛上涨始于2023年3月左右,这也符合4年一轮的周期。

此外,鸡也有着强周期。2022年以来,玉米、豆粕等饲料原材料价格上涨,散户饲养成本高涨,一季度的存栏量下降快,也使得市场上供需局势相对紧张。同时,受疫情影响,鸡肉价格或将保持高位,鸡周期持续一段时间。

更重要的是,随着全球人口的不断增加,对肉制品的消耗也会越来越多,而要突破猪周期和鸡周期带来的暴涨暴跌,植物肉或许在一定程度能缓解人类对畜牧业的依赖。

从消费者角度来说,随着健康理念的逐步渗透,追求低脂健康的食物或将成为主流。

理想是美好的,但植物肉成本高居不下,是猪肉价格的好几倍,作为肉的贵替,植物肉要想取代猪肉的主导地位,并非易事。

不过,随着植物肉技术的愈发成熟,成本降低,植物肉具有真肉的口感,成为肉的平替,走入平常百姓家,才能真正被消费者接受。

写在最后

植物肉风口两年后,消费者对植物肉冷淡依旧。就连这轮疫情居家掀起的健身浪潮,也没能让大众对植物肉提起更多兴趣。

由于技术与供应链的不成熟,国内植物肉行业还将经历一个漫长的技术迭代的过程。

欧睿国际的数据显示,到2023年中国植物肉市场的规模将接近840亿元,而全球市场预计在2025年可以达到1900亿元规模。

如此庞大的市场,资本看好下,面向C端的国内植物肉企业需要思考的,可能不仅是如何赢得资本的青睐,而更多应该是如何改变国内消费者千百年来沿袭的餐饮传统与习惯。

但,想要这种深植中华民族精神与味蕾的饮食文化大掉头,谈何容易了?毕竟,中国人的一天,是从吃开始的。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比真肉昂贵但健康,盖茨喜欢的植物肉你会吃吗?
雀巢“人造肉”野心初露:培养肉+植物肉全覆盖,覆盖中国90家B端客户、探索培养肉技术
明星带货植物肉频翻车,背后的概念股还好吗?
内地植物人造肉市场热度再升级,开家“全素店”是个突围好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