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徽酒净利骤降近97%,李明重掌控制权遇中高端酒下滑

豫园股份为复星系郭广昌旗下企业,除了金徽酒外,还包括舍得酒业。

文丨鳌头财经 晓敏   

见习生丨屠玲

郭广昌套现成为二股东,李明即将重新上位却遇当头棒喝,金徽酒(603919.SH)或许只能“借酒浇愁”。

近日,金徽酒披露2022年三季报显示,公司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36亿元,同比降9.12%;净利润185.12万元,同比下降96.68%。

鳌头财经发现,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金徽酒净利润增幅排名垫底。同时,金徽酒三季度中高档酒收入合计下滑约10%。

三季报显示,截至披露日,海南豫珠与亚特集团协议转让股份事项已完成过户登记,豫园股份与陇南科立特协议转让股份尚未办理股份登记过户手续。

这也表示,亚特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陇南科立特背后的李明,还差一步就能掌控金徽酒。

三季度高档酒营收下降6.5%

近日,金徽酒披露2022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61亿元,同比增长16.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43亿元同比下降12.0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16亿元,同比减少0.19亿元,同比下降7.97%。

其中,第三季度,金徽酒实现营业收入3.36亿元,同比降9.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5.12万元,同比下降96.6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745.71万元,同比下降84.50%。

鳌头财经发现,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金徽酒净利润增幅排名垫底。

从营收规模来看,金徽酒与老白干(600559.SH)酒和伊力特600197.SH最为相近。

2022年三季度,老白干酒实现营业收入14.3亿元,同比增长27.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1亿元,同比增长36.56%。

而伊力特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3亿元,同比下滑60.04%,净利润0.11亿元,同比下滑79.18%,但从降幅来看,要强于金徽酒。

10月26日,金徽酒发布的2022年第三季度经营数据显示,按产品档次分类情况来看,公司前三季度高档酒营业收入达10.31亿元,同比增长17.98%;中档酒营业收入达4.89亿元,同比增长11.81%;低档酒营业收入达1981.59万元,同比增长68.03%。

对照上半年数据,鳌头财经发现,金徽酒三季度高档酒营业收入达2.76亿元,同比下降6.57%;中档酒营业收入达4833万元,同比下滑24.34%,中高端酒收入合计下滑约10%。

公告显示,高档产品指出厂价在100元/500ml以上的产品,主要代表有金徽年份系列、柔和金徽系列、金徽正能量系列、金徽老窖系列、世纪金徽五星等;中档产品指出厂价30元至100元/500ml的产品,主要代表有世纪金徽三星、世纪金徽四星等。

酒业整体走强,金徽酒三季度净利润下降幅度为何越高于收入降幅?

三季报中,对于营业收入下降,金徽酒表示,主要是受疫情的影响,导致销售额较上年同期下降。

对于净利润下滑,金徽酒又表示,市场开拓费用、广宣费用、消费者运营费用投入较上年同期增加。

不过,数据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金徽酒销售费用达2.77亿元,同比增长14.23%,净增长3449.78万元。其中,第三季度,公司销售费用达7825.39万元,同比下滑5.42%,对公司净利润有所影响。

仅完成六成全年目标

2019年8月,金徽酒发布《五年发展战略规划纲要》,公司计划利用五年时间,即到2023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0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6亿元。

金徽酒高管团承诺,公司2019年至2023年的目标营收分别为16.2亿元、18.3亿元、21亿元、25亿元、30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亿元、3.2亿元、3.8亿元、4.7亿元、6亿元。

同时,金徽酒高管薪酬与未来五年经营业绩深度绑定,对未来五年经营业绩指标及相应奖惩方案等事项进行约定。

实际情况是,金徽酒仅2019年营业收入和2020年扣非净利润达标。

由于2021年年度业绩没有达成目标,根据公司与核心管理团队签订的业绩目标及奖惩方案,9名参与业绩对赌的高管合计被扣罚了631.77万元。

以2021年为基准,金徽酒要在2023年完成五年规划,2022年和2023年的营业收入年均增速要达到29.5%;扣非净利润增速要达到36.5%。

从2022年前三季度情况来看,金徽酒仅完成了全年目标的62.44%,在剩下的一个季度要想完成约9.4亿元的收入,几乎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

当然,金徽酒的高管们当前最关心的或许不是企业业绩的走向,而是管理层出现变动。

2022年9月2日,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豫园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豫珠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海南豫珠”)与甘肃亚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亚特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陇南科立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简称“陇南科立特”)分别签署《股份转让协议》。

豫园股份(600655.SH)、海南豫珠将其合计持有的金徽酒股份6594.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转让给亚特集团、陇南科立特。其中,豫园股份向陇南科立特转让2536.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海南豫珠向亚特集团转让4058.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

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亚特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陇南科立特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3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57%;豫园股份持有公司股份1.2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将由豫园股份变更为亚特集团。

豫园股份为复星系郭广昌旗下企业,除了金徽酒外,还包括舍得酒业。

豫园股份曾公告称:“金徽酒与舍得酒业从事同类业务且销售区域存在一定交叉,因此存在一定同业竞争。”

如果仅以收购价来看,郭广昌此次出售金徽酒部分股权,一进一出之间获利逾10亿元。

而此次交易的接盘方——李明,他同时也是金徽酒原实控人,如今这家酒企上市公司又交他手中,未来如何突破不确定性陡增。

截至三季报披露日,海南豫珠与亚特集团协议转让股份事项已完成过户登记,豫园股份与陇南科立特协议转让股份尚未办理股份登记过户手续。

这也表示,亚特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陇南科立特背后的李明,还差一步就能掌控金徽酒。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