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S赛320万/场VS中超450万/场,电竞版权价值比肩足球?

一场关于电竞的商业狂飙,正在上演。

投稿来源:体育产业生态圈

“我们要把LPL打造成中国最专业、最有影响力和最具商业价值的体育赛事,成为电竞行业的先行者,开拓者和领导者。”2019年腾竞体育成立发布会时金亦波立下这番豪言壮志,而如今似乎未来已至。

近日,爆出英雄联盟(LOL)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拍到8亿的价格,单场价值达到320万,版权价格方面几乎比肩中超。

一场关于电竞的商业狂飙,正在上演。

12月3日消息,据新京报独家消息,弹幕视频网站B站以8亿元价格拍得英雄联盟(LOL)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据悉,其他参与竞拍的企业还有快手、斗鱼、虎牙等国内一些直播平台。

据了解,这是国内电竞赛事首次以拍卖的形式进行独家版权交易。

截至发稿前,有关公司尚未进行更多表态。但围绕着的相关讨论,已经炸裂全网。

01

3年8亿,值吗?

众所周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是英雄联盟中一年一度最为盛大的比赛,也是所有比赛项目中最高荣誉、最高含金量、最高竞技水平、最高知名度的比赛。

全球总决赛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S1-S9九届的比赛,全球总决赛一般在每年10月-11月开赛。参赛者均是来自各大赛区最顶尖水平的战队,只有在每一年的职业联赛中表现出色的队伍才有资格参赛,每个赛区根据规模和水平决定其在总决赛当中的名额,明年起全球共有12个赛区。

今年S9的比赛在欧洲进行,最终来自中国的战队FPX夺得冠军,在双十一当天抢走了马云不少风头。

当然,面对3年8亿的价格,大家的问题自然都是,值吗?

我们可以来对比体育版权在中国的价格。

中超独家版权价格为10年110亿,NBA独家版权在5年15亿美金,此外英超与西甲的版权价格都在类似的量级,而选择分销的CBA等由于恰逢行业下行,版权价格则要稍逊一筹。

如果按照每场计算,中超每年240场比赛,单场版权价格在450万左右;而《英雄联盟》S系列赛比赛数量在83左右(按大场计算),单场价格在320万左右。如此对照,S赛的价格也相当惊人。

当然,LOL总决赛作为国际级赛事,对标世界杯、奥运会或许更加直观。

去年俄罗斯世界杯版权最后时刻从央视分销给了咪咕、优酷两家,据悉都在10亿的量级。而2016年里约奥运会新媒体拿到延播半小时的版权价格,大概在1亿元。此外,氪体也获悉包括腾讯、优酷在内的多家平台,都在竞价明年举办的欧洲杯,爱奇艺体育则已经率先获得了欧洲杯的版权,价格未知。

02

电竞版权,有新玩法吗?

当然,对于电竞而言,版权的消化方式也有所不同,在体育版权常见的广告招商、会员售卖之外,赛事用户打赏与转化也被认为是电竞版权变现的新方向之一。

不过,广告收入考量的是平台的商务能力,打赏抽成则缺乏稳定性,会员付费目前看来则有点“步子迈大了”。

今年3月,在梦幻联赛S11时,斗鱼DOTA2官方微博曾宣布,比赛期间观众需要单独花费6元购买“办卡”道具才能观赛,希望通过这个机会来进行电竞付费观赛的试水。不过,当时DOTA2的观众群情激愤,指责斗鱼“吃相难看”,最终,扛住舆论压力的斗鱼再次更新了说明,取消了强制付费观看的策略,斗鱼全程都会高清免费直播本次比赛。

毕竟,相比于互动反馈性强的个人直播,冰冷的赛事直播博得打赏的能力更弱,虽然付费购买是商业社会的核心逻辑,免费获取是人类的普遍心理。

更何况,电竞的世界里本事也有厂商这层逻辑在,对于厂商而言,更多观众意味着游戏层面的更多收入,独家不设置门槛还好,一旦试图付费,则与厂商本身的逻辑背道而驰,更何况,厂商本来也有自己的直播平台和渠道……

当然,付费观赛对体育和电竞来说都是必然一步,直播平台需要做的重中之重是增强自身,把用户都聚集到一个令厂商都无法忽视的数字和黏性之后,与厂商的议价能力会更高,此外,直播平台也可以通过一些活动和厂商进行利益捆绑。

例如,之前OWL联赛就做过与直播平台联动的活动,只要在官方的直播平台上有一定的观看时长,绑定暴雪账号就能够获得游戏内的喷漆,通过这样的联动活动,也能促进游戏用户和直播平台的电竞观赛用户之间的相互转化,并为平台带来宝贵的C端付费来源。

横向对比,在传统体育中,你很难看到购买李宁服装赠送CBA球票的活动,原因是体育产业中最大的C端付费方和赛事版权方的利益不一致,但在电竞中这两者是一致的。

由于游戏厂商自己就是赛事的版权方,完全能够打通这条利益链。如果直播平台能够和厂商实现利益捆绑,厂商愿意分享游戏C端付费收入,直播平台为观众提供多样化的销售渠道,以及为厂商提供更好的UGC内容实现游戏热度保鲜,那么双方的未来则是相互可期的。

03

独家版权,B站图什么?

另外一边,B站作为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可以从报表看到其财务表现。

从11月18日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看,B站第三季度总净营收为人民币18.590亿元,同比增长72%;净亏损为人民币4.057亿元,而去年同期,其净亏损为人民币2.461亿元。而B站第三季度月活跃用户达到1.279亿人,移动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1.142亿人,分别较去年同期增长38%和43%。

虽然活跃用户与营收数据不错,但面对持续增大的亏损,B站已经度过了自己的青春期,开始遇到了和门户网站类似的问题——盈利。

一直以来,他们的营收主要来自游戏、直播和增值、广告、电商及其他业务,但在上市之后,曾经游戏营收为主的他们,开始了探索多元化商业变现,其游戏和非游戏营收开始逐渐持平。

面对的营收的压力,曾经二次元代表的B站在积极“破圈”。此前圈哥报道过B站对CBA上海男篮的赞助,是小试牛刀,而与淘宝等平台合作,以及更多衍生品和IP开发的业务,帮助B站打造着自己的生态,创造着B站文化,正在日益走向成熟。

不过,从其用户画像来看,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的数据是,其主流用户群体从90、00后为主开始扩展至80后、70后,且用户开始向着三四线城市下沉。

这一方面自然是B站走向大众的标志,另一方面,B站也需要更多的方式来留住年轻人,拥抱如今人数高达2.3亿且消费力旺盛的“Z世代”。

此时,电竞,尤其是LOL总决赛,自然是拥抱“Z世代”不错的抓手。

当然,也不要忽视LOL总决赛自身高涨的商业价值。

此前ECO氪体旗下的电竞派)曾经撰文盘点过S赛相关赞助商的数量,以刚刚结束的S9为例,24家战队总共汇集了多达107家品牌的赞助和青睐,从直播到餐饮快消,从3C到软件公司,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在战队之外,LPL官方也有不少合作伙伴的身影,而且逼格极高。

例如,在《英雄联盟》和路易威登达成合作之后,总决赛两只队伍FPX和G2都收到路易威登送出的LV包,LV女装艺术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为设计游戏人物奇亚娜和赛娜设计的两款定制皮肤,此外LV还专门定制了2019年全球总决赛召唤师奖杯,并为FPX送上了冠军奖杯收纳箱和定制手表。

由此看来,从B站自身发展需要来看,电竞可以增加其用户粘性,增加其年轻用户的数量,也可以带来一些潜在的收入方向,并且在电竞方向进行卡位。

至于价格与价值之间的差距,一方面,还要等待最终价格数字的官宣,另一方面,这样一份3年合作锁定了关于未来的价值,一旦赛事的价值在明年乃至未来3年爆发,这门生意或许没有看起来那样离谱——反正,最终效果如何,还能从B站的财务报表中得到更明确的体现,我们到时候再来打脸或鞭尸也不迟。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