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春招”

职场倒春寒:三成的岗位需求,双倍的求职简历。

投稿来源:Tech星球

2020年的春节,是近几年中与元旦相隔最近的一次,同时也是最漫长的一次。

当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着,如何迎接这个早到的春节时,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将一切“中止”,所有正常的工作岗位流转纷纷停滞,企业、员工都被定格其中。

在经历了一个月的全民抗“疫”后,时间的齿轮开始复转,有人重回岗位继续工作,有人却在疫情之后面临失业的风险,还有的则开始了新的职业规划。

黑色笼罩的二月接近尾声,全面复工的日子已经到来,一切能否回到最初的原点,那些被疫情搁置的工作计划,如今还好吗?

“一纸通知,我的工资从几万降到一千”

一切都是那么毫无征兆。

2月14日,凌晨刚过,各式各样的秀恩爱在朋友圈刷屏。刚复工的秦程也和平时一样,起床出门,九点半到达公司,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但他没想到,就在这一天,自己的月薪变成了1540元。在偌大的北京,这点工资连租房都不够,甚至都不如实习生。

“人力资源行政部门没有给我们任何通知,也没有协商和沟通,只是让自己的直属领导发了一封通知书。我们都是有房贷、车贷的,这1540元根本无法生计”,秦程向Tech星球说道。

被突然降薪的秦程,在花生好车公司工作,隶属于捷众普惠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在核心技术部门任职。部门共有大约150人,此次部门内收到降薪消息是60%的员工,至少有70人。除此之外,销售部门的工资也整体降到1540元。

秦程说:“销售还会有其他奖金绩效,但我们开发部门没有,原本有的人工资好几万,这次这么大幅度的降薪,实在是苦不堪言啊。”为了得到应有的权益,秦程和同事们并没有在家待岗,而是选择来到公司,自己找些事情做。

随后,秦程等人陆续发现自己已经被关闭了考勤打卡权限,公司的企业微信也被除名。在2月18日,公司还强制关闭了员工的企业邮箱和开发的技术账号。甚至已经有好几个同事,接到了曾和自己公司合作的猎头公司电话。

除了没有正式的离职声明,其他都形同已经被裁员。“公司对外宣称,只有20%的待岗,已经和员工协商了,但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因为根据政策,在这个时候中小企业不裁员,可以申请返还一半的失业保险费。”

同事们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公司是在变相逼迫员工自己离职,并且有同事去找CTO沟通,诉求说经济紧张,CTO则直接强硬回应:经济紧张你去找工作去,公司赔不起。

来到公司一年多的秦程,原本还期待着14薪、年终奖,现在只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像秦程这样遭遇的人并不是少数,疫情使许多行业受到重创,房企、车企纷纷开始寻求线上自救模式,餐饮、旅游等实体经济发展都遇到冲击,很多企业员工不能正常发放薪资。

除去汽车金融行业,Tech星球还了解到,二手交易平台找靓机发布全员信:包括CEO和所有主管在内,工资按照2200元/月的基数发放,在家办公人员薪资按照50%发放。互联网招聘平台猎聘由于进账资金较少,也强制要求3000余名员工每周必须请一天假,底薪人均下降1000元左右。

“三成的岗位需求,双倍的求职简历”

复工难、找到新的工作也不容易。

“往年在开年后,每个企业部门都会定制开年计划,通常也都会有一些岗位在招聘。但是今年很多企业为了减少成本,都在缩招。有需求的企业不多。“猎头沈璐对Tech星球说道。

沈璐是负责互联网公司领域的猎头,从业近3年,几乎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但是在今年她却迟迟没有招到合适人选。

沈璐说,“这次过年后,失业的特别多。有的公司原本年前还在招人,但现在自己活下去都是问题,更别说招人了。现在有需求的企业,都希望自己能够招到性价比更高的员工,并且在疫情影响中,企业复工一直推迟,很多也都不着急。”

企业复工的日期一再延后,这也使得沈璐的工作极其难做。甚至之前联系好的一个公司,现在在最后关头又不给发offer了,说要再考虑一下。“三成的岗位需求,双倍的求职简历,找到一个相匹配的比之前要难很多。”沈璐发愁地说。

除此之外,不仅社招收到重重压制,求职俗称的“金三银四”,马上就要到来的“金三”春招季,也在疫情中放缓了脚步。

“往年这个时候招募实习生,只打败春招和老师让回去写论文,这两个问题怪兽就可以了。今年要打败:春招,论文,我妈不同意,我爸不同意,我奶不同意,我爷不同意,学校禁止疫期实习,村支书记不让出去,小区门卫不让出去等无数难题。”这是一位HR在社交平台发布的心情动态。

据招聘平台拉勾网2月6日公布的线上调研结果显示,近2000受访者中,60%的人处于离职状态,90%的人表示求职遇到了阻碍。对于暂缓跳槽的原因是,“担心找不到工作”、“发现职位明显变少”、“跳槽的公司可能受疫情影响而裁员”等等。

并且,还有超过一半的用户表示“快没钱了”、“职位和面试机会明显变少”。45%的用户表示,哪怕年前已经找好新工作,也因为疫情的影响延长了入职周期。

当疫情来袭的时候,每个企业或多或少都受到冲击,活着生存下去成为大部分企业的目标。在特殊时期,减少各类成本是最重要的。甚至以京东、字节跳动为代表的一众互联网公司,今年线上开放的简历投递时间也延长到了三月份,但是岗位数量大幅下降。

“疫情后,我们可能再扩张1000人”

经济总体形势受疫情影响下滑,但也有些行业在此次疫情中获得了良好的时机。在线教育、远程办公、生鲜电商等等,迎来空前的发展机遇。

“从年前到年后,我们的HC一直都在,也没有减少,从恢复办公以来,已经有几十位员工云入职了。”少儿英语新兴品牌——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向Tech星球介绍,目前伴鱼已经拥有1000多名员工,今年可能会扩张到2000人左右。

云招聘、云入职、云培训,在疫情的冲击下,许多行业都开始利用云端线上完成各项工作。

黄河说,“我们和一些教育机构不太一样,我们是多业务线多产品并行,覆盖了不同年龄段孩子的不同的需求,所以需要的人才也是远远不够的。“截止目前,伴鱼的技术、产品、设计、市场、教研、职能、销售、班主任等部门均在招纳人才中,待招岗位至少有上百人。

并且由于疫情的影响,全国各地交通受阻,伴鱼的纳新计划也采取了远程面试、线上入职的方式。虽然一直身处于互联网行业,但是黄河之前也很少采取在线招聘的方式,除非有异地招聘才会用到。

“在线招聘它的效率可能会还差一些,可能全面了解和考察一个新员工的话,所花的时间也会更多一点。”黄河说道,“因为不同岗位可能也不一样,但我们至少也要经过三四轮面试,HR、部门leader、还有部分负责人,这些环节是都不会少的。”

黄河说道,原本在线下面对面沟通,大概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就够,但在线上由于信号、表达等问题,可能需要两个小时、甚至两个半小时去了解。“有些岗位的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几,但是我认为这些都是值得的,大家都需要精挑细选的精英人才。”

此次疫情,使得整个在线教育行业出现“双加速”的局面,既加速头部企业的扩张,也加速了尾部企业的衰亡。“有人说疫情是催化剂,可能原来线下向线上迁移,需要三年的时间,但这次短短的一个月就实现了三年路程”,黄河说道。

“经过疫情,我更想远离北上广”

疫情是把双刃剑,既给部分企业带来了好的增长契机,但也是试金石,检验出一些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不足,同时也提醒正处于人生规划中的应届生,未来究竟该如何选择。

据Boss直聘数据显示,2020年春节后十天(2.3-2.12),就业市场新增招聘需求较2019年同阶段减半,百人以下小微企业的人才吸引力指数仅为0.64,千人以上规模的大型企业抗风险能力相对更强,整体岗位存量基本稳定。

Tech 星球了解到,受疫情影响,不止企业,绝大部分高校一直延期开学,正常的“金三银四”春招季,也只能调整为线上视频的形式,不同区域高校和各大合作平台合作。

图片来源:北京高校毕业生就业信息网

应届生在家寸步难行,线上招聘对于经验不足的应届生,也并不是那么适合。从Boss直聘的数据中看,除房地产外,其余行业大类的新增应届生需求全线下降。其中,广告/传媒、汽车行业的应届生需求跌幅超过65%。近两年应届生关注度最高的五大行业:互联网、金融、房地产、专业服务和消费品行业,新增应届生岗位平均降幅达到35.7%。

在疫情冲击下,2020年的“金三银四”似乎不是那么热闹,并且在所有应届生中,大城市不再是集中选择。数据显示,选择一线城市的占比24.6%,新一线城市占比33.0%,二线城市占比20.3%。在新一线城市中,成都(4.9%),杭州(4.1%)和西安(2.8%)最受2020年应届生欢迎。

在长沙读书的刘同学看来,“重要的不是城市,而是个人工作技能的提升,新一线城市发展前景也不错,并且房价和物价相对较低,更适合我们积攒经验”。

疫情影响了北上广深众多企业,而新一线城市发展平稳的企业受到波及较小。在应届生招聘需求递减的大环境下,寻找一份可靠稳定的工作,成为众多应届生此时的首选。

“不一定非要在某座城市打拼才叫逐梦,也没必要神化一座城市”,离开北上广或许对于应届生来说,是个更好的选择。随着疫情的逐渐好转,整个市场的招聘需求也在慢慢复苏。

疫情之下,众多因素造成了复工难、招聘难,而这也同样警醒企业和个人,“只有保持长期稳健的发展模式,才能具备度过难关的能力。而能够将企业一击而溃的也并非疫情,疫情最多充当了那个催化剂”,一位业内人士向Tech星球表示。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疫情即将结束,复工全面开始,一切又会是新的起点。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