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音乐,歌是真的好听,股价是真的不好看

腾讯音乐的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投稿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

和近期陷入争议合同风波的阅文集团 (HK:0772)相比,腾讯控股 (HK:0700)在音频领域的业务布局——腾讯音乐 (NYSE:TME)似乎甚少被放到媒体的聚光灯之下。

就和它的“低调”作风一样,腾讯音乐这只股票在美股市场也一直不温不火地处于横盘或者向下的状态。周一盘后,腾讯音乐公布了一季度财报,股价再跌逾3%。

腾讯音乐股价走势,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腾讯音乐的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营收大头显露疲态,音乐付费仍难当大任

一季度,腾讯音乐的营收同比仅增长10%至63.1亿元,环比下滑13%,至少是18年Q1以来的首次环比负增长,同比增速也从去年至少30%以上的增速骤然下滑。

这个季度业绩基本上覆盖了国内公共卫生危机出现的大部分影响。公平地说,腾讯音乐已经在3月份的电话会议上发出了预警,但这个成绩仍然令人失望——根据Refinitiv的数据,分析师的平均预期是63.3亿元。

腾讯音乐的营收大头,社交娱乐服务,在疫情的冲击下表露出了疲软。虽然这部分业务的付费用户增长了18.5%,达到1280万,但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出现了13%的下滑。财报中称,这主要是因为疫情的冲击以及直播互动功能的部分调整。

今年年初,直播平台的抽奖功能被监管叫停。KeyBanc分析师Hans Chung曾指出,这可能会导致一季度腾讯音乐营收大幅受损,因为这是其社交娱乐平台上“最受欢迎和最有变现能力的功能之一”。

乐观的一面是在线音乐营收增长了27.4%,撑起了整体的增长。其中音乐订阅服务同比大增70%,得益于付费用户增长50%至4270万,ARPU增长了13%。腾讯音乐的曲库中只有10%在付费墙之后,但希望到年底将这个比例提升至20%。

但可惜在线音乐短期内仍然成不了腾讯音乐的支柱。其他财务指标也出现了一定的恶化。运营利润从去年同期的11.5亿元下滑至10.5亿元,运营利润率从20%跌至17%;净利润同比下降10%至8.87亿元。

腾讯音乐收入趋势:分业务,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腾讯音乐收入趋势:分业务,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腾讯音乐动作频频,但远水解不了近渴

今年以来,腾讯音乐也没有闲着。

3月10日,腾讯音乐宣布推出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

同样在3月,腾讯音乐与阅文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要共同孵化阅文旗下大量原创网络文学内容的IP衍生品,以加强有声读物的内容供应。

4月23日,腾讯音乐发布了长音频战略,以酷我音乐旗下的“酷我畅听”打造长音频品牌,CEO彭迦信表示“长音频将是未来腾讯音乐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

4月26日,腾讯音乐宣布以股权形式投资线下公播公司瑞迪欧,同时拥有未来增一步增持的权利。公播音乐是指在公共场合播放的背景音乐,例如咖啡厅、商超、餐厅、购物中心等日常场景中播放的背景音乐。

Live、有声书、长音频、公播,可以看出腾讯音乐在不断拓展自身的音乐生态,但这些举措要真正发挥成效,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而腾讯音乐有着更加紧迫的挑战。

在市场人士的眼中,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业务始终都处于短视频的阴影之下,抖音、快手之流抢占用户时长非常明显。

与此同时,音乐付费的习惯仍需要慢慢培育,这可能难以缓解社交娱乐业务的压力。且不论未来音乐市场增长空间如何,单就眼下来说,腾讯音乐的业务结构对于投资者而言似乎缺少了一些独特的吸引力。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