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版“美团”、“饿了么”要牵手,这事儿能成吗?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优步能不能成功牵手GrubHub?这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投稿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

美国外卖平台GrubHub Inc (NYSE:GRUB)隔夜暴涨近30%,盘中多次触发熔断暂停交易。有消息称,优步 (NYSE:UBER)已向这家公司发出了收购要约。

在华尔街看来,这无疑是最好的安排。和国内的美团、饿了么相互厮杀,顺丰最近也加入战局一样,美国的外卖市场同样竞争激烈。GrubHub近年来收入逐渐放缓,而且毫无利润可言,优步旗下的Uber Eats也处于巨额亏损的状态。有关行业整合的消息早在去年年底就有风声。

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优步能不能成功牵手GrubHub?这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疫情期间,被“千夫所指”的外卖平台

这个月初,GrubHub公布了一季度的财报,显示收入同比增长12%至3.63亿美元。活跃用户增长24%至2400万,订单金额也从32美元上升到40美元。而4月份订单也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GrubHub在许多市场也出现了100%以上的增长。

“就目前而言,疫情成为我们增长指标的净顺风因素。”GrubHub在财报中如是说。

但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疫情下餐馆的苦苦挣扎。堂食被禁止,餐馆只能靠外卖平台维持生存。然而,GrubHub这些外卖平台的高佣金并没有让这些餐馆的日子好过一点。

5月初,芝加哥一个名为Chicago Pizza Boss的快餐车老板在推上分享了GrubHub在3月份向他发出的账单,显示他的46笔预付订单总值1042.63美元,包括42笔GrubHub提供外送服务的订单和4笔用户自提订单。但最终,落到这位老板口袋里的只有376.54美元,勉强覆盖食物成本。这中间,GrubHub收取了20%的市场佣金、10%的送餐费、3.05%的手续费还有促销费用。

一场针对第三方外卖平台的抵制行动汹涌而来。4月份,GrubHub、DoorDash、Uber Eats和Postmates美国四大外卖平台遭遇反垄断集体诉讼,被控涉嫌利用其外卖主导地位,收了10%至40%的“过高”费用。多家餐馆在社交媒体上呼吁用户删除这些外卖平台,直接在餐厅官网上下单。

目前,华盛顿特区、西雅图和旧金山都已经通过紧急命令将佣金限制为15%,纽约、芝加哥、洛杉矶和波士顿的市议会正考虑将佣金上限降低到5%。

GrubHub近年来股价走势,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监管压力下,Uber Eats和GrubHub能牵手成功吗?

在这个节骨眼上,GrubHub与Uber Eats如果要合并,势必遭遇更大的监管阻力。一是美国国会,二是美国的反垄断机构。

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戴维·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已经公开发布声明称,“优步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掠夺性公司,长期以来都拒绝为它的司机提供维持生计所需的工资。它试图收购GrubHub是刷新了在疫情期间牟取暴利的下限,而GrubHub此前也一直通过欺骗手段和收取过高费用来压榨本地餐馆。”

另一道阻力来自于反垄断机构。根据机构Wedbush Securities的估计,GrubHub在美国外卖市场拥有24%的市场份额,Uber Eats占32%,Doordash占35%,剩余市场基本上由Postmates、Caviar瓜分。这也意味着,Uber Eats收购GrubHub之后,将坐拥约56%的外卖市场。

鉴于国会和监管机构对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困境的关切,Uber Eats和GrubHub合并交易面临的风险不小。

当然了,现在的收购还只是传闻。最新消息又称优步和GrubHub两家公司在价格上还谈不拢。

不过,话又说回来,只要解决监管问题,外卖行业的整合始终是大势所趋。站在GrubHub的角度,压力还真的不小:平台的竞争、佣金限制的压力、实现盈利的迫切、疫情期间需要为外卖员提供更多的保护等等。GrubHub预计,即便是在外卖需求激增的二季度,其调整后EBITDA也只会有500万美元。

而另一方面,据机构Needham的说法,拟议的合并可以大大减少Uber Eats的巨额亏损。比如,在去年12亿美元的亏损中,最多可以将亏损削减5亿美元。

在外卖市场份额上更胜一筹的Doordash恐怕也不会闲着,不排除出现一场竞购战。美国的外卖市场,接下来可能还有一场精彩的戏可看。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