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吉利德要被阿斯利康并购,医药史上最大并购案要来了?

消息一出,立马引发了外界的质疑。阿斯利康并购吉利德,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投稿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

昨日,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称,跨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 (NYSE:AZN)上个月就潜在的并购交易与吉利德科学 (NASDAQ:GILD)进行了初步的接触。

截至上周五收盘,吉利德的市值为960亿美元,阿斯利康市值为1400亿美元。如果两者决定合并,这将是行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笔交易,超过去年百时美施贵宝 (NYSE:BMY)和新基制药740亿美元的合并案。

然而,消息一出,立马引发了外界的质疑。阿斯利康并购吉利德,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并购传闻背后,吉利德的压力

阿斯利康和吉利德眼下都致力于新冠防治方案的研发。吉利德的新冠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谐音“人民的希望”)在整个疫情期间关注度都很高,而阿斯利康正与牛津大学联合研发新冠疫苗。

相关的报道提到,就算新冠治疗药物或者疫苗研发成功,盈利能力也不那么乐观,这意味着制药商还是得回到疫情之前的“套路”:要么通过收购促进自身的创新能力,要么成为被收购的目标。

对于吉利德来说尤其是这样。英为财情此前在《为什么对冲基金在做空吉利德?》一文中指出,分析师预计瑞德西韦短期内可能会为吉利德带来50亿美元的销售增长,但不太可能产生重大的长期现金流。

一方面,这是因为吉利德已经承诺免费向医院捐赠150万个疗程的瑞德西韦,且在疫情结束或研发出其他可用治疗方案或疫苗之前将该药物许可给非专利药生产商。另一方面,瑞德西韦的定价还是未知之数。

吉利德专攻抗病毒类药物,譬如HIV、甲肝、乙肝和流感,但近年来业绩表现疲软。2018年营收同比下滑16%至217亿美元,2019年同比增长1.5%至224.49亿美元。去年,除了艾滋病药物Biktarvy增长300%之外,其余药物营收全线下滑。

摩根大通直指,除了瑞德西韦,吉利德的其他增长机会并不多。公司不少畅销药物的专利保护已经过期,面临着激增的竞争。而且,去年,吉利德的非酒精性脂肪肝炎药物NASH研究失败。

在这种情况下,与其他制药巨头合并似乎是个可行的B计划。

站在阿斯利康的角度,去年这家制药巨头的营收为244亿美元,如果加上吉利德的逾220亿美元,将能跻身全球营收前十大的药企。

阿斯利康与吉利德(紫线)股价走势对比,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并购传闻为什么遭到华尔街的质疑?

然而,从迄今发声的华尔街分析师来看,这个并购案不太可能落地。

最大的一个原因是,两家公司在药物产品线上并没有重叠,无法产生协同效应。和专注于抗病毒药物的吉利德不同,阿斯利康的增长来自于肿瘤领域。

肿瘤治疗是眼下制药行业最有盈利前景的一个领域。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索里奥(Pascal Soriot)在前些年一直推动公司在肿瘤学以及其他盈利领域的发展,被认为是医药行业扭转研发生产力方面最成功的转型案例。阿斯利康股价也在持续走高。

正如伊顿万斯全球健康科学基金(ETHSX)联合经理萨曼莎·潘多尔菲(Samantha Pandolfi)所说,阿斯利康并不是一家面临着产品专利过期压力的制药公司,相反,它的肿瘤药物产品线还在不断增长,长期专利至少到2020年底及之后。资本市场公司SVB Leerink预计,到2022年,肿瘤治疗药物将贡献阿斯利康逾50%的收入。

如此乐观的增长潜力,如果与没有产品线重叠的吉利德合并,阿斯利康的增长速度岂不是要被拖累?

而且,吉利德自2015年以来股价持续下降,虽然新冠疫情期间有所反弹,仍与巅峰时期相距甚远,意味着公司不能卖个好价钱。

杰弗瑞分析师迈克尔·耶(Michael Yee)就指出,吉利德认为自身的艾滋病治疗业务被低估了,更倾向于逐渐恢复公司的价值,并且去收购其他公司。

据悉,上任仅15个月的吉利德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奥戴(Daniel O’Day)认为,公司的市盈率过低,希望能够最大化瑞德西韦的价值,并且艾滋病治疗业务的价值能够得以完全体现在股价上。

所以,虽然“医药行业史上最大的并购交易”这种字眼很可能会让投资者兴奋,但从上述推测来看,还是持谨慎态度为妙。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