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蓝鲸视界| 游戏陪玩师众生相:好声音只是门面,软色情常打擦边球

他们有的是游戏资深爱好者,有技术、能聊天,一个月能赚一万左右;有的也因为抢不到单、疲于应对“老板”,最终选择离开。

近日,游戏陪玩平台皮皮PiPi参与起草的《中国线上游戏陪玩师标准》发布,游戏陪玩师正式获得了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的职业技能认证,这是游戏陪玩师职业首次获得官方认证。

有数据显示,作为仍处在高速发展阶段的成长型市场,游戏陪玩现阶段市场规模已达百亿左右。2017年我国游戏陪玩市场规模仅为1.82亿元,三年时间里,游戏陪玩行业形成爆发式的增长。

同期,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成为游戏陪玩,活跃在各大陪玩平台上。他们维持着乐于服务、声音和颜值兼具的人设,希望“老板”下次再来。他们有的是游戏资深爱好者,有技术、能聊天,一个月能赚一万左右;有的也因为抢不到单、疲于应对“老板”,最终选择离开。

低门槛之下,好声音是“门面”

陪玩者资质申请非常简单,几乎没有门槛。这就造成陪玩师整体素质参差不齐,各大陪玩平台像是野蛮生长的自由市场。

“陪陪”是这些陪玩者们对自己的称呼,一开始他们提供陪伴玩游戏的服务,之后延伸出哄睡、唱歌、念诗甚至虚拟恋人的服务。他们称点单的人为“老板”,总说“很高兴为您服务”。

他们的自我介绍重点往往是一段几秒钟的语音,一句话介绍自己的特点,一般声音要好听,吸引更多人点单。头像则多选用高颜值的网图,很少会使用真人照片。

“老板”们看重的并不只是声音。有经验的陪陪会说,要想被看见,除了主动私聊老板,平时也可以发一些好看的自拍或身材照状态,或者一些游戏视频。据他们表示,这样会很容易上首页推荐,而如果上了首页,他们能被看到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不过,这样也不能保证他们一定能接到单子,或者说能接到很多单。

小成(化名)是一名大三在校学生,两个月前开始在捞月狗上接单,到现在一共接了四十几单。据他说,“赚的钱连饭钱都不够”。

“我一直不太愿意去跳单,只是抢单,所以接到的单少。”小成说道。

他解释称,所谓的抢单,相当于直接把个人主页发给老板,让老板挑。跳单是要去厅里一个个上麦试音,老板满意哪个就会点哪个。

陪玩要想主动抢单,一般会去派单厅和抢单厅。派单厅里,陪陪们会轮流上麦试音,结束后老板会选一个或几个下单。抢单厅中,老板下单提出需求,单子会推给符合要求的陪玩,让他们抢。

“其实差不多,但是我不太喜欢在很多人面前说话,就一直没跳过单。”小成表示。

“他们好多人都用了声卡,声音要么磁性得很、要么奶得很。”小成有些无奈,“我不太懂这些,也没买过声卡,但正常点的声音接不到什么单子。”

声色兼具之下,要陪聊or要技术?

接单了,还要会聊天。

在小成看来,陪玩的技术是次要的,老板主要是想玩得开心。

“还得很会聊天才行。”所以小成每次接单的时候,都会提前问一下下单的人,对方介不介意自己不是很会聊天。

“我也很苦恼,我是偏指挥型的。”小成表示。

于宁(化名)是97年的在职白领,在比心上接单已有半年多时间。白天上班,晚上熬夜接单。

“我开始是下载比心,想找陪打,找大神陪我打游戏,后来发现打得还不如我。”于宁表示,“转去做陪玩后,一开始接单不太行,后来有老板认可了我的技术,回头客就多了,然后互相推荐,就好起来了。”

她认为,大家花钱找人陪玩,技术肯定是第一的,但声音好听也必不可少。“我要是找个男生陪我打游戏,也希望对方声音是好听的。”

找于宁玩一局游戏需支付29元。据她说,这个价格算是高的,一般是一局19元。她加价是因为官方活动,一周有40个加价的大神,她是活动人气榜的第一名。

这个人气排行,依据的是陪玩的接单量和成交金额。单价是根据大神分来确定,大神分则是通过段位和每周完成任务来定,等于就是“技术+完成任务+人气”。

“就是光顾你的老板多,你的人气就高,还是看技术。”

据于宁透露,她现在差不多一个月能赚五六千,疫情期间能赚多一点,大概在七八千。疫情缓解后,随着大家的工作恢复常态,点单的人相对少了一点。

她每天的生活基本是晚上熬夜打单子,白天又上班。

“赢了还好,要是输了也自闭,毕竟五个人的游戏,各种因素都有。输了老板就会不开心,还得担心差评什么的。不过一般老板都还是讲道理的,那种不讲理的是少数。也有老板下十单打一半,第二天再玩那种。”

“说实话,累。大家都是晚上才有时间,只能熬夜了。”于宁坦言,“有时候真不想上游戏,不过相对自由点,累了就不接单了。”

但是,她也不是天天有单子,并且越不在线越没有单子。

“接单才算在线,要能是秒接单的状态。”于宁表示。

于宁也曾会遇到刁难人的老板,但她会尽力维护和老板的关系,打的时间久了,大部分都成了朋友。

“其实我遇到大多数老板都挺好的,聊聊天什么的,都成好朋友了,输得自闭了就来找我解解毒,没事就各忙各的。网络世界,遇到不喜欢的人拉黑就好,聊得来就多说几句。”

她认为,平台应该是希望大神技术与智慧并存。

“毕竟都是消费者,不管是什么样的消费人群,都是想花钱得到相应的需求。花钱上分,如果只陪好、没有技术含量,那老板也不乐意,所以陪玩和技术都重要,偏重技术一点我觉得。”

“都是挣点零花钱,靠这个也不能发家致富。”于宁笑道。

软色情、擦边球时有发生,涉黄争议在所难免

“不能再说了,再说要被封了。”

在比心上,有不同主题的聊天室,包括“点歌”、“情感”等等。聊天室的配置基本上是一位主持人,一个嘉宾位,加上八位陪陪。

记者随机点开了一个“情感”主题的聊天室,当时有一位男生正在嘉宾位上,主持人包括其余八位陪陪均是女生。

期间,男生多次说出“你懂的”等暗示性话语,言语挑逗,但也不十分出格。女主持人也在尽力稳住嘉宾,让其维持应有的风度,不至于太出格。其他陪陪则不时问些情感类的话题,为了满足这位男生“你懂的”的需求,她们的声音像抹了蜜一样甜,甚至有些失真。整个过程充斥着成年人的许多“不可言说”。

不可否认的是,在比心之类的陪玩平台,软色情、擦边球等行为时常发生,涉黄争议也总是相伴而出,难以避免。

此前,游戏陪玩平台比心被指涉黄,一些女陪练向玩家兜售视频裸聊等“深夜服务”并明码标价。随后,比心平台发布公告称已采取账号冻结、列入黑名单风控系统等措施。

小微(化名)刚开始接触陪玩的时候,以为相关交易是建立在互相尊重和信任的基础上,但经历了明明是玩游戏的单,却有老板提出视频等需求,以及看到不少同行为了跳麦抢单,举止十分不雅等之后,她选择了退出。

也有不少人和她一样,涉世未深、疲于应对之后,选择了退出。

这种情况于宁也遇到过。

“之前比心APP被曝光涉黄那会,总有人来问‘可以聊聊嘛’之类的暗示,一听就知道不是正常人。”于宁说道,“平台会巡查聊天记录。遇到敏感的字,平台都会提示,并且会封号,不能说的会警告。那些账号第一天问了之后,第二天就都被封号了。大神们还是以打游戏为主,遇到那些就很反感,一举报一个准。”

“涉黄这个问题我觉得,哪里都有这种人,不过还是少数的。我们遇到这种只能举报,平台还是比较靠谱的,过多的宣传反而让大家觉得这个APP似乎可以涉黄。一般这些陪玩女孩都是学生,挣点零花钱什么的,谈涉黄有点牵强。”于宁表示,“非要说有涉黄,也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个巴掌拍不响,反正啥人找啥人。”

随着游戏与直播行业的爆火,陪玩行业也飞速发展。伴随着越来越多目光、资本的投入,陪玩行业经过野蛮生长,也开始进入规范阶段。而陪陪们作为这个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多仍然努力维持着声色兼具的人设泡影,尽管虚假,但却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