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互联网死亡回忆:墓碑上刻着梦想与谎言

这是绝望之冬,这是希望之春。

投稿来源:未来商业观察

疫情阴霾下的2020年,不少互联网公司应声倒下。

它们中,有曾经风口的明星企业,有资本追捧的市场宠儿,无一例外,全都被埋葬在这一年。

IT桔子“死亡公司公墓”数据显示:2020年有979家公司关闭。人们已习惯把一切的灾难归咎于疫情。

但我们观察了三个死亡样本后发现:即便没有疫情,这些企业依旧难以熬过这个冬天。

它们的死亡回忆中放映着:短视、迷失与野心。

01

雷声滚滚

2021年1月13日上午,北京光华路SOHO里,优胜教育总部大门紧锁。

电梯口旁引导牌显示:整层共八间办公室,五间都标有“优胜(中国)教育集团”字样。可以想象,公司正常营业时,这里灯光明亮,人来人往的景象。

然而3个月前,一则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消息打破了这一和谐画面。

2020年10月19日上午,光华路SOHO楼下站了上千名前来维权的家长,而位于7层的优胜教育总部早已人去楼空。

事发后,优胜教育第一时间宣称公司尚未破产,但3个月过去,玻璃大门锁头上已落了一层灰尘。

“上个月还偶尔有家长找过来,现在好久没看见有人来了。”保洁人员指着一间办公室说道。那间空荡的办公室里光线幽暗,地上躺着几张从门缝塞进来的广告传单。

去年年初,成立十三年的IT培训巨头兄弟连因经营不善倒在雪夜。年末,在线教育一对一佼佼者学霸君传出倒闭风波。

优胜教育不是2020年第一家爆雷的教培公司,也不是最后一个。

同年10月,一段合作商上门讨债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中的主角正是蛋壳公寓。

现场讨债的供应商不下20人,几天前他们拿着脸盆和筷子来过一次,这次脸盆换成了锣鼓,拉起的横幅上写着:文明讨薪。

一时间关于蛋壳公寓破产跑路的舆论甚嚣尘上,蛋壳官方立即澄清:正常商业纠纷。

到了11月,蛋壳公寓北京总部再次沦陷。这次找上门的人超过数百人,从供应商、保洁、维修人员,到租客、房东,最后有员工也加入讨债大军。

蛋壳公寓没有跑路,但前来维权的人只能收到相同的回复:没钱。

这是2020年长租公寓市场连环爆雷中,震波最大的一次。而蛋壳爆裂所产生的余震至今还未被平复。

02

败兵与赌徒

2020年10月21日晚上7点,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出现在直播间里。

画面里,他面容憔悴,几度哽咽称自己不会跑路。突然,又情绪激动,怒斥竞争对手害人害己。

历经17年风雨的优胜教育,自然不是一夜崩塌。

陈昊在接受《深燃》采访时称,2019年公司账上现金还比较充裕,整体收入超30亿人民币,利润过5000万。甚至2016年已经在筹备上市。

然而,IPO前夕的高速扩张却为优胜教育埋下祸根。

优胜教育全国1200多个校区,多采用加盟制,不牢靠的合作关系成为优胜教育的毙命一环。

2018年开始,优胜教育全国超过一半的校区需要整改,有加盟商选择退出,运营投入的压力便落到优胜头上。

2020年,疫情袭来,优胜教育主要收入转至线上。但在线教育经过两轮烧钱大战后,课程定价远低于线下。

陈昊眼看着整体收入从正常业绩的四分之一降到六分之一,线下不断接盘的加盟校区耗光了最后储备资金。

优胜教育彻底爆雷后,陈昊反思称自己不懂战略,危机意识不够。

但也许,优胜教育的警钟早在线上教育萌芽时就应敲响,这样就不会有无数家庭为这份自大而买单了。

更荒谬的是,过去几年里,长租公寓市场靠这种“租房贷”的金融玩法一度膨胀。

争抢房源,高收低出,以未来收入换取当下市场规模,这是多数长租公寓野蛮生长的惯用手段。

这场不断加码的赌局,只会越赌越大,赌到牌桌上剩下最后一人。赌徒想要成为赢家,先要保证手中筹码不断。

2018年,蛋壳、自如等头部长租公寓品牌大肆争抢房源,次年全球经济下行,裁员大潮涌出。

它们手中囤积的大批房源从香饽饽变成吸血虫,平台开始宁可赔偿违约金也要逼房东降价,爆雷征兆早已浮现。

广州租客跳楼第二天,与蛋壳公寓合作的微众银行发公告,称租金贷这笔账会找蛋壳来还。

但对于那些曾处于风暴中的房东、租户来说,这不是一个圆满的句号。

如果说短视和野心,让这两家公司偏离了正常行驶的轨道,那么资本的撤离,则有可能让企业加速冲出围栏。

03

资本的猎场

2015年12月,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显得异常冷清。

几个月前,受股市震荡影响,资本环境急转直下,一级市场资本缩紧,投资人手里的钱攥得更紧。

彼时,惨烈的O2O大战刚刚落下帷幕,资本尚沉浸在烧钱阵痛中,以至于有人称“如今只要是O2O的项目看都不会看”。

然而,冷清的景观并未持续很久,因为继O2O之后,资本市场很快又迎来新宠:共享经济。

2016年,共享概念席卷而来,以橘黄二色为代表的共享单车,一夜之间出现在北上广深等城市的大街小巷。

这一年,尽管还有人在喊资本寒冬,但ofo和摩拜单车已经拿到4轮融资,融资总额过亿美元。

市场兴起一股共享投资热,创业圈流传起一句玩笑话:只要创业项目能和共享经济扯上关系,就不愁拿不到融资。

2017年,资本开始收手,共享行业进入洗牌期,披着共享外衣的投机项目死走逃伤。

摩拜和ofo依旧在场上激战,补贴升级,烧钱加速。背后高瓴、红杉等知名资本纷纷加码,阿里、腾讯、美团等互联网巨头入局站队。

没人关心摩拜和ofo能不能盈利,在资本眼里谁能活到上市就是最后赢家。

2018年,这场共享单车烧钱大战,已经有近30家投资机构参与,对战双方累计融资超百亿元人民币。

投资人看出,只有双方合二为一才能确保多方利益最大化。

然而,此时ofo创始人戴威已深陷于资本堆砌的繁华梦境中,坚信小黄车就是共享单车的未来。

戴威执拗地回绝了合并建议,气得朱啸虎当场拍桌离去,一个月后将股份卖给阿里。

相比之下,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显得更识时务,摩拜当初以27亿美元高价卖给美团,创始团队以及背后投资人,成功套现离场。

戴威猜对了开头,没猜到结尾:2020年,ofo第24次成为被执行人,网上退押金的队伍还排在百万之外。

共享单车至今还有,但人们心中,小黄车早已死去。

回头看2020年,假设没有这场疫情,死亡名单上的企业们会死吗?答案已经显然。

那些固执己见、缺乏造血能力、满嘴谎言的公司,离开资本堆砌的梦境,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投资人不会为无利可赚的梦想买单,以前不会,以后更加不会。

因为资本市场的狂欢已经结束,家家都在准备屯粮过冬。

04

寒冬来了

2018年,互联网行业风云变幻。

先是资本市场花团锦簇,互联网企业排队IPO。小米、美团为先锋的一波赴港上市,哔哩哔哩、爱奇艺、蔚来、拼多多、趣头条等另一波登陆美股。

随后,市场出现一个罕见迹象:集体裁员。

下半年开始,网易、腾讯、阿里、京东等超过15家互联网企业,先后传出“裁员”消息。

官方以否认、结构优化、社招仍在继续等回应陆续辟谣。

这一年,全球裁员大潮呼之欲出,以汽车业规模之大最受瞩目。数据显示,当时全球大型公司裁员人数累计高达33万人。

有人指出,互联网公司排队上市,便已表明从一级市场轻松融资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而愈演愈烈的裁员风潮,似乎更加印证:寒冬来了。

2019年初,滴滴再被传出裁员2000人,比例达全员15%。CEO程维在内部会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

据网上爆料和不完全统计,2019年,京东、腾讯、苏宁裁员近10%,阿里动刀优酷团队,美团上海点评技术部门员工走了一半。

全球裁员潮从汽车业转移到银行业,2019年全球银行有近7.8万人失业,达到近4年银行裁员人数新高。

裁员舆论场人心惶惶,但也有人相信,互联网公司业绩滑坡和裁员潮只是暂时的。

美团创始人王兴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2019也许是十年来最困难的一年,但也可能是后十年最好的一年。

彼时,长租公寓市场已迎来反噬,教培赛道烧钱大战走向高潮。资本在助推教育赛道寡头出现,看不到盈利希望的企业只能被淘汰。

2020年果然更难,疫情围困,内卷上岸,国际局势微妙,贸易来往摩擦不断。

国内互联网巨头们,宁愿集体涌入多年前就存在的社区买菜,也不敢烧钱再造一个新风口。狂欢过后,资本越发谨慎,市场竞争更加残酷。

接下来,互联网市场将经历良币驱逐劣币的演变。资本不再青睐讲故事的人,只有真正生命力旺盛的企业,才有迎接春天的可能。

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所写:这是绝望之冬,这是希望之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2020年度盘点
相关阅读
天猫双11海外品牌“上新”!欧莱雅、宝洁等大集团首发近万款新品
跨越中小企业的“数字化鸿沟”,京东有什么绝招?
“过气”珀莱雅,凭何成为双十一“顶流”之一?
天猫放出双十一大额消费券,戴森V11吸尘器携最低价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