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IPO冲刺之旅,网易云做好准备了吗?

“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打开网易云,随便一翻评论区,都是情怀和故事。而这些情怀和故事,未来在资本的洪流中是褪色消失还是全新亮相呢?

投稿来源:港股研究社

“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打开网易云,随便一翻评论区,都是情怀和故事。而这些情怀和故事,未来在资本的洪流中是褪色消失还是全新亮相呢?

据知情人士透露,网易云音乐正寻求在港交所上市,目前已有实质性进展,且网易云音乐的上市进程不会太快,正式提交IPO很可能要等到明年。

尽管网易云音乐方面对此消息暂未回应,但从网易云近几年的一系列动作来看,IPO的可能还是很大的。早在2019年,网易CEO丁磊接受采访时就公开表示,最终会剥离流媒体音乐服务,并让网易云音乐公开上市。

虽然,一直没有给出具体时间表,但是从近日网易云音乐市场副总裁李茵离职,丁磊亲自执掌网易云CEO,掌管实际业务这件事可以看出,丁磊对网易云音乐可谓格外重视。

而同赛道内的对手,腾讯音乐早已在2018年就已经登陆纳斯达克,市值碾压网易,一定程度上也会刺激网易加快上市步伐。那么,如果网易云成功上市,背后又将意味着什么?

网易云上市早已埋下伏笔

虽然被传上市的消息,官方并未给予置评,但网易云音乐上市只是时间问题。

2013年,网易云音乐成立,共获得三次13.5亿美元融资,最后一轮融资估值70亿美元。诞生于“千音大战”的网易云从一开始就是打着延续自丁磊身上的理想主义,走了一条小众化的路。在众多在线音乐争夺市场份额时,网易云打造音乐社区,开设音乐评论区,以“音乐社交”迅速圈地一批用户,两年时间内收获了1亿的忠实用户。

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6月主要数字音乐APP日活用户数量中,腾讯音乐占据前三甲,旗下的QQ音乐以7260.5万人排名第一,酷狗音乐以7202.8万人排名第二,酷我音乐以4125.5万人排名第三。而网易云音乐则以3277.3万人排名第四。在用户数上网易云音乐也是仅次于腾讯音乐。可以说,当前在线音乐领域仅剩网易云音乐和腾讯音乐集团两家巨头角逐王座。

作为网易云音乐最大竞争对手,2018年12月,腾讯音乐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当前市值为466亿美元。据其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该季度总营收为75.8亿元,同比增长16.4%。月度活跃用户数达到8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增长至5170万,同比增长46%,在线音乐付费率为8%,2019年同期为5.4%。相比腾讯音乐的营收,网易云音乐的业绩相形见绌,这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网易云对于上市的欲望,期望能通过加速融资,来促进业务的发展。

天眼查APP显示,网易云音乐至今共经历了三轮融资,而在2019年阿里作为领投方参与了网易云音乐B2轮7亿美元的融资后,网易估值达到70亿美元。从这也能看出,目前网易云的估值还与腾讯音乐的市值相差不少。

除了网易云本身面临着腾讯音乐的强大竞争之外,从自身的角度来看,网易云上市或许也透露了网易的一些焦虑。

作为互联网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国内15家上市互联网公司的广告收入,网易以4.39亿元营收垫底,同比增长为-5.08%,也是榜单中唯一一家同比增速为负的公司。同时,与成立时间接近的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公司相比,网易的市值仅为749亿美元,而阿里巴巴的市值为6513.88亿美元,腾讯的市值更是破万亿,为65962.35亿美元,碾压网易。

或许出于业绩以及市值的压力,2019年,网易旗下的网易有道登陆纳斯达克,但是好景不长,上市首日,网易有道就跌破发行价。上市后,更是增收不增利,亏损持续扩大,2020年全年净亏损达17.53亿元,同比扩大175.51%。截至目前,网易有道市值为40.64亿美元,还不敌好未来市值的十分之一。

而作为网易旗下的独角兽之一的网易云音乐,备受丁磊重视。财报数据显示,网易2020年全年创新及其他业务净营收159亿元,同比增长38.2%;毛利润27.68亿元,同比增长59.44%。其中创新业务和其他毛利的同比增长主要是由于网易云音乐。

如今网易云音乐估值70亿美元,一旦上市,除了对自身的整体估值带来提升,也能缓解网易的市值焦虑。由此可见,网易云上市既是意料之中,也是网易为自己谋求新的发展。

瞄准小众市场却遭变现难困境

虽然与已经消失的虾米音乐、百度音乐等相比,即将上市的网易云音乐算是音乐大战的胜利者之一。但是如果想要上市,仅靠音乐赚钱似乎并不容易。同时,商业化问题也是当前音乐平台面临的共同难题,而如何变现也是网易云一直要解决的问题。

2019年8月,丁磊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明确提出从会员、广告、社交、音频直播四个方面实现盈利。

众所周知,作为音乐平台,最核心的当属版权,而在版权上,网易云已经被腾讯音乐、阿里等起步更早、资金实力更雄厚的平台买下。失去版权市场,尤其是周杰伦、五月天、泰勒·斯威夫特等音乐“顶流”的版权,对于网易云来说,无疑是重创,而这也导致网易云失去了一批忠实的用户。

于是,网易云另辟蹊径,从小众音乐入手,先后推出音乐人扶持计划“石头计划”“云梯计划”等,虽然音乐人数量急剧增长,到2020年已经达到了20万,但是对于要上市的网易云来说,似乎效能并不够。此前海外最大的音乐流媒体平台Spotify,音乐人从2019年的500万到800万,但每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音乐人是超过7500名,不到千分之一。对比周杰伦这些主流音乐人来说,虽然小众音乐人有市场,但是无数小体量地融于一身,或许看起来只会是庞杂无序,而想要靠其加快变现,还是远远不够的。

同时,在会员和广告上来说,想要靠其支撑稳定盈利,似乎也很困难。拥有一亿订阅的Spotify,经历连续十年亏损,尚且无法稳定盈利,会员用户远远少于此的网易云自然也很难创造新的神话。而国内行业第一的腾讯音乐,目前营收重头也不是音乐,而是直播。腾讯音乐2020年Q3财报显示,社交娱乐业务营收占52.51%,占总营收的69.3%,其主要收入是直播和在线K歌。

为了盈利,网易云自然不例外,也开始押宝视频和K歌上,然而,又有新的问题摆在眼前。作为音乐平台的网易云,在视频上如何与其他平台抗衡,尤其是像抖音、快手、B站等同样具备音乐,社区文化的平台。在其推出的K歌产品“音街”上,也早已落后腾讯、阿里。这意味着,想要吸引资本的青睐,网易云还需要加把劲儿。

丁磊执掌后的网易云将驶向何方?

近期,网易云人事变动可谓是备受关注。网易云市场副总裁、老将李茵已于今年 2 月离职,随后网易云音乐方面确认了该消息。目前网易云音乐CEO由丁磊担任,掌管实际业务。

而这或许也是网易云的转折点。

早年丁磊在谈及网易云音乐的发展目标时就表示,要让网易云音乐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音乐社区和开放平台,形成以用户为核心的生态圈。

事实上,丁磊也一直在探索新的商业模式,今年初随着clubhouse的爆红,网易云很快推出了类似功能的互动模式“侃侃”,主打音频社交。“侃侃”上线后直接被置于网易云音乐的首页“推荐歌单”下面,也说明其在众多业务板块中被寄予了厚望。

去年8月,网易云音乐和抖音正式宣布达成合作,共同致力于“音乐+短视频”内容生态建设,并提供全新的音乐创作表达形式Mlog,尝试涉足短视频实现变现。9月,网易云成立了“声之剧场”,主攻广播剧和有声书等长音频领域。根据去年网易未经审计年度报告,2018-2020年,包括网易云音乐、CC直播及网易严选在内的创新及其他业务收入分别为102.57亿元、115.14亿元、158.9亿元,同比增长33.21%、12.26%、38.01%。这也意味着网易云的探索有所成效。

但回归到整个音乐赛道上,网易云依旧面临着强大的压力。长音频领域,腾讯音乐收购了懒人听书100% 股权,并与阅文集团合作,进行网络文学内容 IP 的有声化探索。相比之下,网易云音乐更多还是 UGC 形式呈现。

同时,腾讯也杀入了网易云擅长的社交领域。对比网易云氛围良好的松散社区“云村”,腾讯的“扑通”社区主打社区饭圈,强调泛娱乐属性,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大批量Z时代年轻人。

虽然网易云音乐的产品形态正变得越来越丰富,但就像随着其用户数量的增长不断复杂化的社区氛围一样,各种挑战也随之而来。但可以预测的是,未来随着网易云的上市,也将获取更多融资来推动业务的发展。同时,也会可能给网易集团的整体估值带来提升,但最后能提升多少,还要看网易云的新故事有多动听。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网易云不易
丁磊的“领悟”:网易云音乐首日破发,同志仍需努力
IPO之后,网易云音乐如何游走在月亮与六便士之间?
三大难解问题,网易云赴港IPO迷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