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虎牙“争斗”不断、业绩落差加大,仍陷合并僵局

在历史遗留问题上,或将成为一家人的斗鱼和虎牙并没有结束“争斗”。二者的合并计划,原本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并受惯例成交条件的约束,但至今二者合并一事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消息,几乎陷入合并僵局。有法律界人士认为,今年互联网反垄断监管很严,对这个并购的反垄断审查估计可能也会比以往更严。不过,在易观分析互娱行业分析师董振看来,未来斗鱼与虎牙一定会合并运营。

在历史遗留问题上,或将成为一家人的斗鱼和虎牙并没有结束“争斗”。

近期,关于虎牙、斗鱼以及主播江海涛(嗨氏)之间的纠纷落下帷幕,执行法院最终直接在斗鱼账户划扣4970万元。同时,斗鱼在业绩之争上也落后一步,2020年各季度其营收、净利润基本不及虎牙,在Q3净利润大幅下滑后,Q4甚至出现亏损的情况。

至于二者的合并计划,原本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并受惯例成交条件的约束。不过,如今反垄断之风愈演愈烈,外部监管环境正在发生巨变,至今二者合并一事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消息,几乎陷入合并僵局。

对于双方能否完成合并,不同人士持有不同的观点。有法律界人士认为,今年互联网反垄断监管很严,对这个并购的反垄断审查估计可能也会比以往更严。

不过,在易观分析互娱行业分析师董振看来,未来斗鱼与虎牙一定会合并运营。“目前在探讨的反垄断就是赛道问题,在游戏直播领域会是反垄断的问题,如果切换到多元化的直播内容上,那么斗鱼、虎牙、抖音、快手、B站都在赛道中就未必是垄断。”

斗鱼虎牙或将成为“一家人”,仍“争斗”不断

去年10月,虎牙与斗鱼联合宣布将进行合并。如果合并完成,虎牙和斗鱼的现有股东在合并前将分别持有新公司约50%的经济权益。

同时,虎牙现任CEO董荣杰和斗鱼现任CEO陈少杰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联席CEO,陈少杰也将与虎牙合并前董事会成员成为合并后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不过,尽管即将成为“一家人”,但斗鱼、虎牙两家公司之间的“争斗”并未因此而终止。

近期,关于虎牙、斗鱼以及主播江海涛(嗨氏)之间的纠纷落下帷幕。执行法院最终直接在斗鱼账户划扣4970万元,强制执行。

事件源于2017年8月,当时原虎牙独家签约主播江海涛在合约期未满的情况下,违约跳槽至斗鱼平台开播。随后,虎牙方面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最终判决江海涛承担4970万元违约金。

在执行阶段,法院向斗鱼发送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斗鱼提供在收到诉讼阶段财产保全裁定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江海涛在斗鱼平台的全部收益。

不过,斗鱼并未履行上述协助义务,法院裁定斗鱼在擅自支付而未能追回的4970万元范围内,向虎牙承担责任。

尽管斗鱼提出执行异议,但法院最终认定斗鱼公司的行为明显存在过错,驳回斗鱼的全部异议请求。随后,执行法院于2020年8月向斗鱼发出责令限期履行通知书,要求斗鱼向法院提存江海涛4970万元生效判决债务。

此后,斗鱼向法院提出多项异议、复议,均被法院驳回。最终执行法院于近期直接在斗鱼账户划扣4970万元,强制执行。

实际上,双方的“争斗”从未停止过。

2018年6月,暨南大学在发布的《网络“黑公关”研究报告》中提到了斗鱼欠薪事件,并指出“攻击目标指称的幕后推手”是“虎牙”。

不过,到了2018年6月27日,暨南大学正式发布的《行业报告》中“攻击目标指称的幕后推手”中的内容已改为“不明”。同时,2018年6月28日,暨南大学再次发表文章《“黑公关”在行动》,澄清“从未指控虎牙抹黑斗鱼”。

2018年8月,斗鱼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第一份报告的部分截图,并@虎牙直播。随后,又发出《向黑公关SAY NO!》的文章,其配图中多次提及虎牙。

为此,虎牙将斗鱼诉至法院。经过多轮审判后,斗鱼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去年9月,斗鱼在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正式向虎牙道歉。

斗鱼营收、净利润均不及虎牙,两者业绩落差加大

根据财报数据,斗鱼、虎牙的MAU不相上下。2020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第四季度,斗鱼的MAU分别为1.581亿、1.653亿、1.94亿、1.744亿。

相比之下,同时期虎牙MAU分别为1.513亿、1.685亿、1.729亿、1.785亿。

不过在移动端,虎牙的MAU明显高于斗鱼。2020年各季度,虎牙的移动端MAU分别为7470万、7560万、7420万、7950万。

相比之下,同时期斗鱼的移动端MAU分别为5660万、5840万、5960万、5820万。

而在季度总付费用户数上,斗鱼则明显高于虎牙。从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斗鱼总付费用户数分别为760万、760万、790万、760万。

相比之下,同时期虎牙总付费用户数分别为610万、620万、600万、600万。

尽管在MAU、移动端MAU、付费用户数上各有千秋,但斗鱼的营收始终不及虎牙。

财报显示,去年各个季度,斗鱼的总营收分别为22.78亿元、25.08亿元、25.465亿元、22.692亿元。

相比之下,同时期虎牙的总营收分别为24.119亿元、26.972元、28.15亿元、29.903亿元。

而在净利润上,斗鱼同样不及虎牙。值得注意的是,斗鱼在第三季度净利润大幅下滑,第四季度出现亏损的情况。

财报显示,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斗鱼在各个季度的净利润分别为2.969亿元(调整后)、3.229亿元(调整后)、0.987亿元(调整后)、-1.769亿元(调整后)。

相比之下,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同时期虎牙的净利润分别为2.634亿元、3.51亿元、3.61亿元、3.059亿元。

在董振看来,虎牙与斗鱼的游戏直播争斗已久,抛开运营数据,虎牙一直在盈利方面领先斗鱼,“虎牙作为游戏直播上市第一股有着很大的优势,无论在资本还是投资方的资源都具有一定的优先级,并且虎牙在多元化布局层面,也越来越对标抖音、快手、B站等APP发展,这也是目前虎牙领先的主要原因。”

斗鱼虎牙陷合并僵局,推进半年仍无实质进展

去年10月,斗鱼和虎牙预计合并于将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并受惯例成交条件的约束。

合并完成后,腾讯通过其子公司所持有的合并后公司的投票权按全面摊薄计算将为67.5%。这意味着,腾讯将彻底掌握虎牙、斗鱼合并后公司的主导权。

不过,双方宣布将要合并后,反垄断之风愈演愈烈,外部监管环境正在发生巨变。

去年11月,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直指互联网企业的垄断问题,尤其是涉及VIE架构的企业。

今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正式出台了《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对我国数字经济领域中的反垄断问题做出了针对性的规范。

有分析认为,反垄断指南的出台预示着我国数字经济反垄断趋严,平台竞争已迈入全面监管的新阶段。在这种情况下,斗鱼、虎牙的合并备受关注。

实际上,去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主要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在依法审查广州虎牙科技有限公司与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并等涉及协议控制架构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案件。

对此,当时虎牙方面表示,广州虎牙科技有限公司早前已经主动将其与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并案,依法向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进行经营者集中申报,并会积极配合主管部门的审查程序。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果没有反垄断指南的出台,斗鱼和虎牙的合并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在反垄断指南发布后,二者的合并出现了一定风险。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今年互联网反垄断监管很严,对这个并购的反垄断审查估计可能也会比以往更严。”

据路透社3月23日报道,知情人士称,腾讯合并斗鱼、虎牙的计划必须做出妥协让步,才能化解当局的反垄断疑虑。

消息人士称,由于监管机构担心这项合并将让腾讯取得压倒性主导地位,腾讯愿意接受有条件的批准。

另一位直接了解交易的消息人士表示,这次合并的反垄断审查是“一个拉长的过程”,但监管机构对相关公司的潜在让步措施并未进行明确的沟通。

“腾讯在中国游戏发行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而这两家直播平台合起来将无异于行业里的巨头。”一位知情人士说。

不过在董振看来,未来斗鱼与虎牙一定会合并运营,但是目前来看主要是赛道的问题,如果在对标多元化发展的赛道上,斗鱼与虎牙合并后将会是以游戏为核心多元发展的产物。

“目前在探讨的反垄断就是赛道问题,在游戏直播领域会是反垄断的问题,如果切换到多元化的直播内容上,那么斗鱼、虎牙、抖音、快手、B站都在赛道中就未必是垄断。”他补充说。

#虎牙斗鱼合并
相关阅读
财报透露的秘密:合并失败后,虎牙斗鱼如何继续竞争?
虎牙保持盈利,斗鱼持续亏损,游戏直播下半场走向何方?
斗鱼季报图解:营收23亿环比增8.6%,移动端MAU达6070万
斗鱼连亏三季:直播区充斥大量软色情内容游走涉黄边缘,陈少杰如何平衡擦边球与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