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退市倒计时:营收、净利呈下滑趋势,市值下降近七成

神州租车进入退市倒计时。

神州租车进入退市倒计时。

6月2日,神州租车在港交所发布公告,要约人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向所有余下要约股份的持有人寄发强制性收购通知,强制性收购预计将于2021年7月5日完成。如果强制性收购顺利完成,预计神州租车将于2021年7月8日正式退市。

截至6月7日收盘,神州租车下跌0.25%,市值为84.64亿港元,相较于曾经的市值高点超300亿港元下降了近七成。而神州租车曾是神州系最为值钱的资产之一。

神州租车坎坷“卖身”记

2020年,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爆发,陆正耀旗下神州租车等神州系受到波及,在资本市场遇冷,股价一度跌破2港元。

这也影响了神州系的融资之路。神州租车CFO曹光宇曾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瑞幸事件对公司造成的影响,是导致目前公司没有再融资的可能了。”

陆正耀开始为神州租车四处寻找“接盘者”,但股权出售之路并不顺利。2020年4月,华平投资子公司AmberGem签署买卖协议拟收购神州租车股份,但在5月底宣布终止协议。随后,神州优车公告北汽集团拟收购神州租车不多于4.51亿股,但相关事宜尚未有后续时,7月2日,又有公告称上汽香港拟收购神州优车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但不到半个月,上汽集团公告称决定终止上述交易。

直到2020年11月10日晚,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确认,公司原股东神州优车与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签订买卖协议,后者拟以每股4港元的价格,向神州优车购买4.43亿股神州租车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0.86%,转让对价17.7亿港元。

4港元的收购价格,较2020年11月13日(首次宣布自愿性全面现金要约收购公告日期)止30个交易日按联交所每日收市价计算的平均收市价约2.63港元/股,溢价高达52.17%。

12月15日,神州租车公告宣布神州优车出售公司股权的交易已完成。2021年1月30日,神州租车再发公告称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将全面现金要约收购神州租车,并将神州租车私有化。

公开信息显示,Indigo Glamour为注册于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由MBK Partners Fund IV全资拥有。MBK Partners(安博凯)是北亚地区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管理资本超过220亿美元。

安博凯在汽车租赁行业此前已有投资经验,曾投资国内汽车租赁公司一嗨租车和韩国最大的汽车租赁企业KT Rental。值得一提的是,一嗨租车是神州租车的一大竞争对手。对此,汽车分析师张翔认为,安博凯的意图在于垄断传统的租车领域。“现在神州和一嗨是最大的两家租车公司,其它都是当地的小公司。安博凯布局以后能把行业提前垄断,而垄断以后就有了定价权。并且把资产整合以后,价值更高,可以实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根据神州租车此前公告,安博凯从今年2月起开始对神州租车进行全面现金要约收购,大股东联想控股也收到要约,决定退出。截至目前,安博凯持有神州租车92.44%的股份。

6月2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要约人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根据开曼群岛公司法第88条向所有余下要约股份的持有人寄发强制性收购通知。要约人将有权及必须按每股余下要约股份4港元收购股份,强制性收购预计将于2021年7月5日完成。

神州租车近期的股价基本在3.98港元左右,与此次每股4港元要约价相差不多。按照要约人涉及的15.57亿股份,神州租车将以62.28亿港元的价格被强制性收购。如果强制性收购顺利完成,预计神州租车将于2021年7月8日正式退市。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私有化进程的推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神州租车在相关负面事件上受到的影响,神州租车的信用等级随之上升,融资渠道也将改善,从而保障稳定经营。

神州租车营收下滑,“烧钱”发展资金压力大

神州租车在2020年财报中表示,配合安博凯的行业经验和雄厚的财务实力,将持续开拓新的商业模式,减省运营成本,积极优化还款金额和时间表,同时加强成本控制。

2021年一季度报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神州租车总营收为12.02亿元,同比下降9.43%;净利润为600万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1.88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根据公告,扭亏为盈主要由于取消雇员购股权(因附条件的自愿性现金要约于购股权到期前所有方面成为无条件)而撤销的雇员购股权开支1.62亿元、单车日均收入增加及直接运营成本减少。

而神州租车一季度经调整亏损净额为1.23亿元,主要由于平均每日汽车租赁车队减少、汽车租赁收入于农历新年假期旅游限制期间减少及单车折旧成本增加。

由此可见,神州租车虽实现季度盈利,但盈利的主要原因是开支、成本的减少。

同期,神州租车租赁总收入为9.1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9.47亿元收窄3.2%,其中,汽车租赁收入为8.83亿元,同比略微增加0.5%。

受疫情影响,一季度汽车租赁的需求减少。截止3月31日,神州租车平均每日汽车租赁车队9.1万辆,较去年同期减少2.2万辆。神州租车在财报中表示,汽车租赁收入增加主要由于农历新年假期后,对汽车租赁的需求恢复,单车日均收入于2021年3月以V形恢复。

记者查看往年财报发现,近年来,神州租车财务状况不太理想。数据显示,2017年,神州租车的营收达到77.17亿元后,营收呈现下降趋势,净利润也出现大幅下滑,由2016年的14.6亿元连续下跌至2020年的41.63亿元。

“神州租车业务下滑主要有几方面的原因,第一是汽车共享商业模式的推行。以前,租车行业相对来说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定、行业集中度较高的态势,但是随着共享出行,包括共享汽车,以及网约车的出现,神州租车的市场遭到了抢夺。”张翔对蓝鲸TMT记者表示,“第二个是高铁、飞机等交通工具的便利化。现在很多三四线城市都通了高铁,坐高铁过去,在当地再叫一个短途的出租车很方便,出租车价格又比较便宜。这些原因就造成了神州租车客户的流失。”

2007年,陆正耀创立神州租车,先后获得联想控股、华平投资、赫兹租车等数亿美元的投资,开始扩大车队规模,并且大打价格战、规模战,“烧钱”速度提升,资金压力可想而知。神州租车上市后,还通过借款、发债等行为进行融资。

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车辆购置的资本开支分别为26.33亿元、44.95亿元、51.18亿元和40.34亿元。而随着神州租车不断扩大车队规模,财务成本也在持续增大。2016年-2019年,神州租车的财务成本分别5.91亿元、6.53亿元、7.82亿元、9.84亿元。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底的61.21%,一路上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72.53%。

今年一季度,神州租车的财务成本同比减少36.1%至139.7万元。自安博凯开始收购神州租车股份之后,神州租车的融资渠道、债务结构有了相应的改善。第一季度,神州租车偿还了大批债务,从而降低了财务成本。

“租车行业这两年很难盈利,汽车租赁模式都是在以很便宜的价格在烧钱,神州租车要想用传统的模式去挣钱生存的话很难。”张翔表示。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报告显示,目前神州租车占据着较大的市场份额,2020年6月神州租车拥有用户规模326万人,市场份额约为23%;联动云租车、一嗨租车、GoFun出行和赫兹为行业头部企业,市场份额均在8%及以上。

张翔认为,神州租车要想坐稳第一的位置,关键是看有没有资金的支持。“要生存下去、维持第一的位置,只能这两年跟着别的商业模式烧钱。等度过危险期,大家都不烧钱、该破产的小公司都被淘汰掉以后,大公司才能再按正常的模式来盈利。”

相关阅读
神州租车一季度净利润600万元同比扭亏,车队总规模约为10.43万辆
陆正耀用“小面”复仇瑞幸?
瑞幸正在引入PE,昨夜大涨45亿
神州租车2020年营收61.24亿元,调整后净亏损16.3亿元同比转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