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户”撑起半边天 ,国台酒业脱离关联交易能走多远?

若国台酒业上市一定会引起资本市场追捧和炒作,其品牌知名度将大大提高,酱酒品类也将继续挤压其他香型白酒市场。但就其目前发展状况看,关联交易金额过高,且产品主要是经销商买单,消费端较为疲软。持股经销商翘首盼望企业上市,但国台若不能说清关联交易问题,上市仍旧困难,若不能发展好外部交易,上市后受伤的将会是股民。

相比夏季高温,七月的白酒板块显得有些冷清。酱酒老大哥茅台在7月1日达到2105元/股后,一路下跌,截至7月21日,股价为1969元/股。

即便白酒板块声量渐弱,但国台酒业依旧为冲进资本市场挤破头。继终止IPO审查后仅一个月,国台酒业于7月2日再度开启了IPO审查。业内人士分析称,酱酒赛道火热,国台此时上市将收割一波红利,但若关联交易、内部管理等问题不解决,国台上市恐怕还是遥遥无期。

内部“倒钱”

对于上市,国台酒业一直有着很深的执念。此前国台酒业曾多次传出上市计划消息,但直到2020年,国台才首次递交上市材料。今年6月2日,国台酒业终止IPO审查。仅一周后,国台酒业填写辅导情况备案表,并计划于今年11月上报IPO材料。

几度上市而不得,究其原因,总绕不开关联交易这道坎。

根据招股书,国台酒业的实控人为闫希军、吴迺峰、闫凯境及李畇慧。其中,闫希军、吴迺峰为夫妻关系,闫凯境、李畇慧也为夫妻关系,闫希军、闫凯境为父子关系,闫氏家族合计持有国台酒业84%股权。

一家四口不仅是公司大股东,也互为公司大客户。2020年,国台酒业向关联企业销售商品金额达6838万元,占收入比重1.71%。2017年-2019年,国台酒业第一大客户始终为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采购额占国台酒业营收比例分别为6.36%、4.09%、2.47%。而该公司实控人就是闫希军妻子吴迺峰。

对此,界面记者分别以邮件及电话方式,采访了天士力集团以及国台酒业,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复。

不过,就在上市前夕,闫氏家族实控的多家公司从国台酒业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天津帝泊洱也被注销。对此,证监会要求国台酒业说明,向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关联销售的原因与合理性,是否履行关联交易决策程序,国台酒业对关联方是否存在重大依赖等问题。

虽然国台酒业的几大关联客户悄悄隐退,但其关联交易仍有迹可循。截至去年6月底,国台酒业金额排名第四的预付款为向天津天士力国际营销控股有限公司支付的一笔683万元的货款,该公司仍为闫氏家族关联企业。对此,国台方面解释称为国台销售根据需要向天士力国际营销控股有限公司回购封坛珍藏酒支付的款项。

一笔货款和所谓的封坛珍藏酒在国台销售和天士力国际营销两家关联公司左右倒了一遍,但彼时售价和再次回购价的价格差却不得而知。金融业内人士表示,关联交易很容易造成虚增收入等现象,如果国台无法解释清楚关联交易合理性,上市脚步仍然会被停滞。

急于上市

国台似乎从关联交易中感受到“关系”的强大,而对于酒企,直接面向的就是经销商,于是国台也加快了与经销商间的联系。2016年,国台酒业推出“股权激励·厂商联盟”计划,此后,其持股经销商数量、进货量均高增。不过,这种关系维持时间并不长,国台酒业的持股经销商从2019年的104家骤减至2020年上半年的75家,降幅约30%。

对此,国台在招股书仅简单解释为经销商基于经营业务调整、市场开拓效果未达预期等主动退出,或因违反公司经销商管理制度、未通过考核而被淘汰。

值得注意的是,国台这边退出了29家持股经销商,另一边还和多位投资人牵扯不清。天眼查显示,2020年,国台酒业涉及多起诉讼,其中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纠纷多达50起,均与国台酒业向投资者发起的股权激励计划有关。

由于国台酒业股东数量超过200名,不符合上市条件,所以国台集团、金创科技张辉等人合谋,让刘雅楠、王俊明等多人被迫“出局”。上述投资者胜诉后,其持股也随之恢复,国台酒业股东恢复到200名以上,依旧不符合上市条件。

国台酒业虽然各种折腾,但上市之心的急切路人皆知。对此,业内人士分析称,国台急于上市与近年酱酒赛道火热密切相关,同时目前只有贵州茅台一家酱酒上市企业,因此,追逐酱酒第二股也成为酱酒企业共同目标。

茅台作为酱酒老大哥和白酒龙头股,在资本市场可谓一骑绝尘,股价从两年前的920元/股左右一路飞天,涨至1969元/股左右。同时,资本市场也格外青睐酱酒。据了解,众兴菌业、吉宏股份等多家业外资本纷纷以投资或收购等方式染酱。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酱酒企业普遍体量较小,习酒虽营收破百亿,但由于与茅台构成同业竞争问题而主动退出酱酒第二股的冲锋,另一边郎酒由于众多历史问题IPO之路也不顺畅,而国台酒业此番IPO虽然连冲两波,但未决问题依旧是拦路虎。

愿望难成真

除了去资本市场谋红利,国台酒业还期待募资扩产。国台酒业在此前的招股书中表示,拟募资25亿元,并将20亿用于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此外,有接近国台酒业的相关人士表示,此前主动终止申请,主要原因是公司发展较快,需要扩大募资规模。

不仅如此,为了提高产能,国台此前还收购了贵州海航怀酒酒业公司(以下简称为“怀酒”)。该事项为此次审计报告中的关键审计事项,并在此前受到证监会的重点问询。证监会要求国台酒说明收购该公司的原因与商业合理性,与收购前该公司的股东、董监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亲属关系以及收购后该公司在国台酒业务体系的定位、发展目标等内容。

据了解,怀酒在被收购前并不是个好苗子。该公司主要从事酱香白酒生产及销售,但自2018年起就逐步停产,且近三年业绩长期亏损。国台酒业披露数据显示,2019年,怀酒营收为1782.75万元,净利润为-5195.63万元。

对此,国台酒业表示,收购原因是有利于国台酒扩大优质基酒产能、增加优质基酒储量,保障国台酒业务持续健康发展。

事实上,产能问题并非国台的首要问题。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库存商品从2017年4665.49万元增长到2021年6月的1.06亿元,3年半内增长126.24%。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对于酱香酒来说,扩产很关键,国台酒业在招股书中所写的募集资金也应该是真正用于扩产。但是就国台目前的发展状况来说,整体品牌力不是很强,品牌效应、规模效应不显著,压货比较严重,其整体运营不一定会非常顺畅。

业内人士认为,若国台酒业上市一定会引起资本市场追捧和炒作,其品牌知名度将大大提高,酱酒品类也将继续挤压其他香型白酒市场。但就其目前发展状况看,关联交易金额过高,且产品主要是经销商买单,消费端较为疲软。持股经销商翘首盼望企业上市,但国台若不能说清关联交易问题,上市仍旧困难,若不能发展好外部交易,上市后受伤的将会是股民。

相关阅读
大宗商品大幅上涨致关联交易超预算未及时披露,多家钢铁上市公司“先斩后奏”收监管函
合众人寿连续3季度风险评级为C、偿付能力不达标,偏爱地产投资风险敞口扩大
海天味业提价3%-7%背后:商店老板拿货难, 涨价或更顾及资本市场
国台上市无疾而终,或涉“关联交易”而爆冷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