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汽车的中场战事

新能源汽车,是吉利不得不面对的新战场。

文|斑马消费 范建

燃油车时代,吉利汽车成功坐上了自主品牌乘用车老大的宝座。在新能源的浪潮中,吉利暂时掉队。要想赢得行业的全面胜利,征战新能源,是李书福和吉利不得不面临的中场战事。

开民企造车先河

李书福的商业头脑似乎与生俱来。

1963年,李书福出生于浙江台州一个贫苦的小山村。他从小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高考因为几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也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求学路上失败的他,在创业路上找到了自我。

一开始,他只是小打小闹。用父亲给了120元钱,做起了在公园和大街上给人照相的生意,后来,用积攒起来的钱,租来门面,开起了照相馆。

任何时候,李书福都保持着足够的商业敏感,而且敢想、敢闯、敢干。

他偶然发现冰箱零部件好卖,就在家里也干起了小作坊,并很快和几个兄弟合伙办起了冰箱零部件工厂。零部件仅生产了一年,他就有了一个更大胆的决定——自己生产冰箱。

上世纪80年代,中国仍处在计划经济时期,李书福生产的北极花冰箱供不应求,年产值过千万。很快,因为北极花冰箱不在定点生产之列,工厂关门大吉。

迷茫之际,李书福南下深圳大学求学,在这期间,他萌生了一个造车的梦。

横亘在他面前的第一大难题是造车的资质。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汽车行业尚未对民营资本开放。

李书福曲线救国,先从摩托车开始干起,积累经验和资本。与此同时,通过拆卸奔驰、购买红旗的底盘、发动机、变速箱,还真的模仿出了一台车。

1998年8月8日,吉利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台车下线,但未能进入国家规定的生产目录,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黑户。

直到2001年11月,吉利豪情终于拿到了准生证,开启了民营企业造车的先河。

吉利以低价打市场,3万多一辆的豪情、美日,4万一台的优利欧,让不少中国家庭提前实现了有车梦。

廉价也意味着低端,甚至被外界嘲笑,开吉利要“不怕苦,不怕死”。

也就是从这时起,李书福动起了收购世界汽车品牌的心思。

登顶自主品牌老大

2002年,也就是吉利拿到造车准生证的第二年,李书福就曾在公司内部会议上喊出了收购沃尔沃的豪言壮语,当时几乎没人把这句话当真。

从“要造老百姓买得起的好车”起步,吉利以用低价抢市场,驶入了中国的千家万户。6年之后,吉利实施转型,向“造最安全、最环保、最节能的好车”迈进,帝豪、远景、金刚等一系列经典车型问世。

虽然公司稳步向上,但李书福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心中那个更大的梦想。

2002年,李书福盯上了濒临破产的罗孚汽车,因缺乏经验慢了一步,与其擦身而过。后来,他又看上了奔驰旗下的Smart,对方压根就没看上他。

直到2006年,英国百年车企锰铜控股与吉利达成合作,双方合资在上海造车;两年后,李书福又趁机拿下了全球排名第二的澳大利亚DSI自动变速器公司。这时的吉利,才正式开始了国际化的征程。

李书福也等来了收购沃尔沃的机会。

1999年,福特收购了沃尔沃,但始终无法扭转其亏损的局面。2007年起,李书福就开始与福特方面接触,表达了收购意向。

直到2010年3月28日,双方代表正式在协议上签字,李书福做了8年的梦,终于成真了。

正是沃尔沃技术、品牌以及新理念的加持,吉利汽车(00175.HK)驶入发展的快车道。

2017年,集团乘用车销量过百万辆,登顶自主品牌乘用车之王。

吉利汽车与沃尔沃合资成立的高端品牌领克,最近几年,成为了集团销量稳步增长的压舱石,品牌年销量很快突破10万达到12万。今年前6个月,在吉利品牌销量仅增8%,销售50.85万辆的情况下,领克迅猛增长97%至10.79万辆,推动集团整体销量增长19%至63.02万辆。需要注意的是,吉利汽车的这一销量,已被劲增68.3%至65.96万辆的长安汽车(自主品牌)超越。

沃尔沃在吉利的体系中,10年时间,实现了年销量从37万辆到70万辆的跨越,达到了品牌创立90多年来从未企及的高度。

在此期间,吉利汽车和沃尔沃屡屡传出重组合并的消息,2020年甚至已发公告箭在弦上,最终,历时一年,以双方继续深化合作宣告重组终止。

失速新能源

连续4年高居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第一,在燃油车时代,吉利无疑是成功的。

前不久,吉利汽车发布五年规划,计划到2025年,实现年销量达365万辆;智能电动汽车占比超过30%;极氪销量达到65万辆,在高端电动车市场占有率居全球前三。

总销量激进,新能源保守,而后者正是吉利急需补齐的短板。

早在2015年,吉利汽车就推出新能源战略,实施“蓝色吉利行动”,计划在2020年前,实现新能源销量达到集团整体销量的90%。

这是一个大胆到不切实际的设想。当时,特斯拉刚刚以进口车的身份,在中国寻求最初的一批车主;新能源“三傻”都才刚刚创立,更多的传统车企都在观望阶段。

毕竟,那还是中国传统燃油车市场尚在迅猛增长的阶段,没谁愿意在尚看不清的市场投入太多精力。

战略一出,吉利即将帝豪EV投放市场,2016年,该款全年销售17181辆,成为当年最畅销的纯电动车型。随着车型投放的增多,以及新能源市场强劲增长势头,吉利旗下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幅攀升,并于2019年达到11.31万辆。

值得注意的是,在吉利汽车向新能源出击的当年,吉利控股顺势创立曹操专车布局出行市场。6年来,曹操专车已累计投放5万余辆自营车辆,其中,大多为帝豪EV。也就是说,过去多年,吉利生产的新能源汽车,有很大比例都是内部消化,投放到了专车市场。

当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群雄逐鹿之时,早起的吉利却逐渐掉队。2020年,公司新能源汽车销售同比下滑40%至6.8万辆,仅占集团总销量的5.2%,与5年前的计划相去甚远。今年上半年,公司新能源销量仅微增3%至3万辆,表现远逊于主要同行比亚迪以及长城汽车等。

公司将新能源的希望寄托在了极氪身上,首款车型极氪001,虽然订单量喜人,但在一开始就背上了加价、减配和割韭菜的恶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沃尔沃再次冲击IPO,能解与吉利的“十年之痒”吗?
吉利半年报营收利润大吉大利,新能源赛道谋划弯道超车
吉利汽车“掉队”,李书福需要反思
宣布合并沃尔沃,吉利的新能源焦虑有解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