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亏损70亿,网易云音乐上市为何搁浅?

即便有这样的监管令,网易云音乐恐怕也难以逃离版权的困局。

文|于斌

7月底,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一纸行政处罚决定书,砸在了腾讯音乐的头上,文件中明确指出,要求腾讯音乐放弃独家音乐版权,不得以预付金等方式变相提高版权竞争的门槛,文件一出,作为被腾讯音乐压制多年的网易云音乐,立刻在自己的官方渠道上发表声明,支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处罚决定,可见,网易云音乐早已苦版权问题久矣。

只是,即便有这样的监管令,网易云音乐恐怕也难以逃离版权的困局。

歌单灰不灰,要看腾讯的脸色

网易云音乐凭借自身的优质原创内容和优良的社区生态,即使是在这样极度不利的环境下,依然能够获得一众用户好评,苹果应用商店软件评分高达4.6分,仅仅比市场占有率最高的QQ音乐第六0.1分,其中就有用户评论道,虽然许多歌曲都没有版权,但是自制歌曲都还挺不错的,作为云村村民后,习惯了每天的日推,也非常喜欢歌曲底下的评论。

在缺乏版权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还都能拥有如此好的口碑,那么这次版权解禁是否就可以成为网易云撬动整个音乐世界,实现弯道超车的杠杆?但是事实恐怕并非如此,甚至远无如此简单。

通过梳理两者之间关于版权争夺的历史,不难发现其中的奥秘。2015年,国家版权局下发通知,责令各家在线音乐平台不得上架,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实施最严版权,一纸终结了盗版音乐时代,却拉开了音乐世界对版权资源的争夺大战,2016年7月,腾讯音乐已接近188亿元的价格控股当时国内最大的音乐流媒体公司中国音乐集团。

要知道,2015年,腾讯在境内总营业额才960亿元,根据艾瑞咨询2016年在线音乐流媒体音乐行业研究报告显示,这次收购腾讯在国内整体版权音乐占比就已经高达90%以上,可以说是一举奠定了腾讯在中国音乐市场上的龙头老大。

而成立于2013年的网易云音乐,还仅仅只是网易云公司内部孵化的一个项目,直到2016年10月,网易云才开始独立运营,2017年,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环球音乐在国内开放授权合作。

据新浪财经报道,当年环球音乐的爆炸仅在三至四千万美元左右,但腾讯直接开出了3.5亿美元的现金以及1亿美元股权,以高于环球音乐十倍的报价要求独家,在财经网的一篇报道中可以发现,腾讯的这次爆炸,直接把网易CEO丁磊吓怂了。

在资本的绝对优势下,腾讯的音乐帝国仅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构筑出了独家版权的超级护城河,直接将战场拉到了我有你没有的零和博弈,但腾讯的这种做法,自然引起了国家监管部门的注意,2018年,被国家版权局约谈的腾讯音乐先后与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相互授权,各自99%以上的独家音乐作品。由此,一场关于音乐版权的世纪之争由此展开。

网易“曲线救国”却半路折戟

从商业角度上看,腾讯音乐独家资源体量巨大,网易云音乐应该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可为何还是在版权问题上依然频频叫苦呢,那是因为在音乐市场上,就是那为数不多的1%的版权资源就能决定一家在线音乐平台的生死存亡问题。

这次国家针对音乐市场的繁荣的措施,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对独家资源做出了更为强硬的限制手段,根据报道,仅凭周杰伦一人就能影响整个音乐平台15%的月活跃用户数量,面对顶流歌手带来的巨大收益,腾讯音乐自然不会将这类核心资源拱手交还给自己的竞争对手。

2018年,网易云音乐将版权即将到期的周杰伦歌曲以打包价400元的价格进行售卖,激怒了不少用户,网易云音乐甚至一度被各类媒体看衰,既然在音乐核心版权资源上丝毫占不到优势,网易云音乐又是如何做到的?在阿里音乐也黯然退场的背景下,自己依然能够自信满满的赴港招股,网易云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

首先,网易云音乐的UI设计确实是公认的好,就在今年二月份,网易云音乐首次腾讯音乐旗下的酷狗音乐引发各路吃瓜群众纷纷围观在网易云音乐第一份讨伐檄文中,就明确的指出了自己一起听功能,无论是从邀请好友的页面显示,还是头像和耳机的展现形式的都遭酷狗明显的抄袭,以及酷狗的音乐推功能也与自己的“云贝推歌”极度相似。

其次,在腾讯占据国内外音乐版权主导地位的前提下,网易云音乐通过扶持国内独立音乐人的计划,走上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原创音乐道路。而且,早在网易云音乐开始独立运营的第一年,就已经推出了石头计划,云梯计划等各种计划,扶持独立音乐人,他们创作音乐的风格大多标新立异,内容小众且非主流。但是,小众的创作者与音乐人,终究还是没有撑起网易云音乐的大盘。

8 月 底,网易发布了 2021 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二季度,网易净收入为人民币 205 亿元,同比增加13%;非公认会计准则下,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 42 亿元,超过市场预期。网易云音乐亏损多年终转正,但是确实小规模盈利。这也预示着,其在原创音乐扶持版块,尚且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而版权垄断问题虽然得以缓解,但依然因成本过高而不堪重负。

腾讯版权垄断被打破,网易云音乐上市推迟

根据这次赴港IPO招股书中显示,网易云音乐的内容库,还有音乐曲目超过六千万手,其中100万手是注册独立音乐的创作曲目,同时,公司又披露出另一项数据,注册独立音乐人的音乐曲目占公司平台所有音乐流媒体播放量的45%以上,这就意味着,仅占平台不到2%的独立音乐人作品却拥有平台将近一半的播放量。

0tkQE3ELFrY

另外,据显示,网易云音乐已经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人在线孵化器,由此可见,在流行音乐风靡的当下,网易云音乐不仅走出了自己的一条小众音乐路线,而且还有很多粉丝愿意为此买单,并且在faced data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报告中还可以发现,网易云音乐APP当日安装留存率是不如腾讯音乐矩阵旗下的产品。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网易云APP三十日的安装留存率却能够逐渐超过腾讯音乐矩阵,这就表明在一开始的时候会因为版权资源有限而导致自己用户承载能力较弱,但从用户留存率这一指标上来看,却又明显好于竞争对手,这意味着,只要喜欢上网易云音乐的用户,那么大概率就会一直喜欢下去。

这次网易云音乐敢于赴港上市,自然是离不开其平台上有一批高活跃度的年轻用户,当版权制裁的大棒挥向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是否又能凭借在产品设计、原创音乐等领域积累的先发优势,完成这场音乐竞赛的弯道超车呢?在这个版权为王的时代,音乐版权作为最为重要的生产要素,谁只要掌握了这张王牌,就等于掌握了整个音乐市场上的绝对话语权。

可以预见,当版权之争逐渐回归常态化,原先围绕音乐版权的竞争资源很有可能会开始流向产品UI、交互设计、技术创新等更多具有长久效应的领域,彼时的腾讯音乐或许依旧可以凭借着雄厚的资金背景重新打造出一条全新的护城河,从这个角度上去分析,这次反垄断的大棒,更像是在帮助腾讯音乐调整走向正确的方向,彼时网易云音乐或许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根据新闻报道,在汤道生担任腾讯音乐董事长期间,曾在内部严厉的批评,QQ音乐和全民K歌,直言这两款产品做的太烂,而后来接任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CEO,梁祝也曾在大会上直接向流量负责人开炮,指责下属做虚假流量不去思考,用产品质量来吸引用户,可见,早在这次版权事件爆发之前,腾讯的高层就已经意识到了版权的重要性。

单靠音乐版权这条护城河还远远不够,提升产品质量也同样至关重要,比如从2019年开始,QQ音乐也同样开始推出自己的原创音乐人计划,亿元激励计划和干杯计划,在QQ音乐平台上,原创音乐人不仅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同时还能获得流量,加持得到更多的曝光机会。

根据腾讯音乐2020年Q3财报显示,平台入驻的独立音乐人数量以及上传到平台的音乐作品数量均获得了三位数的同比增长,独立音乐人也不再是网易云音乐的专属。而在失去独家版权这块金字招牌后,相信以后类似的竞争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多,同时也意味着,网易云音乐之前在产品设计、原创音乐等领域搭建的护城河,也将面临来自腾讯音乐的强大冲击。

因此,看似利好的监管政策,对于网易云音乐也是一把双刃剑。到底会给网易云音乐带来什么样的积极效应,尚未可知。相反,腾讯音乐凭借着此前垄断而积累的庞大用户群,却可以构建成腾讯音乐的另一条强大护城河。要知道,2020年,腾讯音乐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6.44亿月活,也就是说,其跃用户的数量,是网易云音乐的四倍。

但根据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手机音乐客户端用户规模仅为6.18亿人左右,这也就意味着,在中国使用网易云音乐的用户,可能还同时会使用腾讯音乐,与此同时,对于长期缺乏周杰伦、五月天等主流歌手作品版权的网易云音乐而言,是不是要在音乐版权上持续发力,并继续砸入重金,始终都是一个艰难的抉择,毕竟受困于版权已久的网易云音乐,刚刚才看到盈利的曙光。

据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已经连续三年处于亏损状态,且购买版权费用上支出居高不下。多年的经营数据也表明,网易云音乐或许并不能确保依靠音乐来盈利,甚至是其汇聚的数十万原创音乐人,也难以成为其盈利规模放大的筹码。

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在线音乐的营收来源主要依靠会员费。而在2020年,网易云音乐平台上的付费会员比例约为8.8%,而同样在音乐赛道,拥有50%付费会员率的国际音乐巨头spotify,尚且法依靠会员来赢利,这也似乎印证了,网易所坚信的商业逻辑,或许尚待验证。

因此,上市搁浅对于网易而言,未必不是对其敲了一次警钟。倘若其始终无法走出盈利的困局,即便其成功上市,恐怕也很难获得资本市场的首肯,赢得投资者的信任。这也不难理解,网易云音乐给出的暂缓上市的理由是,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公司管理层做出这一决定,未来将择机再推进 IPO。

结语

由此可见,网易云音乐想要尽快实现盈亏平衡,则必然会加速广告、娱乐、社交等商业变现能力较强的业务板块的发展,只不过,快速商业化的结果,则极有可能导致用户口碑的两极反转。只是,网易云音乐倘若不继续加大对于版权费用的支出,那么,与腾讯音乐之间不平等的竞争地位依然不会得到改变,然而无论哪一种抉择,对于网易云而言,都将是骑虎难下,进退维谷。

网易云音乐带着情怀而生,无数的铁杆用户对其情感之深不言而喻。只是,商业化向左,情怀向右。网易云音乐如何在二者之间取舍、平衡,或许是摆在其面前的一道难题。如今,版权利好政策来临,网易云音乐暂停上市计划,或许是“向内求”,未必不是明智之举。但愿网易云音乐能够坚持当初的理想,在商业化的道路上,也能早日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可持续发展之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网易云上市,一不小心让丁磊秀了把元宇宙
云村简史:网易云音乐八年生死时速
低估值、高增长,网易云音乐上市,要打新吗?
喊腾讯别“阳奉阴违”的网易云,被指版权上“阴奉阳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