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福医药因商业贿赂导致集采“翻车”,此前已有前科,涉事子公司为公司主要利润来源

宜昌人福再涉行贿案件,在河南省医药价格和医药集采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

近日,宜昌人福、百奥药业集采“翻车”。据河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显示,宜昌人福的枸橼酸舒芬太尼注射液、盐酸纳布菲注射液、盐酸氢吗啡酮注射液、咪达唑仑注射液等四个药品存在商业贿赂,根据相关规定,宜昌人福在河南省医药价格和医药集采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

据天眼查APP显示,人福医药(600079.SH)和国药股份(600511.SH)分别持有宜昌人福80%和20%股权。9月22日据财经网,人福医药人士回应称“经了解相关商业贿赂行为系子公司前员工的个人行为”,公司则将最大限度降低该事项对公司的影响。

根据国家医保局2020年底发布的《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的操作规范》,药企失信分为一般、中等、严重、特别严重四个等级,严重失信会被限制或中止涉案药品、耗材的挂网,简单来说,宜昌人福相关药品或将在河南面临取消挂网等惩罚。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末时人福医药旗下子公司出售乐福思40%股权再次剥离杰士邦,同时溢价近5倍从董事长手中收购宜昌人福13%股权,就是为了聚焦主营的麻醉剂等业务。

2021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人福医药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96.69亿元、6.62亿元,分别同比增长0.14%和68.88%,虽然收入变化幅度不大,但麻醉剂有更高的利润空间。同时宜昌人福成为公司最重要的子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9.9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约30.92%,但却为公司提供了约9亿元的净利润,成为人福医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虽然只有河南一个省的集采招标受到影响,但最终对人福医药聚焦麻醉主业有多少影响还未可知。

事实上,医药集采虽然很大程度上压低了药品器材的价格,但中标则有助于药企扩大相关产品的市场份额,于是激烈的竞争下商业贿赂也时有发生。而人福医药及旗下子公司涉及商业贿赂也不是第一次被曝光了。

今年5月时,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检察院公开了三份对单位行贿案的起诉书,披露了被告人程某某、杨某某和扶某某向河南省郑州市某医院的麻醉科主任李某某行贿。2011年至2019年8年间,这位麻醉科李主任收受的药品回扣金额多达882万元。

据起诉书显示,扶某某是“宜昌某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医药代表,在2018年1月到12月期间通过给予回扣的方式推销盐酸纳布啡注射液、盐酸氢吗啡酮注射液等产品。从国家药监局查询得到,这两个产品均是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独家品种。

受相关消息影响,9月22日人福医药和国药股份股价纷纷下跌,截至当日收盘人福医药跌幅达2.25%,公司股价为19.11元/股。

而在9月21日,人福医药刚刚披露了一份增持公告,实控人艾路明、董事长李杰计划在6个月内,以自有资金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人民币2000万元,不超过人民币4000万元。(蓝鲸上市公司 徐晓春)

相关阅读
宜昌人福因行贿被集采认定“严重”失信背后,药企行贿屡禁不止
又两家!人福药业、百奥药业被评定集采失信“严重”
麻醉科再现近千万级行贿,涉人福医药、白云山等上市公司
19 家药企违规套取资金被处罚背后:医药回扣成行业顽疾,引发多重法律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