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宇发文揭开股权代持内幕,律师称鸣石投资将面临三重风险

钟建律师表示,若鸣石投资不能把代持争议在民事层面快速解决并在整改过渡届满前完成整改,在整改期满后,就可能面临证监会行政处罚。但从投资者保护考虑,应该不至于立即面临注销管理人登记这样严重的处罚。

百亿私募鸣石投资控制权之争再起波澜!10月13日晚间,事件当事人之一的鸣石投资创始人袁宇发布《告全体员工书》,称此前鸣石投资公众号发布的《说明》为不实信息。袁宇表示,他才是鸣石的实际控制人。

此前,上海鸣石投资发布声明称,鸣石投资自成立以来一直是由持股超50%的单一大股东李硕控制,股权结构稳定清晰,从未发生过变化。鉴于袁宇在策略技术部管理过程中,出现了不利于公司长久发展的举措。根据公司管理制度,公司董事会决定暂停袁宇策略技术部负责人的职务。

但这份《告全体员工书》曝光了袁宇和李硕签订的代持协议。根据协议,2017年1月16日,松盟投资作为甲方和乙方李硕经友好协商,就代为持股事宜达成协议。松盟投资自愿委托李硕作为自己对鸣石投资人民币500万元出资(该等出资占鸣石公司注册资本的50%)的名义持有人,并代为行使相关股东权利。

事件发生后,有媒体报道称鸣石投资将面临清盘、牌照注销风险。针对此事,蓝鲸财经记者专访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钟建,他表示,并无证据表明鸣石投资2014年申请牌照时存在代持。公开的《代持协议》表明,2017年李硕才和袁宇签署代持协议,前者代持了上海松盟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所有的鸣石50%的股权,而松盟投资控股股东是袁宇。

公开资料显示,鸣石资产2010年注册成立,注册时股东有李硕无袁宇。2014年底,鸣石资产取得私募基金管理人资质,而袁宇和李硕的股权代持协议签署于2017年1月。为何会存在股东代持?钟律师表示,基金管理人股权代持常见原因是为规避控股股东变更所需要做的管理人变更登记的麻烦,规避信息披露、投资者关系处理的麻烦,为了提高发产品效率,部分人会选择代持方式买卖壳。

据记者查询资料,袁宇或为美籍身份,在申请私募基金牌照时可能多有不便,很大程度上因为此原因,将好友李硕推至前台。

关于代持的行政监管风险方面,钟建律师表示,《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于2021年1月8日公布实施,规定要求代持问题一年内也即2022年1月7日完成整改即可。但是,因为整改要涉及管理人控股股东变更登记,属于私募基金管理人重大变更登记,需要在基金业协会做重大事项变更登记备案,如果提交变更登记备案材料时,不能把代持争议在民事层面解决,那么基协层面的变更登记很难完成,如此在整改期满后,如解释说明得不到证监会认可,就可能面临行政处罚。但从保护投资者考虑,应该不至于太重,至少不至于立马重到注销管理人登记即牌照注销的程度。

“另外,民事风险主要包括袁宇、李硕之间的代持争议,鸣石与基金持有人之间的资管争议风险,鸣石和相关方的商务合作争议风险。代持争议关键看协议效力,袁宇能否快速拿到胜诉判决全面控制鸣石资产。”

“资管争议风险层面,则主要涉及基金持有人是否会挤兑式赎回,一旦发生,规模巨大情况下,可能会形成相关股票踩踏砸盘现象,包括基金投资人的投资者亏损会进一步加大。基金份额持有人可能会以关键人员股权代持这一关乎合规也关乎信义义务的信息未披露为由,而要求鸣石担责。”钟建律师表示。

最后,钟律师补充道,“股权代持以及背后可能涉及的控制权之争,争议双方掌握不好火候还是有可能涉及刑事风险的,毕竟资管行业是个强监管行业,夫妻、师徒、密友反目才是最可怕的,控制不好火候才是自杀式互撕。”

根据官网介绍,鸣石由袁宇教授和Robert Stambaugh教授共同创立于2010年12月,是一家老牌的量化私募公司。目前鸣石全球共有100多名员工。其中,资产规模超百亿人民币。袁宇在北美量化圈小有名气,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获得金融学博士学位。Stambaugh教授目前在沃顿商学院担任米勒·安德森和谢勒德(Miller Anderson&Sherrerd)金融学教授。袁宇教授师从Stambaugh教授,两人共同将学术研究成果运用于投资领域,合作创立了鸣石。

相关阅读
刘强东章泽天携手布局,“大厂”为何掀起私募热潮?
险资,开始大举杀入VC/PE圈
龙净环保终止收购华泰保险3.92%股权,历时三年未得批复将获1.36亿元补偿款
佳兆业遭合凡资产“落井下石” ,揭秘事件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