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兴菌业收购折戟,吉宏股份买醉梦碎,业外资本相继“酒醒“

业内人士认为,上述两家企业跨界收购中小酱酒企业,都不足以对其业绩贡献产生很大的改善,因此很有可能是看中了此前酱酒概念在二级市场的热度才提出跨界收购案。随着酱酒概念在二级市场的短时波动,酱酒热度有所消退,若是真正对酱酒有意的资本会抓紧估值回落的时间窗口进入,而炒作的玩家则趁此脱身。

继众兴菌业后,又一家跨界酱酒的吉宏股份也退缩了。

有趣的是,两家企业脱身的理由均为“宏观环境变化”。

业内人士认为,上述两家企业跨界收购中小酱酒企业,都不足以对其业绩贡献产生很大的改善,因此很有可能是看中了此前酱酒概念在二级市场的热度才提出跨界收购案。随着酱酒概念在二级市场的短时波动,酱酒热度有所消退,若是真正对酱酒有意的资本会抓紧估值回落的时间窗口进入,而炒作的玩家则趁此脱身。

吉宏股份终止收购

10月19日晚间,有意收购古窖酒业的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现公司决定终止本次收购,交易双方就终止相关事项达成一致意见。

这与其宣布收购案不足4个月。

今年6月,吉宏股份与自然人蔡啟俊、自然人王安签署《股权收购意向协议》,拟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受让股权、增资等方式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钓台贡”)不低于70%的股权,进而持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窖酒业”)资产。

此事一经宣布,舆论顿时哗然。

原因之一在于吉窖酒业规模非常小,甚至有业内人士直言:就是一个小的壳资源。“收购这样的产能就像个笑话。”

从吉宏股份披露的资料来看,古窖酒业仅有窖坑24口,年产优质酱香基酒180余吨,现有近2000吨80年代至今不同年份53%vol大曲酱香基酒。

据天眼查显示,古窖酒业2020年末资产总额8752.09万元,负债总额8600.14万元,净资产仅为151.95万元,2020年仅实现销售总额 138.48 万元,实现净利润-177.72 万元,目前社保参保人数为40人。

今年2月4日,钓台贡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以1.75交易对价取得古窖酒业100%股权及债权。相较于古窖酒业2020年末净资产溢价率高达114 倍。

因此在吉宏股份披露上述事项当天,深交所火速下达问询函,要求吉宏股份说明在古窖酒业资产业绩亏损、收入规模小、资产负债率高企情况下,高溢价收购标的资产的原因及必要性。

权图酱酒工作室总经理、资深酱酒专家权图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一般来说,非茅台企业一个窖池的酱酒年产量在8吨左右,24口窖池年产酱酒180余吨是算比较正常的。如果是规模化生产销售,以古窖酒业的现有产能很难支撑。

众兴菌业“染酱”告吹

除了吉宏股份,卖金针茹的众兴菌业的酒企收购也刚刚告吹。

10月15日晚,众兴菌业也称“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公司决定终止收购圣窖酒业100%的股权。

众兴菌业在公告中指出,2021年8月25日公司决定终止本次收购,随即公司与交易对方就终止涉及的相关事项进行了多次沟通协商,争取取得对方的同意。最终经多次反复友好协商,目前双方就终止相关事项达成一致。

虽然众兴菌业认为,终止本次对外投资不会对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产生重大影响,不存在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情形。

但资本市场却在用脚投票。

在宣布终止收购后,众兴菌业股价暴跌,18、19日两个交易日连续跌停。

值得注意的是,众兴菌兴与圣窖酒业的收购事项于8月25日就已终止,然而正式终止公告在10月15日晚才披露,这也令人质疑众兴菌业信披违规。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上述收购案对于众兴菌业的经营有重大影响,收购进行与否必然引发二级市场股价波动。众兴菌业决定终止后没有及时对外披露,属于在信披流程上有瑕疵。但是众兴菌业在8月25日究竟是单方决定终止收购,还是已经达成一致,存在模糊空间,众兴菌业可以自行解释,因此也很难准确定义为信披违规。

酱酒热退烧

同样在6月宣布,10月梦碎,短短四个月的时间,为何这两家企业对酱酒均热情消退?

从收购者自身来看,众兴菌业与吉宏股份均属于业外资本,众兴菌业是一家专业从事食用菌生产和销售的现代农业企业,吉宏股份主要从事互联网行业与区块链技术应用领域,与酒业并不能起到协同作用。

其次,被收购酒企的体量规模都不大。吉宏股份拟收购的古窖酒业仅有24口窖坑;众兴菌业的意中人圣窖酒业在2018年-2020年前8个月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79.48万元、810.03万元和1014.80万元。

沈萌认为,上述两家企业跨界收购中小酱酒企业,都不足以对其业绩贡献产生很大的改善,因此很有可能是看中了此前酱酒概念在二级市场的热度才提出跨界收购案。随着酱酒概念在二级市场的短时波动,酱酒热度有所消退,若是真正对酱酒有意的资本会抓紧估值回落的时间窗口进入,而炒作的玩家则趁此脱身。

有趣的是,两家企业脱身的理由均为“宏观环境变化”。

就在今年8月20日,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组织召开一场与白酒市场监管有关的座谈会,其主题就是资本围猎白酒的问题。

据媒体报道,除五粮液、洋河、水井坊、酒鬼酒等上市酒企外,吉宏股份也参与上述会议。

当时就有猜测认为,这场会议是监管部门对于资本无序进入酱酒现象的摸底调查。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一方面监管对于酒业过度资本化从宏观层面进行调控,其次,酱酒的高速增长期已经结束,进入了相对平缓的发展期间,投资收益率回落,这或许是上述企业退出的重要原因。

“白酒行业并不是一个快进快出的产业,这一领域不能过度资本化,还是要回归企业经营。“蔡学飞表示。

相关阅读
美的集团拟全面收购KUKA股权并私有化
拉卡拉拟溢价近三千万收购上市前剥离资产, 孙陶然为何来回折腾?
卖金针菇也“买醉”,众兴菌业欲跨界白酒收关注函
东软教育完成收购附属公司股权,实现股价新高且获机构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