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郑县”到“国际郑”:郑州如何被富士康改变?

与其说是富士康改变了郑州,倒不如说是郑州借富士康改变了自己。

文|正解局

前段时间,中国超大、特大型城市名单出炉。

在14座特大型城市中,郑州市以1260万的人口总数力压武汉、杭州和西安,排名第一。

特别是最近10年,郑州新增城市人口近400万,而且16-59岁的劳动力人口占了68.11%,达到了858.19万人,这个比例甚至比上海、重庆和天津这些超大城市还要高。

以前在经济发展上并没有特别存在感的郑州,也借助劳动力人口的大规模流入和产业转型升级,从10年前2011年全国排名第20位,几乎是2年一个台阶,不仅进入了“万亿俱乐部”,更是把排名追到了全国第15的位置。

而从“大郑县”到“国际郑”的转变,都与一家企业有关。

这家企业,正是富士康。

1、2011年,是郑州经济腾飞的拐点

这一年,郑州富士康正式投产,随即拉动着郑州经济开始狂飙。

虽然我们不能把郑州的经济发展归结为富士康的一己之力,但不可否认,富士康确实改变了郑州。

最直观的改变,就是郑州市的人变多了。

560万平方米,是富士康郑州航空港区厂区的面积。

这个厂区不仅是郑州富士康3个厂区里最大的一个,同时也是富士康所有工厂里最大的厂区和全球最大的苹果手机加工厂。

最多的时候,郑州富士康有30多万工人。

他们当中,有从外地打工回流的,有从河南省内各地市来的,还有周边省份就近来打工的。

作为劳动力人口流出大省的省会,郑州市的人口虹吸效应因为富士康的到来而开始显现。

郑州近10年的人口总数变化

一个厂区就像一座小型的城市。

不只是新增富士康的从业人员,依托于此的第三产业从业人员的数量更为庞大。

《2010年郑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在富士康落地郑州的第一年,全市从业人员469.3万人,其中第三产业从业人员为209.5万人。

第二年,全市从业人员就涨到了514.4万人,三产从业人员涨到250.4万人,增长了19.5%。

富士康落户郑州的10年间,郑州新增城市人口400万,增速在全国都排得上号。

也正是因此,郑州市在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中,以1260万常住人口入围特大城市,在14个特大城市中,总人口排名第一。

而且,这其中15-59岁劳动力人口的占比,更是达到了68.11%,也就是858万多人,比青岛、长沙、大连这些特大城市比例要高,甚至要高于上海、重庆、天津这几个超大城市。

第二个显著的改变,就是富士康拉动了郑州的外贸增速。

在富士康到来之前,郑州这个不沿边不靠海的内陆城市没有什么外贸优势和亮点。

2009年,郑州全市直接进出口总额36亿美元,在全国外贸百强城市的排名中仅排第36位,落在包头、合肥等城市的后面。

在富士康落地后,郑州的进出口额开始暴涨。

2010年全市直接进出口总额51.6亿美元,增长43.3%,2011年更是达到了16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10.1%。

郑州的外贸综合排名也一下跃升到全国第18位,此后一直在全国前20名内。

2019年郑州的进出口总额是4129.9亿元,富士康占了81%。

2020年中国出口额百强企业,排名第一的是郑州富士康,出口总额为316.4亿美元,是排名第三华为终端出口总额159.7亿美元的几乎整整一倍。

2020年中国外贸出口企业排行榜

今年前三季度的统计数据显示,河南省手机出口值1767.7亿元,占全省出口总额的52.2%,出口数量占全国手机出口数量的7.7%,金额却占了28.3%。这其中,富士康占了绝对多数。

还有一个改变,就是富士康带来了郑州的产业转型升级。

富士康一家就占据了整个河南外贸进出口的大半江山,从2011年占全省进出口额的28.7%,一直攀升至最高峰2015年的67.5%。但从2016年开始,这个比例开始小幅回落至67.2%,2018年是60.4%,2019年59.5%。

持续不断地往下走,不是富士康的进出口数额减少了,而是在它的带动下,郑州已经形成了手机产业集聚区,正在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终端产业基地。

说起以前郑州的支柱产业,纺织、煤炭、电解铝这些工业都曾各领风骚,也都随着时代发展相继萎缩。

直到2011年,高新技术产业才开始突飞猛进地发展,原因除了当时郑东新区建成后吸纳的金融、服务业企业开始发力,更重要的则是郑州引进富士康并且逐步带动中兴、创维、天宇、OPPO等300多家产业链上下游的相关企业入驻,形成了以智能终端为代表的世界级电子信息产业集群,进而带动了整个郑州的产业转型升级。

最近几年,电子信息产业已经成了郑州市最大的产业。

郑州智能手机年产超过2亿台,其中富士康就生产了1.3亿台,占了全球产量的1/7;传感器特别是气体传感器,产量占全国75%。

借助富士康带动的产业转型升级,电子信息产业成了郑州市新的支柱产业

在富士康没来之前,郑州电子信息产业的产值不到150亿,如今已经达到了5300亿的规模。

2、内陆城市的出海之路

富士康对郑州的改变,对郑州乃至河南省进出口的贡献,数据和现实都能看得明明白白。

不过,河南看重富士康的并不仅仅是产业转移带来的GDP和就业,而是把它看作内陆城市如何出海这个“大棋局”中重要的落子。

2010年6月20号,当时的河南省长顶着大太阳,在机场专门等一位客人的到来,这位客人就是郭台铭。

时间往前推1个月,深圳富士康的“十连跳”,正把郭台铭和富士康推向风口浪尖之上。

三年没请来的富士康,终于来了。

河南有富士康想要的东西:土地、税收、招工的优惠政策和各种便利;富士康也有河南看重的地方,除了GDP和就业以及带动郑州市的产业转型之外,河南更深层次的想法,是想靠富士康庞大的出货量,打通和全球市场的联系。

一子活,满盘皆活。把富士康放在郑州航空港区,就是这局棋的关键手。

我们先来梳理一条时间线:

2011年,郑州富士康投产;

2012年12月,郑州新郑国际机场二期工程获批;

2013年,国务院批准了《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发展规划》;

2015年,新郑国际机场二期正式投运,郑州富士康进出口额也在这一年达到顶峰;

2018年,新郑国际机场成为全国第12个最高等级机场,全面推行“7*24小时”的“全时段”通关。

郑州靠着富士康的大量出货,带动了以航空物流为代表的现代物流业的快速发展,吸引了UPS、嘉里大通、伊藤忠物流、香港招商局、南航、海航、深航等多家国际国内顶尖物流集团进驻。

郑州机场的货运吞吐量仅次于北上广深蓉,排名全国第6

一条带着河南走向世界的“空中丝绸之路”繁忙了起来。

2020年,郑州机场的邮货吞吐量63.94万吨,全国排名第6,全货运航空公司31家,全货机航线51条,通航的城市63个。

这个操作是不是很眼熟?

像极了请来一个网红带货主播,用他庞大的粉丝给平台带来巨大的流量。

其实,早在2008年,河南的主政者就提出了郑州机场建设要成为河南的“一号工程”,因为“河南是内陆省份,要发展首先要开放,要开放呢,必须找一个突破口连通世界,航空就是个好的选择”。

事实也证明,郑州机场二期工程这个花了191亿、建国以来河南最大的单体项目,钱花得值。

而在郑州成为“空中丝绸之路”重要节点的过程中,富士康无疑担当了“催化剂”的角色。

3、互相成就的佳话

2020年郑州GDP完成12003亿元,在全国排名第16位;常住人口1260万人,在全国排名第10位。

这些发展虽然并非仅靠富士康一个公司就可以完成,但富士康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确实非常重要。

从2011年起,郑州GDP在全国的排名几乎是2年一个台阶向上发展

从承接沿海地区产业转移开始,从富士康全球最重要的代工中心转移到了河南,借助富士康代工巨大的进出口流量,郑州建立了与世界经济的紧密联系,扩大了航路的影响力,带来上下游的产业链,形成了新的产业,从之前的煤炭、钢铁、纺织等低端行业,走向了高端制造和高科技产业。

就像河南媒体在2017年郑州成为全国外贸百强城市第11位的报道中说的那样:

郑州与富士康,是一段相互成就、互利互惠的故事。

与其说是富士康改变了郑州,倒不如说是郑州借富士康改变了自己。

祝努力向前的郑州,发展得越来越好。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一家意想不到的VC出手了
宣传视频“撞衫”19元素材,富士康距拿下Apple Car订单还差多远?
河南呼唤洲际酒店
河南爆火背后的逻辑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