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主播税收严查“杀一儆百”,流量经济的红与黑

本次杭州市税务部门披露的两位主播偷税漏税,已经明确释放了税收监管政策收紧的信号,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最近一段时间,直播带货行业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前有李佳琦与薇娅大战美妆巨头欧莱雅,揭开以主播为代表的渠道与品牌商家之间对产品定价权的暗战;后有淘宝头部主播雪梨、林珊珊因偷逃税问题被罚近亿元,释放了极为强烈的主播税收监管政策的收紧信号,而这被视为引发行业补税潮的关键。

法律界人士认为,本次杭州市税务部门披露的两位主播偷税漏税,已经明确释放了税收监管政策收紧的信号,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雪梨林珊珊偷逃税被罚9322万元,直播业将迎补税潮

11月22日晚间,淘宝头部主播朱宸慧(微博ID:雪梨Cherie)与林珊珊(微博ID:林珊珊_Sunny)双双就偷逃税一事发布致歉信,表示将暂停直播间直播,进行规范和整顿;同时将更加合规经营,依法缴纳税款。

稍早之前,朱、林二人因偷逃税被国家税务总局杭州市税务局点名通报,并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1倍罚款,二者将分别被罚6555.31万元、2767.25万元,总计9332.56万元。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表示,对于动辄收入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头部网红主播,如果严格按个税缴纳,很容易适用最高45%的边际税率,因此高收入主播都会做税收筹划。

但是,税收筹划需合理合法,目的是利用税收优惠来节税,而不能成为税收的法外之地。利用假账、假材料、假业务等方式减少交税,这是典型的偷税漏税行为。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也指出,这种避税手段实际上近两年比较流行,比如明星利用工作室和一些特殊地域的税收优惠政策进行避税,但是这种避税实际上本身是游走于法律边缘的。

值得一提的是,税务部门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还发现其他个别网络主播在文娱领域税收综合治理中自查自纠不到位,存在涉嫌偷逃税行为,正由属地税务机关依法进行稽查。

针对这一事件,人民日报发文评论称,法律面前,没有明星,没有流量,更没有侥幸。网络主播以信誉带货,从事商业活动,纳税是在积攒无形的口碑;无论网上网下,不管哪个领域,都不存在税收的“灰色地带”。

业内普遍认为,针对高收入主播的税收严查已经开始,预计会有一批网络主播主动自查并缴补税款,直播行业将迎来一波补税潮。

主播税收监管政策收紧,严查头部主播“杀一儆百”

实际上,监管层早已释放了对主播群体税收监管政策的收紧信号。

2021年5月25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商务部、税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的《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正式实施。其中就明确,直播营销平台应当提示直播间运营者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或税务登记,如实申报收入,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直播营销平台及直播营销人员服务机构应当依法履行代扣代缴义务。

四个月后,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等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的日常税收管理,对存在涉税风险的艺人、主播进行一对一的风险提示和督促整改。

今年9月底,国家税务部门首次曝光了一则主播逃税案。据悉,国家税务部门在“双随机、一公开”抽查中,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有两名主要从事电商和直播带货的网络主播涉嫌通过隐匿个人收入、改变收入性质等方式偷逃税款。

税务部门依法对这两名主播及相关企业进行立案检查。检查发现,两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较大。目前,案件正在检查中,对于查实的偷逃税行为,税务部门将依法严肃处理并予以曝光。

一个月后,郑州金水区税务局运用大数据实现信息系统自动提取数据,加大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征管力度,追征一名网红的662.44万元税款收入国库,也在网络上引发较大关注。

如今,两位头部主播因偷漏税款被罚近亿元,被视为引发行业补税潮的关键。李旻认为,本次杭州市税务部门披露的两位主播偷税漏税,已经明确释放了税收监管政策收紧的信号,是“杀鸡儆猴”。

流量经济的红与黑

近两年,短视频直播无疑是最受瞩目的风口之一。由于受到用户兴趣转移、疫情催化等因素影响,直播带货俨然已成长为各电商平台的标配和增长点。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H1中国直播电商行业主播职业发展现状及趋势研究报告》,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到4338亿元,同比增长226%,预计到2020年将会以超100%的增速增长到9610亿元。

在流量经济和利益诱惑之下,主播这一新兴职业早已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上述报告显示,2018年Q4至2019年Q1,中国主播岗位需求激增,曾出现3次峰值;2019年6-7月开始,主播市场需求呈现波动上升趋势,到2020年3月,主播市场需求持续上升,但未到达峰值点。

不过,直播带货在经历高速、野蛮生长期后,如今已进入“全民时代”,频发的乱象开始令人担忧,偷税漏税只是其中一个乱象。

就主播而言,这一群体的职业素养并不乐观。上述报告显示,多数企业并不强制规定直播人才的学历和工作经验,2020年上半年,43.57%岗位对主播的学历水平无要求。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主播是对社会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群体,他们的言行以及价值观都影响着粉丝大众,因而对他们的约束尤为重要。不管未来主播持证上岗或者主播职业化是否普遍实现,都将呈现出一个趋势,即经历前期的野蛮发展,主播行业终将逐步走向规范,这是内在规律使然。

作为风头正劲的新业态,直播带货亟需要规范发展。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指出,随着直播经济、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市场规模大、从业群体大,给行业监管带来了难度,给维护税收的法律性和权威性也提出了挑战。越是如此,越应加强对“流量经济”的规范监管,推动相关行业在公平公正环境中持续健康发展。

相关阅读
雪梨致歉信背后:网红税收灰色地带不再,直播带货行业进入下半场
雪梨与林珊珊就偷逃税致歉:将暂停直播,进行规范和整顿
网络主播雪梨与林珊珊因偷逃税累计被罚9322万元,淘宝店铺仍正常经营
网络主播雪梨和林珊珊偷逃税被处罚9000余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