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信托所持大童保险32.98%股权遭变卖出清,德弘资本等联合收购

大童保险官微公告,德弘资本领投,招商局创投、众为资本、华盖资本与大童保险服务管理层,完成对安信信托所持股权的联合收购,德弘资本及其他投资机构成为大童保险服务新股东。本轮收购及新增投资额合计超15亿元。

大童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童保险”)32.98%股权变动终于落定。曾经遭股东安信信托质押担保,又因安信信托违约而遭拍卖最终流拍的大童保险股权,在近日明确由德弘资本领投,招商局创投、众为资本、华盖资本与大童保险服务管理层,完成联合收购。大童保险第一大股东移位,安信信托退出。就此,大童保险向蓝鲸保险表示,股东变更对于公司的管理层不会产生影响,大童将遵循既有的经营策略及长期计划推动发展。

对于安信信托而言,通过出让大童保险股权,回笼资金11.05亿元,成交价与当前账面价值6.756亿元之间的差额将会产生投资收益。事实上,对于接连违约,推动资产重组以偿债的安信信托而言,此笔资金的回笼作用有限。近日,安信信托发布重大资产出售草案及资产重组涉及部分资产价值的评估说明,风险化解,仍待进一步推进。

大童保险32.98%股权终易主,引入德弘资本等战投方

这笔交易,可回溯至2019年,2019年4月至5月期间,安信信托分别与信保基金签订三份《流动性支持协议》,随后又签订《最高额质押合同》以对项下债权进行担保,其中,安信信托所持大童保险股权提供最高额质押担保,担保质押债权范围为主合同项下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享受的全部债权,质押股权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20亿元。

但随后,安信信托违约,无法偿还资金占用费与流动性支持资金本金,也因之被信保基金告上公堂。信保基金上诉要求对质押的大童保险股权进行拍卖、变卖以偿还债务。

就此,安信信托与信保基金担保物权确认纠纷案件,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和上海金融法院分别出具了《民事裁定书》与《执行通知书》,裁定拍卖、变卖被申请人安信信托持有的大童保险32.98%股权,将所得拍卖、变卖价款优先清偿欠付的流动性支付资金本金12亿元及相应的资金占用费、违约金(合计约14.9亿元)。

今年10月,安信信托所持的大童保险32.98%股权被挂牌拍卖,评估价与起拍价均为11.05亿元。超2w人围观这笔拍卖交易,可仅有1人报名,最后因无人出价,该笔交易流拍。

当时,股权竞拍显示有一家优先购买权人,即为天津德睦童盛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家公司在2021年9月末新进入股大童保险,持股比例为0.015%。

一个月后,11月25日,大童保险近三分之一股权终于落定,安信信托公告,取得上海金融法院出具的《执行裁定书》,裁定结果显示,将安信信托名下的大童保险出资额为4978万元,占比为32.98%的股权以11.05亿元变卖给第三人天津德睦童盛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同时裁定解除这笔股权的全部冻结并注销全部质押登记。据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大童保险该笔股权变更已经完成工商登记。目前,天津德睦童盛为大童保险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3%。

穿透来看这笔33%股权目前的持有方,11月29日,大童保险官微公告,德弘资本领投,招商局创投、众为资本、华盖资本与大童保险服务管理层,完成对安信信托所持股权的联合收购,德弘资本及其他投资机构成为大童保险服务新股东。本轮收购及新增投资额合计超15亿元。

对于引入多方资本,大童保险的回应是,能够帮助其强化治理结构和资本实力。德弘资本等新进股东方提出的期待则是,非常看好中国保险中介行业未来发展的前景,认可大童的企业文化、经营模式、服务理念和科技创新能力。

在2020年大童保险股权将被拍卖消息传出时,一位保险中介公司负责人即曾向蓝鲸保险分析提出,预计大童保险将主动出击,寻找经营理念相对一致的接盘方,引入作为财务投资者,经营管理权将保留在以蒋铭为主的领导团队中。从目前情况来看,或正合乎大童的计划。

“此次德弘资本等组成的联合战投方,以多方资本与大童保险的管理层为主,这种情况大概率是多方对于大童保险的经营模式、战略定位已经达成一致,此次股权变更不会对大童保险的业务经营产生较大影响,但新股东或会在未来的资金运作等方面有所要求和指导”,一位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

对此,大童保险相关负责人在回复蓝鲸保险采访时表示,股东变更对于公司的管理层不会产生较大影响。同时,在经营管理方面,将有正向作用,“大童会遵循既有的经营策略及长期计划继续推动公司的稳健发展,并与德弘资本团队共同推动公司持续构建从上游产品定制、到中游需求匹配、再到下游服务矩阵的全新保险生态系统”。

安信信托推进资产重组自救,重大资产出售草案发布

对于安信信托而言,此次通过出让大童保险32.98%股权,回笼11.05亿元。安信信托的公告显示,该项资产的成交价与当前账面价值6.756亿元之间的差额将会产生投资收益,计入公司当期损益。

回溯来看,2015年7月,安信信托在其复牌提示性公告中,提及拟以3亿元以上自有资金投资大童保险,当时安信信托的表述是“基于对未来发展信息及继续增强公司竞争力的需要,提升盈利水平及业绩,维护股价的合理与稳定”。

2016年,安信信托以5.08亿元正式拿下大童保险35%股权,但在2019年大童保险进行融资后,股权相应稀释至32.98%。

而在持股的五年间,大童保险对安信信托的投资回报,有明显助益。2016年至2020年,大童保险对安信信托在权益法下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62.85万元、6392.95万元、8292.94万元、6408.49万元、3466.9万元,2021年上半年,收益约980万元,至此,合计产生投资收益约2.6亿元。

“大童保险为国内的头部保险中介机构,保费收入、盈利能力均相对可观,运作模式也相对成熟,对于安信信托而言是一笔不错的持续性投资收益”,一位保险业内人士提出,此次变卖,对于安信信托而言,也是无奈之举。

2018年开始,安信信托风险即开始逐步暴露,部分产品出现违约或延期兑付,引发上交所关注。2020年,安信信托因业务中存在多项违规行为,包括违规将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违规开展非标转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等,被监管暂停自主类资金信托业务以及限制向股东国之杰分配红利。

随后,安信信托拟启动资产重组并提出方案,今年7月,安信信托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等,提出拟向上海砥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同日,审议通过涉及重大资产出售议案,拟与中国银行、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公司等达成债务和解协议,安信信托将抵债资产的权利分别转移给三方,以此抵偿全部或部分债务。其中,与中国银行的抵偿交易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但针对资产出售预案,上交所对安信信托出具问询函,要求其就资产出售与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关系,是否互为前提条件等相关问题进行核实及补充披露,随后,安信信托进行答函。

11月16日晚间,安信信托连发多封公告,其中即包括重大资产出售报告书草案,明确拟将标的资产的全部权利转移给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维持对抵偿待和解债务的承诺。

最终,安信信托资产重组方案能否平稳落地,化解风险,还待进一步关注。

相关阅读
“创业教父”史玉柱上亿股权被冻结,巨人真的走向黄昏?
“西瓜霜大王”病逝,掌舵桂林三金37年,膝下二子谁能接班?
酒业三季报 | Q3扣非净利润下滑110.78%,兰州黄河“卖孙度日”
无力偿还近15亿债务,安信信托所持大童保险三成股权将被拍卖偿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