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鑫药业逾期债务金额合计超36亿,控股股东股份被轮侯冻结

在公司营收不断下降的同时,公司存货规模持续增长,截至今年9月末,公司存货账面余额68.31亿元,占流动资产80.04%,占总资产62.47%。其中超过52亿元为消耗性生物资产,也就是人参。公司存货周转天数已达2.6万天。

12月1日晚间,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公告:公司逾期债务金额合计约为:366,613.60万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98.08%,占总资产的34.89%。而其股东敦化市康平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康平公司”)所持有的公司的部分股份已经被轮候冻结。

因债务逾期,公司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进而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债务逾期事项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对部分业务造成一定的影响。公司可能存在因债务逾期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查封等风险,可能对日常生产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

据自媒体平台斑马消费报道:从去年3月起,公司及部分子公司陆续出现债务逾期,主要债权方多为吉林省内大小银行机构,仅对吉林银行长春瑞祥支行一家机构,已逾期资金就超过21亿元。

不仅如此,截至今年10月,公司还有欠薪3801.70万元、欠息6.24亿元、欠税7340.69万元,合计7.35亿元。

巨大的债务压力之下,公司经营已受到极大影响。去年,公司营业收入大降66.77%至2.86亿元;归母净利润下降1104.03%至-7.06亿元。今年前9个月,公司经营状况继续恶化,营收再降19.26%,归母净利润继续亏损3.41亿元。

在上市公司陷入危机之时,控股股东康平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自顾不暇。所持公司股份已全部质押,并因质押回购违约,全部被冻结和轮候冻结,频发被动减持和拍卖。

紫鑫药业的主营业务为中成药和人参产业。公司中成药的业务规模不大,却拥有一个“东北参王”的名号。

公司于2009年进入人参产业,成为吉林省的人参龙头企业。彼时,正逢中国人参产业因国外贸易打击而导致的产能过剩时期,公司对人参产能过剩部分进行了战略性储备。

2017年,公司人参板块收入猛增至7.12亿元,超过中成药板块,成为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但此后公司人参系列产品收入持续下降,在2018年时,人参的销售额就逐渐下降,没有回转,当年公司当期业绩腰斩。而近两年的疫情,更是让人参行业不好做,人参板块收入骤降97.44%,全年收入不过千万。今年上半年,人参产品收入虽同比大增328.32%,也仅有310.11万元。

但与此同时,公司存货规模持续增长,截至今年9月末,公司存货账面余额68.31亿元,占流动资产80.04%,占总资产62.47%。其中超过52亿元为消耗性生物资产,也就是人参。公司存货周转天数已达2.6万天。

东北参王的陨落或是因为该公司大量囤积人参。

相关阅读
华南城寻求两笔债务展期,此前曾引入深圳国资
账面净资产14.84亿甩卖价仅1元,蓝光发展回复为何“贱卖”资产
“东北参王”紫鑫药业陷“人参劫”
消息泄露股价提前两连板?“盾安系”债务缠身,盾安环境拟变更实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