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喜功成身退,山西汾酒下半场该怎么走?

汾酒“掌门”退休,继任者能接过重担吗?

文|斑马消费 杨伟

李秋喜一手将山西汾酒带进百亿俱乐部,在200亿的当口,他选择了功成身退。

随着这位汾酒复兴的关键人物离任,山西汾酒下半场该怎么走?

在汾酒16年

12月20日,山西汾酒(600809.SH)一纸公告,李秋喜去留传闻终于尘埃落定。

此前几天,资本圈早已传出公司换帅的消息,以至于股价异常波动,16日、17日连续两天大跌。消息确认后,再度连日下跌,最近6个交易日累计下跌12.30%,500亿市值灰飞烟灭。

公司公告披露,李秋喜在12月17日就以书面形式向公司申请辞任董事长、董事等一切职务,原因是“到龄退休”。

事实上,自他2019年底再次当选董事长,3年任期未满,且公司正处于战略复兴发展关键时期,他的离任确实让中小投资者颇感意外。

对于山西汾酒来说,李秋喜绝对是一位关键人物。

一个行业背景是,1998年山西发生朔州特大假酒案,让山西白酒行业元气大伤。假酒案发生多年之后,汾酒产品在外省销量大幅萎缩,公司业绩更是遭遇严峻考验。

直到16年前李秋喜被调任至汾酒集团,这家清香型龙头白酒企业的日子才逐渐走上正轨。

进入汾酒集团之前,李秋喜已在山西国企领域干出了不少业绩。先后担任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团、晋牌水泥等企业一把手。尤其一手拯救了面临倒闭的晋牌水泥,使其成为全国建材行业名牌企业,其企业经营能力和决策能力有目共睹。

汾酒以清香型白酒出名,曾被端上国宴。1994年上市之后,公司产品聚焦大众路线,反倒让偏重高端产品的茅台、五粮液占足了上风。

差生追赶优等生,实干出身的李秋喜便成为当时的最佳人选,他以高调、强硬的作风和措施,已把汾酒带入走向复兴的快车道。

两度执掌山西汾酒

2005年,44岁的李秋喜奉调进入汾酒集团,先后担任总经理、董事长。他从化工、建材行业进入一个全新领域,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拯救日渐式微的汾酒。

汾酒是中国历史八大名酒之一,1988年产量率先在全国突破万吨,曾以清香型白酒产品引领全国白酒大清香时代20多年。

李到任之时,汾酒市场从全国市场退守至山西本土。4年后,他首次当选上市公司山西汾酒董事长,正式走上前台。200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43亿元、归母净利润3.5亿元。同年,泸州老窖、洋河股份营收规模分别为43.70亿元、40.02亿元,已是汾酒的近两倍。

中国白酒市场的复杂和多变,为汾酒重回辉煌之路增添了不少难度。上任伊始,李秋喜就提出2015年汾酒集团实现营收100亿元的目标,在2012年就提前完成。其中,山西汾酒实现收入64.79亿元,同比增长44.35%。

2014年底,李秋喜卸任上市公司董事长,此后白酒行业在三公消费影响下进入深度调整期。山西汾酒业绩停滞3年,收入增速分别为-35.67%、5.43%和6.69%。

2017年,山西汾酒迎来拐点。当年山西国企改革大幕拉起,汾酒集团成为首批试点企业。时任汾酒集团董事长的李秋喜签下军令状,约定汾酒集团(酒类)从2017年至2019年收入增长目标为30%、30%和20%,三年利润(酒类)增长目标为25%、25%和25%。

在改革过程中,山西汾酒经营走上高速路,其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63.61亿元增至2020年的139.9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达到57.39%、58.24%、30.65%、56.39%。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实现172.6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8.7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6.24%和95.13%。

业绩飙升之际,李秋喜在2019年底再次当选公司董事长,股价迎来大涨趋势。当时股价在每股60元左右,到2021年6月上旬突破500元,股价成为白酒上市企业中仅次于贵州茅台的白酒股,市值排列全国白酒上市企业第三。

通过多年改革,公司在次高端产品上已有突破,2020年,青花汾酒收入规模36亿元,占比营收的26%。通过全国化扩张,公司已跨越长江,且在南方多个省份站稳脚跟,多个省份市场销售过亿。

后李秋喜时代

中国白酒企业对管理层依赖性较强,企业发展难以摆脱个人影响,这或是李秋喜退任前后股价异动的原因之一。一家上市企业掌舵者的变换,也意味着或对经营策略、合作管理、对外关系的调整。

随着李秋喜的离任,继任者袁清茂如何掌舵市值近4000亿的企业,成为业内热议的一大悬念。

在此之前,袁清茂与白酒行业交集甚少。在公开报道中唯一一次与汾酒交集,是参加2020年汾阳市对杏花村互通改造项目进行的调研活动,那时袁清茂已是山西路桥董事长和山西交投集团董事长。

公开信息显示,袁清茂小李秋喜8岁,自1990年参加工作,历任山西供销社财物处长、山西交通厅副厅长、总会师等职务,2017年11月出任山西交投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去年3月当选山西路桥董事长。

不过,外界对这位继任者还是比较看好,对其拥有充沛的政务资源和经验,认为其在整合资源方面有一定影响力。

今年是山西汾酒实现战略复兴发展的关键时期,其目标任务是实现营收规模较上年增长30%,整体营收约180亿元,从今年三季度营收增速来看,完成年度目标问题不大。

不过,山西汾酒要重回“汾老大”的市场地位,还远没有达到。

离任之前,李秋喜在一次会议时表示,汾酒如今面临三大主要矛盾,不仅是思想认识不足,还有产能储能支撑不足、业绩快速增长与管理能力不足。

在夯实发展成果,继续提速全国化扩张之外,破解上述三大矛盾,是留给袁清茂的第一次大考。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一季度火力全开,白酒股究竟发生了什么?
净利润6年9倍,山西汾酒挑战茅台、五粮液还缺什么?
董事长退休的山西汾酒,还能比肩茅台吗?
3700亿汾酒换帅,李秋喜功成身退,汾酒下半场前景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