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几又被曝再关店,网红书店如何不再赚钱难?

言几又迎来“至暗时刻”。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网红书店言几又再度出现大规模关店。

据央视财经报道,言几又在北京有8家门店,目前仅剩3家正常营业。除北京外,言几又在天津、西安、上海等城市也存有门店。

上月初,多位网友爆料,言几又存在拖欠员工薪资、社保只扣不缴等情况,拖欠时间最长的有一年之久。公司对此回应是,疫情造成现金流吃紧,短期内不得不关闭部分门店以及分批次发放员工工资维持运营。

近年来,高颜值的网红书店发展经历了资本追捧,开店扩张以及撤资萎缩的过程。这背后,透漏出实体书店盈利之难。无论网红书店如何将图书和咖啡、文创产品进行组合,大部分门店也仅做到收支平衡,难以持续稳定盈利。

随着疫情对线下实体带来持续影响,网红书店人气逐渐消退,从引流到变现这个链条被断开。

有行业人士认为,网红书店应转变单纯卖书或销售商品的思维模式,打造以书为核心的文化服务能力,精细“书店+”项目运营,仍然是实体书店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拖欠薪资、被供应商断供

离职之前,王萌(化名)在言几又成都锦江区一家门店工作,截至11月份离职时,其今年4月份之后的工资还被公司拖欠着。北京言几又王府井中环店的一名离职员工也表示,上一次发工资是在八月底,到现在也没收到后续的工资。

不少网友在微博曝出言几又存在大范围拖欠工资和断缴社保的情况后,11月初,言几又补发了部分员工的工资,王萌也收到了补发的1个月工资,但还差5个月工资和从3月份开始断缴的社保。

在知乎上,也有多名网友指出,言几又拖欠员工工资历时已久,拖欠时间最长的有一年之久。

接近公司的知情者透露,言几又延迟发放薪资情况属实。2020年上半年,公司内部调整了薪资发放规则,采取先发底薪、延发提成的方式,而后调整为发放部分生活费,最终演变成整体薪资延发。

对于欠薪问题,言几又相关负责人回应称,作为责任企业,言几又不会逃避。公司对于给员工造成的问题和不便表示道歉,也一直在积极解决大家的诉求。

在微博上发布的公开信中,言几又坦诚由于发展的需要,公司将发展重心做了调整,开始企业经营方向的转型,同时受到疫情影响,造成了现金流吃紧的情况,所以在短期内不得不采取关闭部分门店以及分批次发放员工工资来维持整体的正常运营,对此表示自责。

据媒体报道,除了员工,还有不少供应商也被言几又拖欠货款达数月至一两年不等。

一位曾和言几又合作的店中店文具供应商表示,自己至今还有约30万的货款没有收回。这位供应商解释,线下门店给供应商结算有账期,是业内通用做法,但言几又从2020年后拖欠,让他无法继续合作。

雷达财经此前报道,有供应商发帖称被言几又拖欠货款,“从2017年开始,慢慢拖欠到3个月一付,一直到2018年3月就彻底不付了。对方给出的理由是公司困难,没有钱,又开了新店,资金周转不开等等。”

随着拖欠的时间越来越久,因为供应商的要账行为,言几又全线退回了他们的产品。供应商为减少货损失,只能接受。

不能按期支付供应商货款,导致言几又部分门店的图书渠道中断。有媒体探访发现,目前言几又在营业的部分门店图书量稀少,例如北京的五棵松店中,书架上书本并不多;金融街购物中心店,书架空了将近一半,文创类商品也寥寥无几。

公司广州和成都的员工表示,由于欠款未结,从2020年开始,中信、湛庐、上海译文和理想国等多家知名出版社已停止向言几又直接供书。而为了拿到这些出版社的书,言几又只能通过图书经销商进货,导致更高的经营成本。

关联公司无财产可执行

伴随着这一些列负面事件爆发,关闭部分门店成为言几又不得不面对的选择。

公开信息显示,在去年,言几又接连关闭多家店,包括2020年5月,关闭了占地3600平,涵盖书店、咖啡、艺术画廊、市集以及主题餐厅的成都凯德天府店,该店也是言几又在西南首店。同年8月,言几又宁波印象城店关闭,该门店的店面面积近500平方米,该店除涵盖其他合作品牌外,还引入了言·cafe和YJY Kids 言宝乐园等旗下品牌。

今年以来,言几又在全国的多家门店陆续关闭或休业整顿,包括广州天河万科店、北京宜家荟聚店、上海企业天地店等。

10月下旬开始,有网友在大众点评网上反映,言几又广州K11旗舰店已经关闭,门口贴出“内部调整,暂停营业。”广州K11方面称,经双方友好协商,言几又书店将由11月结束与K11商城现有租约。据了解,这是言几又在在广州仅剩的一家门店。

央视财经称,言几又官网显示,其北京门店总共有8家。但据一位办理了会员购物卡的消费者调查,言几又王府井中环店已经关闭,目前仅有五棵松、官圆和金融街三家店在营业。

除了关闭门店外,言几又内部员工透露,公司新店开店计划也搁置。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言几又资金链断裂,但内部员工称,公司的确一直在想办法解决资金短缺问题。南都周刊引述公司内部员工说法,称每次开会,言几又的董事长兼CEO但捷都会说“公司马上就要有一笔融资进来了。”

天眼查显示,成立至今,言几又先后获得4轮融资。最近两期分别是于2017年3月完成的1.2亿元B轮融资,以及2018年12月完成的由洪泰大文娱产业基金领投过亿元B+轮融资。

外界分析,线下书店跨界的风口早已过去,目前形势下,言几又很难找到“接盘者”。但与此同时,公司不断被提起诉讼,近期新增多起被执行人信息,部分关联公司因为无可供执行财产,进入终结执行程序。

天眼查显示,11月至今,言几又的关联公司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江苏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已有多条限制消费令,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被执行总金额已超376万元。

另据公开的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未查到江苏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相关案件结果为终结该执行程序。

今年5至10月份,因为四川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言几又文化服务有限公司等公司与多家地产、装修、设备方的供应商存在合同纠纷,因“未按期履行指定履行义务”,均被列为失信企业。言几又CEO但捷作为上述企业法人被限制高消费。

从融资数亿元的辉煌时刻,到无财产可供执行,言几又迅速坠入“寒冬”。

网红书店的流量悖论

公开资料显示,言几又的前身是“今日阅读”书店,第一家店2006年开在成都紫荆小区,起初以租书、贩卖杂志和流行读物为主。

2010年前后,今日阅读转向复合业态,一个门店有30%图书+60%咖啡馆+10%创意产品,“图书销售和咖啡馆各占一半利润,不到两年便收回了成本”。

跨界咖啡、文创,让年轻人在这里一边喝咖啡,一边听讲座,打造的网红人设让言几又找到了流量秘密。于是从2014年起,以今日阅读复合业态雏形为基础的“言几又”门店上线,并在全国各地复制落地。

官网信息,言几又的门店范围覆盖华西、华北、华东、华南地区,涉及包含上述城市,以及天津、杭州、南京、南通、宁波、深圳、厦门在内的14座城市,总共近60家实体店。

除了言几又,西西弗、先锋书店、钟书阁等线下品牌也是网红书店模式的践行者,争做“美好生活方式的传递者”。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线下实体书店中的咖啡和文创毛利率一般可以达到60%以上,几乎是图书的2.5倍。但即便把咖啡+文创变成线下书店的标配,大部分店面也只能做到收支持平,原因在店面租金、人员工资和运营费用都不低,前期装修费用也是一笔不小开支。

而且,如何将打卡流量转换成实实在在的销售额,也是令网红书店头痛的问题。很多书店过来打卡的人很多,但入座消费者却并不多。

进一步而言,无论是怎么样的商业模式,书店依然是一种线下业态,需要的是大量的线下用户来书店消费。在疫情之后,网红书店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杀手锏,客流无法恢复必然引起经营困难。

在2020年3月份,但捷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疫情爆发后,因防疫,言几又关闭了大部分门店,从1月底到2月底基本颗粒无收,整个销售下滑了95%以上。

当前的关店潮之下,幸存者该如何找到出路?分析认为,书店需要放下网红身段,回归经营本质。

一方面,在扩张步伐、门店选址、装修等环节应该更加谨慎,严控刚性成本支出;另一方面,可以参考会员店、图书馆的模式,给顾客办理图书卡,使得会员费成为一条稳定的收入通道,在此基础上精细“书店+”项目运营,提升咖啡、餐饮、文化活动等盈利项目坪效。

以建投书局为例,其上海门店聚拢起很多优质文化资源,书店变身专业化的文化服务商,这部分贡献了约40%的营收。

有行业人士称,对言几又来说,关店不是最坏的情况,停下蒙眼狂奔,才能静下心来找到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线上冲击线下,阅读行业的未来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