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视频平台内卷自制剧,网剧制作商耐看娱乐能“耐看”吗?

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刷剧已成为大众普遍的娱乐方式之一,不少网友沉迷在刷剧的世界里。

文|松果财经

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刷剧已成为大众普遍的娱乐方式之一,不少网友沉迷在刷剧的世界里。在微博话题#无数次熬夜的原因#中,最高赞的回答便是“再看一集就睡”,足以见得剧集的魅力。

网剧作为剧集组成的一部分,近年来在中国也是发展得如火如荼。2016年《太子妃升职记》的爆火为乐视转化了数百万会员,仅仅为了观看大结局,就有220万人买单,此后网剧大有燎原之势。

据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剧上线数量同比增长13.86%,占电视剧数量的73%。从边缘到主流,这也间接地催生了相关企业的资本欲望。

近日,一家关于网剧及网络电影制作商及发行商耐看娱乐,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大众的视野。据港交所披露,耐看娱乐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请。

纵观中国影视行业,从2018年就开始进入调整期,经过近两年的去库存、重内容、强制作的调整,许多企业特别是头部企业业务布局日渐完善,这也就对行业内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一背景下,耐看娱乐迈出上市的步伐,它的表现究竟如何?在长短视频的两方“压制”下,耐看娱乐又能否破围而出?

背靠影视大市场,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

成立于2016年的耐看娱乐,是一家关于网剧及网络电影制作商及发行商,专注于制作、发行及/或共同投资网剧及网络电影以及对于院线电影进行共同投资,也是最早的网剧及网络电影业的市场参与者之一。

自成立以来,耐看娱乐专注于采用To C模式(即分账剧和网络电影的模式)的网络产品。分别于2018年及2017年开始参与制作首个分账网剧《等到烟暖雨收》及首个分账网络电影《伏狐记》,至此成为最早分别参与分账网剧及分账网络电影分部的市场参与者之一。

2021年也凭借《亲爱的柠檬精先生》和《扑通扑通喜欢你》分别获得2021年中国票房最高的分账剧、爱奇艺2021年票房最高的分账剧。

业务上,通过财报能够发现近两年耐看娱乐在有了明显的转变。自2020年开始,耐看娱乐的发力点由电影转向网剧,这或与当时疫情无法进行公共消费有关。也大众的需求有所联系,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剧集、电影分别位列收看时长第一和第六位,侧面反映出剧集在大众中的受欢迎程度。在大众的观看需求背景下,耐看娱乐也进一步调整业务重心。

得益于业务的调整以及市场的向好发展,2020年耐看娱乐网剧的收入首次超过了电视剧集,占据主导地位。在营收上实现大幅增长,由2019年1.32亿元增至2020年的2.6亿元,并在今年前九个月营收超过2020年总体水平,达到2.62亿元。

不过,正如耐看娱乐在招股书中提到的,其收益主要来自于中国网剧及网络电影的网络视频平台及第三方制作商和发行商,这也导致了耐看娱乐来自五大客户的收益占总收益比例过大,在2020年更是达到了95.7%,同期来自最大客户的收益占总收益41.6%。这并不利于企业长期的发展,因而对耐看娱乐来说,在后续发展中还需降低对五大客户依赖的程度。

但对于耐看娱乐来说,更多的压力来自于外部环境。自2020年以来,短剧集、微短剧、新形态剧成为网剧新风口,长视频平台纷纷加码自身剧集制作,在机遇和挑战的路口,耐看娱乐能否实现突围?

长短视频平台开启“内卷赛”,耐看娱乐还“耐看”吗?

一直在以来,大多数人对于网剧的印象就是“雷”,因制作成本低、班底业余、题材单一、剧情注水等诸多问题导致网剧的呈现并不如意。但是近两年来,一大批高质量的网剧向我们袭来,不管是《终极笔记》、《赘婿》、《御赐小仵作》、《我就是这般女子》,还是近期热播的《风起洛阳》都能看出网剧制作正在向精细化发展。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从2020年至2025年,剧集市场中网剧收入的占比将由人民币168亿元进一步增长至人民币272亿元,进一步惠及相关企业。

不过,如耐看娱乐等企业在受益市场的同时,迎接的挑战也不可小觑。

一是长视频平台自制剧集悄然增多,会降低对影视制作商的依赖。根据四大视频平台发出的2022年片单来看,平台的自制剧比例甚至超越版权剧,这也意味着长视频平台“独立”后势必会减少与相关影视制作商的合作,进一步影响到影视制作商的营收来源。

二是以短视频平台为主首纷纷发力短剧、微剧、互动剧进一步占据网剧市场。如2021年8月,抖音接连推出《恶女的告白》《柳龙庭传》等短剧,其中,《恶女的告白》一剧播放量为7.8亿,《柳龙庭传》为4.7亿。

三是网剧除了向精细化方向发展也朝着除爱情单一主线以外的其他多元素融合;明星加入网剧拍摄;同时系列剧、衍生剧、翻拍剧迎来高光时刻,倒逼这些影视制作商不管是在从剧本的改编开始,还是后期的选角、制作上都需更加地严格把关。

如《御赐小仵作》中融入更多的探案元素,总播放量达到7.2亿,豆瓣评分最到达到8.4分,并入选《豆瓣2021年度电影榜单》前十。《庆余年》、《风起洛阳》除了服化道的精致外更是里面包含了宋茜、黄轩、张若昀、宋轶等前线明星阵容,这也对网剧制作商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不过,作为拥有先发优势的耐看娱乐已累积丰富资源。财报显示,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耐看娱乐已储备多部网剧和电影用以未来的制作;并在IP方面已有十余部的累积以进行立体化开发。

在此之前,耐看娱乐也成立了NICE Partner Alliance,聚集了一大批聚集上下游顶尖行业人才,包括制作人、导演、编剧、后期制作效果专家及其他剧集和电影制作公司,如天下霸唱及烟雨江南等知名作家,工夫影业、天津十间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及北京译心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知名剧集及电影制作公司。耐看娱乐与其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能够在影视制作时相辅相成,帮助内容质量的提升。

且耐看娱乐是一家集制作、发行、宣发为一体的企业,能更好地确保高质量的网剧及网络电影,并在整个业务营运的各个主要流程中产生协同效益;而在有了最为主要的影片和IP储备,耐看娱乐在市场的大需求下依然有发展空间。

若耐看娱乐能够成功上市,在融资和资源方面都会获得进一步的提升,助力其在网剧/网络电影方面的发展。不过,一时刮起的网剧热并不能够支撑一家企业的长远发展,不论任何一家影视制作商,最本质的比拼最终都要落根于作品的内容上。

正如影视传媒行业分析师曾荣所说,影视上市公司在市场中获得影响力和竞争力的最根本原因是持续产出优质的内容作品,这是展开其他一切业务的基础与核心。只有根基稳了,才能获得更强抵抗冲击的能力,因而对耐看娱乐来说,在未来发展中更需扎稳根基,制作出更优质的内容,才能够在竞争对手的冲击下“不动如山”。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网络电影靠小屏幕逆袭,“优爱腾”找到新财富密码?
优爱腾芒“春节档”:备货齐全,但年味不浓
耐看娱乐冲刺IPO,七成收入源自网剧,能否穿越影视寒冬?
业绩收入严重依赖五大客户,耐看娱乐能借IPO说出好故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