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垂直类电商过冬

市场还会给他们时间吗?

文|鳌头财经记者 晓敏   

见习生丨君平

电商行业流量红利的消退是共识。

2021年本是疫情后中国经济恢复的一年,在国内国际双循环的背景下,零售行业成为国内经济循环的蓄水池,其中电子商务扮演着重要角色。

然而在平台型电商开始向纵向发展,触达供应链上下游,各类垂直类电商还在做流量生意。

裁员、退市,头部的垂直类电商断臂求生,更多的垂类电商没能跨过2021年,根据鳌头财经不完全统计,衣二三、环球易购等超过100家电商在2021年几乎销声匿迹。

活下来的垂类电商仍面临着平台类电商的早期问题,品控、内部治理等问题层出不穷,平台类电商走过的路、踩过的坑他们似乎还要再走一遍,只是市场还会给他们时间吗?

寺库退市仍未完成,拖欠供应商款项

2021年第一家撑不住的垂类电商是寺库,作为奢侈品电商,寺库(SECO)创始人李日学在今年1月份宣布将以3.27美元的价格对寺库进行私有化,私有化完成后寺库将从纳斯达克退市。

一年过去了私有化仍未完成,不过从目前的股价来看,寺库似乎已经没有私有化的必要了。

截止发稿时,寺库的股价停留在0.445美元/股,一年的时间,寺库的市值缩水了八成,还是从本不高的股价跌落至此。

12月20日,寺库收到了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资格部书面通知,由于其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在连续30个工作日收盘价低于1美元,公司已不在满足纳斯达克上市规则5450(a)(1)中所规定的最低要求。

曾经的“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从主动的私有化到如今被“一美元警告”面临被迫退市的转变,很大的可能是没钱了。去年9月,有供应商表示寺库拖欠款项长达半年之久,寺库则表示此举是有人刻意抹黑。

尽管在供应商款项拖欠上各执一词,但在拖欠用户款项上却是事实。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不少消费者表示寺库既不发货也不退款,最长的已经被拖欠了5个月,寺库给出的解释则是系统正在升级当中。

鳌头财经从消费者的投诉中得知,从去年10月到现在,寺库的系统仍未完成升级。

发发奇/红布林买量拓市,品控却跟不上 

市场中从不缺乏竞争者,有人倒下便有人站起。寺库进入寒冬,同为奢侈品电商的发发奇和红布林在2021年大举进攻。

其中,发发奇背靠奢侈品巨头和互联网大厂,红布林则以二手奢侈品为卖点。两家平台在拓展市场上采取相同的打法——流量平台买量广告。

“新的电商平台在早期的推广中买量是常见行为,尽管前期会堆高营销成本,但随着用户的增多其GMV也会随之上升,但买量不是长久之计,一段时间后平台应该将资金和精力的重心放到品控与服务上。”电商行业观察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遗憾的是,红布林在这一点上做的并不好。数据显示,2021年红布林GMV增加了5倍,与之对应的是投诉量的提升。

黑猫投诉上,关于红布林的投诉为2375条,投诉理由包括售卖假货、隐瞒成色、货不对板、掉包操作等。天眼查数据则显示,红布林涉及的法律诉讼中,36.4%的涉案案由为网络购物合同纠纷。

红布林的问题在于品控,发发奇则在于难从亏损泥潭中走出。2020年全年,发发奇净销售额同比上涨64%至17亿美元,但净亏损则达到了33.33亿美元。

发发奇创始人José Neves曾表示公司2021年将有可能达到收支平衡,其2021年的全年财报发布在即,创始人诺言能否兑现即将揭晓答案。

蘑菇街五年亏了50亿,裁员节流终有尽头

2021年进入尾声,不少互联网企业迎来了裁员潮,其中也包含主打女性市场的电商平台蘑菇街(MOGU)。前不久,一则微信群中流传的关于蘑菇街研发部门将裁员80%的消息在网上发酵。

事后消息得到证实,裁员属实,但比例并没有流言中那么大。有媒体报道,蘑菇街此次裁员比例约占总人数的30%。这并不是蘑菇街在2021年第一次裁员,早在去年4月份,蘑菇街就曾因业务板块调整裁员140人。

疫情之下,时尚消费遭到冲击,为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节流是无奈之举。在蘑菇街的内部信中其对裁员如此解释。可鳌头财经梳理财报发现,员工规模的缩小是近几年蘑菇街的常态。

历史财报显示,2017财年其拥有员工1311人,2019财年则下降到927人,到了2021财年更是只有605人。

裁员源于持续的亏损。历史财报显示,2019财年至2021财年,蘑菇街的亏损分别为5亿元、22.38亿元和3.28亿元,新近发布的2022财年半年报则显示其净亏损进一步扩大,达到了4.119亿元。在过去五年多的时间内,蘑菇街亏损额接近50亿元。

对于蘑菇街而言,裁员节流方式总有尽头,相较于2018年,其目前员工数量已不足当时五成,当蘑菇街裁无可裁的时候,又将面对什么?

结语

总体而言,垂直类电商有着独特的发展环境以及自身的桎梏。一方面,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个性化消费的升级是垂类电商的机会,但在另一方面,垂类电商在对外扩张和发展时又面临着更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来源于用户、供应链、体量以及平台类电商的竞争。

这种情况下,对于垂类的“专业”显得格外重要,专业不仅体现在供应链上,更应体现在运营能力上,但就目前而言,大部分垂类电商在运营上仍存在不小的问题。

奢侈品消费、潮流消费、女性消费,在垂类的赛道上总会有头部的玩家跑出,但在头号玩家出现前,活下去是首要目标。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垂直电商,只有诗没有远方
垂直电商,没有冬奥?
社区与电商“虐恋”,能修成正果吗?
寺库的陨落,是垂直电商的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