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飞书,南钉钉,企微声音听不清?

老二向老三看齐。

文 | 光子星球 张进

编辑 | 吴先之

经过市场检验和淘汰,钉钉、腾讯会议、企业微信(以下简称“企微”)脱颖而出,在技术上不断迭代更新,应用于诸多场景,在线教育、在线办公等成为时代新潮流。

后疫情时代,市场被教育过一遍后,协同办公迎来平静,阿里、腾讯各分天下似乎已成定局,这时,半路杀出字节跳动,旗下飞书一出场便迎来众多目光。

其中不乏雷军、罗永浩等一众名人为其站台,小米、新势力“蔚小理”也全员迁移到上面,一时之间,飞书成为明星产品。

钉钉依赖背后庞大的电商生态,与连接了个人微信的企微赢得第一轮胜利,逐渐形成各自的优势。以“DING”一下为显著特征的钉钉,吸引了注重“管控”的一批传统企业,企微依赖打通个人微信,帮助零售、房地产、金融等重营销型企业,连接企业与外部客户,向着打造企业私域流量方向发展。

一款办公产品,使用的是员工,决定买单的是管理者。钉钉和企微选择从上攻陷管理者,迎来第一轮胜利,面对强敌,飞书选择走群众路线杀出一条血路。

第二轮竞技场上,三者境遇各不相同。以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为例,钉钉迎合了一部分管理者对员工的掌控需求,飞书则依赖协同、信息流通赢得使用者的一致称赞,而企微夹在两者之间,既没有输出管理理念,也没有赢得员工的心,更多是一种基础沟通、营销工具。

但最近企微开始将腾讯文档、腾讯会议整合进来,学习钉钉、飞书做一站式办公平台,从散装到合并,预示着协同办公软件领域的的竞争愈演愈烈,企微开始求变。

连接还是束缚?

在这既to B又to C的领域,后发者企微并未跳出钉钉的禁锢,想要打动企业管理者。

例如钉钉最优功能是考勤打卡、流程审核、财务审批、报销等,企微最大优势在于让销售型企业连接用户、如何服务好客户。而在文档、信息协同等方面较弱。

许多用户都是因为公司领导要求,才开始使用企微、钉钉,而大面积个人用户自发使用飞书这种情况,在前两者身上很少出现。企微是一款以企业业务为重心的产品。

腾讯微信事业群副总裁黄铁鸣认为,腾讯企业微信定位不同于钉钉、飞书等平台,企微最明显的竞争优势所在,是同类企业内部IM产品难以替代的商业工具。

企微基于腾讯QQ时代的音视频技术与即时通讯技术而生,定位是企业内外连接器,连接企业与自己的消费者、合作伙伴、上下游供应商,甚至整个行业的同行。

该战略的背后,依然借力个人微信这一天然庞大流量池。在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