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687亿美元收购暴雪,腾讯有了新对手?

上帝给动视暴雪开了好多扇Windows。

文|伯虎财经 唐伯虎

“上帝关上了暴雪的door,就会给他开好多扇Windows。”有人这么形容微软对动视暴雪的收购。

1月18日,微软宣布,将斥资687亿美元收购游戏巨头动视暴雪。这是迄今为止,微软在游戏业务上砸得最狠的一笔钱,较2020年微软收购ZeniMax Media的75亿美元翻了9倍。收购完成之后,微软将成为全球第三大游戏公司,排在腾讯和索尼之后。

在走下坡路的动视暴雪有什么魔力?为什么微软愿意大手笔买入?

01 微软“钞能力”浇筑游戏野心

从1999年开始做游戏,微软已经在这个领域蹉跎了23年。

为什么说蹉跎呢?微软的游戏史,是一部实打实的“氪金”玩家攻略手册。目前微软的游戏版图,绝大多数是收购而来的。

最开始,微软与当时四大家用游戏机制造商之一的世嘉公司合作,将Windows CE授权其开发Dreamcast,但是Dreamcast很快在竞争中折戟。

1999年,微软自行立项,开始研发游戏主机Xbox。微软先是挖了世嘉团队,又用3000万美元收购了《光环》的制作商Bungie Studios,布局游戏内容。

当时,微软还曾动过收购任天堂的念头,但因双方对游戏行业的理解不同,谈判没有成功。

Xbox一代推出时,微软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不惜以每台299美元的价格亏本出售。一年后,为了打入日本市场,Xbox再次降价到199美元。最终,这一代产品耗费微软50亿美金,却打不赢索尼更早发布的PS1。

微软的“钞能力”在此后数年里持续发动。它一边给Xbox更新迭代,一边不断买入游戏公司,充实自研力量。

微软先是吸取教训,比索尼的PS3、任天堂的Wii早一年推出Xbox 360,本是占尽先机,却在三年后爆发了赶工造成的“三红”问题,致使68%的Xbox 360成品故障。微软只能花费11亿美元用于维修、退换机,直至推出改进版。

时间来到2013年,第三代产品Xbox one发布,但因为不支持向下兼容、强制联网、限制二手游戏片等规则,销量惨淡。

在这段时间里,它陆陆续续收购了任天堂的第二方合作伙伴RARE工作室、《我的世界》的开发商Mojang、《木偶快枪手》的开发商Twisted Pixel等游戏公司。

一直到现在,微软依然没有停下“氪金”之路。2020年,它用75亿美元收购Bethesda的母公司ZeniMax Media。今年它又把动视暴雪纳入麾下。

花了这么多钱,微软买到的当然不全是血泪教训,它还是有一些战果的,比如主机研发能力不断增强、游戏阵容日渐丰富。它2017年上线的游戏订阅服务Xbox Game Pass(XGP),已经拥有2500万用户,今年有望为微软创收近40亿美元。

微软2020年发布的Xbox series X|S也终于打破了销量怪圈,据主力游戏业的Niko Partners分析师Daniel Ahmad估算,这两款主机上市一年整体出货量已经超过1200万部,远远超过索尼的PS5。

在一切向好的势头下,微软为什么还要继续烧钱买入动视暴雪呢?仅仅是为了丰富XGP的游戏生态吗?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在电话会议上表示,这次并购意在从利润丰厚的手游业务中占据一席之地,微软看中了动视暴雪旗下的工作室集团King。

King是移动游戏行业最大的开发商之一,最著名的作品是《糖果缤纷乐》。收购之后,它将被并入Xbox Game Studios。

如此一来,微软的“消费者元宇宙”策略,就有了强力IP的支持。

02 动视暴雪,活得无力

动视暴雪实际上是由动视出版、暴雪娱乐和King组成的。在很多中国玩家心目中,最熟知的还是暴雪,以及它推出的《魔兽争霸》《炉石传说》等精品游戏。

在它比较风光的时候,九城靠着《魔兽世界》的中国代理权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且股价一路飙升。

游戏圈的人可能还有印象,2009年网易与九城争夺《魔兽世界》代理权,九城败北,之后其股价一路狂跌。反之,网易的股价则不断上扬。不难看出,当时的暴雪在游戏行业影响力十足。

不过,在2016年推出《守望先锋》之后,动视暴雪已经很久没出新IP了,只能靠着“吃老本”活着。去年11月,动视暴雪还推迟了《守望先锋2》《暗黑破坏神4》两款游戏的上线时间。

昔日传奇,终将陨落。导致这种结果的,一方面是它无法快速适应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另一方面,则是动视暴雪本身在组织管理上的问题。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动视暴雪的优势依然聚焦在PC端,在手游上探索的速度过于缓慢,出品质量也无法达到玩家的期待。《暗黑破坏神:不朽》,从2018年开始宣传,直到2021年11月才开启内测。

收购King后,这种局面有了改善,其在2021年三季度为动视暴雪带来6.52亿美元的净营收。不过,动视暴雪整体实力与其巅峰时期依然无法匹敌。

去年,动视暴雪还曾因性别歧视、同工不同酬、性骚扰等问题被美国加州公平就业及住房部(DFEH)起诉。

为此,动视暴雪解雇了37名涉及性骚扰或者其它不当行为的员工,另外还有44人面临其它形式的纪律处分。

此外,仅2021年下半年,动视暴雪就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罢工事件,涉及人数多达2000人,原因分别与不公平的薪资待遇和暴雪对《使命召唤:战区》工作室 Raven Software的突然裁员有关,这导致动视暴雪旗下多款游戏发生了计划外的停更。

当一家公司裹挟在纷乱的企业文化里,人们怎么相信它还有上升空间?对很多玩家而言,他们已经习惯动视暴雪变成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在这种时候,微软的收购对动视暴雪来说,很可能就此将它从泥潭拉出来。

首先,微软足够财大气粗。687亿美元虽是它经历的最大一笔收购案,但从测算来看,仅是微软14个月的利润,并且这笔收购采用的是全现金交易方式。

其次,动视暴雪依然能保留原有团队,且能借助微软强大的底层技术架构,这对它以后的运营也是有助益的。

难怪暴雪CEO科蒂克向员工发信息时会说“这笔交易将为我们带来无限可能”。

03 687亿美元,值吗?

资本对这起收购案的态度是矛盾的,收购信息发布后,动视暴雪股价涨幅高达30%,但是微软的股价却有所跌落。他们似乎相信微软能带动视暴雪起飞,却不看好后者带来的回报。

那么,从微软的角度考虑,这笔钱花得值当吗?

先说有利的几点,这笔收购完成后,从营收规模来看,微软就稳坐全球第三大游戏公司的席位了,未来超越索尼也是指日可待。对微软来说,这二十多年的氪金之路算是有盼头了。

并且,动视暴雪旗下的游戏将加入微软的XGP,使命召唤、魔兽争霸、暗黑破坏神、守望先锋等几款游戏的创作者也会加入Xbox团队。这将大大丰富XGP的游戏内容,微软也会有更多和任天堂、索尼在游戏主机方面竞争的资本。

虽然动视暴雪基本盘有点崩,但每款游戏还有几千万的活跃用户,其在全球依然拥有近4亿的月活规模。

另外一点,可能就如微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所说,“游戏是当今所有平台上最具活力和最令人兴奋的娱乐方式,并将在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收购动视暴雪,或许是微软为进军元宇宙下的一步先手棋。

综合下来,动视暴雪对微软搭建游戏版图的价值毋庸置疑。

值得注意的是,这687亿美金,看似仅是微软一年多的收入,实际上动用了它53%的账面资金,且较动视暴雪之前的股价溢价了45.3%。微软对这笔交易的重视不难看出。

而动视暴雪在2020年归母净利润为21.97亿美元,以这个数据计算,687亿美元相当于它31年的利润。如果后期经营无法改善,微软这笔资金回收周期的漫长无法想象。

加上动视暴雪很多主流游戏的主创人员已经出走,包括《炉石传说》首席平衡师Puffin、《魔兽世界》的首席任务设计师Johnny Cash等,团队留存下来的实力能否在微软接手后发挥正向作用很难把握。

此外,动视暴雪至今身陷企业文化风波里,有部分微软员工甚至担心动视暴雪的“可怕文化”在微软内部滋生传播。

不过,这笔交易之于微软,或许只是成功则锦上添花,失败也不过是用一年利润赌上一场的存在。

而对于动视暴雪来说,不论微软收购后能不能重现“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荣光,但它至少可以多过几年好日子了。

最后,说点有意思的事情。2019年,曾在微软工作了22年的Mike Ybarra跳槽到暴雪娱乐部门做CEO,现在他将随团队回归微软,以至外界认为他是微软派到暴雪的“卧底”。

此前,微软高管Stephen Elop跳槽到诺基亚,也是在诺基亚被微软收购后回归。

联想到2020年1月,前微软销售执行官Veronica Rogers加入索尼Play Station管理层。大胆推测,下一个该担心的,可能是索尼了?

参考来源:

1、互联网怪盗团:我认为微软能够经营好动视暴雪

2、雷科技:豪掷700亿美元,微软只买到了0.5个未来

3、网易科技:微软员工:担心动视暴雪丑闻会腐蚀自家企业文化

4、3DMGAME:微软CEO强调手游是动视收购的最关键要素之一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游戏行业诸神之战,腾讯游戏帝国的稳固与焦虑
腾讯、网易持续加码的元宇宙,不该只有游戏
687亿美元世纪大收购:一场疯狂的计划与救赎
微软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硬生生用钱砸下了游戏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