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能32年:数码相机寒冬,电动车续命

数码相机聚焦汽车。

文 | 唐伯虎

1月12日,佳能珠海员工收到一份通知,宣布关闭珠海工厂。

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工厂门口,一位佳能员工说,“里面没人办公了,剩下的人在结算员工的工资。” 

1990年,佳能珠海有限公司成立,之后逐渐成为全球数码相机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如今32年过去了,数码相机的辉煌,就像胶片相机一样,一去不复返。 

数码相机本是柯达的专利。1975年,柯达发明了首个数码相机,但因为3.6公斤的重量和不到1万的像素,以及长达23秒的拍照时间,已经在胶片相机占据7成市场份额的柯达选择了躺平。 

不过后浪索尼和佳能们,在胶片相机市场无望的情况下,只能一头扎进数码相机的赛道上。不巧的是,时代选择了数码相机。 

新世纪初,数码相机开始在国内流行,2010年,全球数码相机销量达到顶峰,超过1.2亿台。另一方面,2006年,柯达胶卷成为历史;2012年1月19日,柯达申请破产保护。 

柯达破产的这一年,珠海佳能的员工达到8000余人。数码相机在这一年正式宣告了自己的胜利了。 

然而,历史总是高度的重复和轮回。 

彼时,正值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小米等国内智能手机厂商冉冉升起的时候。谁能想到,作为功能机时代鸡肋的相机,在智能机时代居然变成了最大甚至唯一的卖点! 

但时代就是这样无情,它不扮演说书人,用不着向刍狗们解释,同时,时代给与每个人的机会又是公平的,只不过这次抓住机会的是徕卡。 

从早先与华为手机的合作,到后来小米、夏普,乃至高通,徕卡已经成为了智能手机界的香饽饽。 

有人成为时代宠儿,就有人落魄。在佳能的业绩表里,“影像系统产品”(主要是数码相机)业务,2019年的营收相比2011年的巅峰阶段,已经跌去了近4成。 

数码相机们,挤走了曾高不可攀的巨头柯达,却败给了手机。 

如果说手机注定了数码相机的衰落,那这次的新冠疫情,就成了压死佳能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CIPA(日本相机映像机器工业会)统计,2020年全球数码相机出货量为888.6万台,比2019年减少42%。作为大时代下避不开的案例,截至2020年底,佳能珠海的员工只剩下1317人。 

如今的珠海佳能,能留给当下的只有最后一丝感动。 

据一份署名为佳能珠海有限公司的《关于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优待方案的公告》网传文件所示,里面的补偿方案也很体面,按照“N+1”标准补偿,不设上限。 

据说,30岁工龄的员工有150万赔偿,平均一下,每年补偿金有5万。 

这份高于行业标准的补偿方案,甚至招来了“恶意补偿”的批评,被认为是扰乱市场。不过对于员工而言,确实是这个就业寒潮下的一次暖流。 

智能电动车可以替代数码相机? 

当然,要比惨,2019年“最惨的男人”肯定要甩佳能好几条街。 

这次,佳能珠海终止生产的是与智能手机相机替代性很强的小型数码相机。从价格和拍摄效果对比看,这部分入门级相机被淘汰是必然结果,2017年就有了同行尼康砍掉数码相机业务的先例。 

不过,在佳能的影像系统产品列表里,除了小型数码相机等产品,还有交换镜头、影像存储器等产品,不算是对这一业务的大清洗。 

此外,相比大众所熟知的数码相机,真正占佳能营收大头的其实是2B的办公制品及印刷业务。就算是在2011年,数码相机的光辉时刻,佳能的印刷业务也贡献了53.9%的营收。2020年,这部分业务仍贡献了57.1%的营收,而影像业务仅贡献了17.1%。 

不过,佳能的印刷机业务的一大问题就是增长见顶,过去十年,一直在2万亿日元上下来回,增长乏力。 

在印刷业务增长乏力、影像产品业务加速萎缩的大背景下,佳能也开始进行新的业务扩张。 

大概从2016年开始,可以看见产业设备和其他业务一项,开始出现新的增长。 

不过,佳能跨的最大一步,还是医疗业务。 

2016年,面对数码产品和印刷业务双重下滑的压力下,佳能把眼光放到了医疗器械这块,并斥巨资收购东芝医疗,最后因为违规被商务部处以30万处罚。 

最后,佳能只能以6655亿日元的价格收购东芝旗下的医疗设备部门,继续布局医疗设备行业。于是我们看到,在2017年的营收里,医疗系统业务实现从无到有,整体上拔高了佳能的营收。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从2017年以来,因为影像系统业务的大幅下滑,在印刷业务和医疗业务都举步不前的情况下,还是拖累了整体营收,四年连续下降。 

尤其此次疫情导致珠海佳能的数码产品直接砍掉,佳能的业务板块里急需一个新的业务承担增长大任。 

这就是佳能跨入火得一塌糊涂智能电动车的原因。 

近日,佳能宣布,其已与自动驾驶公司Tier IV签署合作备忘录,准备共同研发L4级自动驾驶技术以及相关的车载相机产品。 

佳能,正在利用自己摄像头的优势,在炙手可热的自动驾驶市场分自己的一杯羹。那这次,时代会眷顾佳能吗? 

相机巨头对焦汽车,谁能拿回镜头?

纵观当年的相机领域的巨头们,同样印刷业务见长的柯达,如今进军医药。陪伴佳能最久的两个同行索尼、尼康,在数码相机的寒冬下,也心情急切的转攻汽车相关领域。 

索尼无疑是做的最彻底的。 

2020年,在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开幕前,索尼正式对外展示了首款概念电动车Vision-S。不过,这款车更多的是展示索尼的自动驾驶技术,当时索尼开始加入激光雷达的全球竞赛中。 

刚刚过去的CES 2022,索尼不仅展示了Vision-S,还增加了一款新概念SUV车型Vision-S 02。同时,索尼集团宣布正式成立一个新部门Sony Mobility Inc,专注电动汽车,索尼CEO说:“我们正在探索索尼电动车的商业化。” 

索尼造车,已经提上日程,尼康也在汽车边缘领域探索。 

2018年,尼康2500万美元投资镜头制造商Velodyne,两者合作开发传感器和扫描仪,开始涉足自动驾驶汽车领域。 

2021年8月,尼康与激光雷达传感厂商Aeva达成战略合作,将把微米级测量与4D激光雷达技术应用到工业自动化上来。

在索尼已经造车,佳能进入自动驾驶领域的时候,同样面临相机业务困境的尼康何时加入,只是时间问题。

相机巨头们,都想从自动驾驶上切入智能电动车市场。不过尼康和索尼的案例也说明,相机厂商们虽然在视觉上拥有优势(据报道,佳能与Tier IV的合作,主要是为其提供车载摄像头),但是在激光雷达和传感技术上依然需要进行合作。 

目前自动驾驶技术上,除了特斯拉采用纯视觉方案,大多数车企依然采用激光雷达感知为主导的技术路线。而且,如果自动驾驶达到L3级别以上,使用激光雷达已是主流认知。就连过去一直走“摄像头+高精地图”纯视觉路线的百度,也开始与激光雷达制造商禾赛科技合作(集度汽车)。 

这也意味着,相机厂商有摄像头还不行,还需要与激光雷达厂商磨合,才可以拿下自动驾驶的入场券。 

如今,数码相机的时代已经回不去了,相机巨头的陨落已是注定。好在,这个世界符合“能量守恒定律”,数码相机上减少的镜头,现在开始装到了汽车身上,相机厂商们研发自动驾驶,算是追回这失去的镜头,殊途同归。 

在当下自动驾驶技术还处在L2辅助驾驶阶段的时候,佳能这次入局不算太晚。然而,在激烈的同行竞争下,要拿回曾经的镜头,仍然需要深厚的技术和恰当的运气。这次,谁能抓住时代的衣袖? 

参考来源:

每经头条:佳能关闭珠海大厂:相机败于手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佳能倒下?87岁挂帅救火,却亲手终结自创单反时代
尼康之后,佳能32年珠海工厂停产,相机之王们是怎么不行了?
索尼为何向魅族求助?或将补上索尼手机最后一块短板
300亿收购芯片厂,佳能还能继续“感动常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