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兄弟”品牌欲破地域限制,乡村基二次上市冲击中式快餐第一股

纵观乡村基的开店线路,似乎有困于西南地区之嫌。

文|投资者网 黄韵欣

编辑|吴悦

近日,乡村基快餐连锁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乡村基”)于港交所递表引起市场关注。此前,该公司曾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后私有化退市。公开资料显示,乡村基是一家中式快餐连锁企业。

在谈及西式快餐之时,国内消费者能够迅速联想到“肯德基”和“麦当劳”这两个品牌。而在对中式快餐连锁品牌进行调研的过程当中,《投资者网》发现,不同省份消费者给出的答案有所差异。

提到中式快餐,一名广东深圳的消费者表示,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品牌是“真功夫”。与此同时,另一名在福建福州工作的消费者则认为是“沙县小吃”。此外还有“小杨生煎”、“大碗先生”和“狗不理”等连锁品牌被提及。

由于我国疆土辽阔、菜系众多,中式快餐连锁品牌要想打破地域界限、达到全国范围内知名就有一定难度。头豹研究院《2021年中国中式快餐连锁行业概览》中表示,“需求多元化与供应链水平落后使得中国餐饮行业连锁化程度低,目前中式连锁快餐仍以地域发展为主,但消费、供给、宏观环境的变化结合中餐少SKU(最小存货单位,通常指一款商品)的特点,给中式快餐企业带来连锁化机遇,以乡村基为代表的直营模式中式快餐备受资本关注。”

双品牌欲打破地域限制   

董事长李红和乡村基的缘分,从上世纪的山城重庆开始。1996年,拥有餐饮行业经验的李红开设第一家乡村基门店,卖西式快餐兼杂各种汤面。几年后,经历门店定位转折,李红砍掉洋快餐部分,新规划的菜品口味还原川菜。此后二十余载,乡村基在不断摸索中成为了西南地区知名的川菜快餐品牌。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乡村基餐厅仍绝大部分位于重庆及四川,在重庆和四川分别有343家及222家餐厅,另还有37家餐厅位于陕西、贵州及云南等地。虽然是老牌快餐,但纵观乡村基的开店线路,似乎有困于西南地区之嫌。

或许也是为了突破地域限制,公司于2011年创立了另一品牌——大米先生。早年间,有媒体曾报道称,长沙四家乡村基更名为旗下品牌大米先生。公司向外扩张的策略,似乎经历了从借助原品牌知名度到打造“兄弟品牌”的转变。截至2021年9月30日,大米先生门店主要位于两湖、川渝以及上海等地,其中两湖地区分布的门店数量最多。

之所以将此两者称为“兄弟品牌”,是因为乡村基和大米先生在定价区间上差别不大,都以亲民实惠作为定价原则。美团显示,乡村基和大米先生的人均价格皆在20元左右,且两者都大多提供家常菜。在口味及菜品上,公司招股书表示乡村基提供融合了麻辣酸甜鲜香、口味丰富的经典川菜;而大米先生则推出湖南、江浙和广东风味的美食。

对比公司旗下两大品牌的收入效益可知,此前大米先生的单店日均坪效要低于乡村基,而截至2021年9月30日,大米先生的上述指标反超乡村基。此外,截至2021年9月30日, 大米先生的单店日均下单数量和翻座率也要高于乡村基。

从具体利润来看,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来源于乡村基的营业利润仍旧要高于大米先生。但从营业利润增长率来看,2021年前三季度乡村基的营业利润同比增长率约为87%,而大米先生同比增长率为829%,后者远高于前者。 

总体而言,乡村基是公司收入稳定的老品牌,但是可能面临地域限制及后劲不足的风险,而新品牌大米先生则似乎在以较快的速度发展当中。

收入及利润恢复至疫情前

自疫情以来,餐饮行业遭受较大影响,2021年的餐饮行业处于逐渐恢复的状态中,但挑战仍旧存在。山西手工面餐饮品牌九毛九半年报提及,“大部分现有餐厅于2021年上半年在疫情中复业。”烤鸭连锁餐饮品牌全聚德半年报表示,“2021年上半年全球疫情增速放缓,服务行业有所复苏,然而随着5月份德尔塔等变异株出现,给下半年全球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发展,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由于不同企业抵抗疫情的抗风险能力有区别,一部分餐饮企业在2021年恢复甚至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而另一部分餐饮企业则仍未能回到“过去”。

1.jpg从收入及利润上来看, 2021年前三季度乡村基的收入达到34.24亿元,已经超过公司2019年全年32.57亿元的收入;2021年前三季度乡村基的期内利润为1.63亿元,远超其2019年全年0.83亿元的期内利润。显示目前乡村基的财务水平似乎正逐步恢复至疫情前。

2.jpg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资本市场上虽不乏餐饮股,但现今中式快餐第一股花落谁家仍是未知数。除乡村基递表港交所外,安徽老乡鸡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老乡鸡”)和老娘舅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老娘舅”)也在跃跃欲试。安徽证监局文件显示,老乡鸡已于2021年9月与券商签订上市辅导协议,正式冲刺深交所主板IPO;而老娘舅则于2021年10月披露辅导备案公示文件,拟寻求A股上市。

事实上,无论走到哪里,中式快餐总是以各种形式无处不在,消费者在选择之时容易眼花缭乱,往往会综合考虑性价比、出餐速度、就餐环境以及安全卫生等方面因素。这也使得中式快餐市场常常面临激烈竞争。中式快餐连锁店的不容易在于,既要让食材供应链及菜品流程规范化,也要保持食客所重视的“锅气”。要想在一片红海中杀出重围,仅凭资本力量远远不够,曾在美上市后摘牌的乡村基,或许对此更深有体会。

对于餐饮业的投资,目前市场多处于观望状态,机构预测不尽相同。瑞银研报指出,“内地餐厅到店复苏进程缓慢,加上原材料价格压力增加,影响2022年预测毛利率,同时由于疫情,以及受累去年上半年比较基数高,故下调内地餐饮股的目标价及盈利预测”。瑞信发布研究报告称,“餐饮行业仍受疫情影响,但2022年初至今呈复苏趋势,相对2021年第4季稳定,相信行业最坏情况已过”。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当海底捞不再神奇
绿茶、捞王扎堆谋上市:资本能让餐饮行业变好吗?
“国内最大”中式快餐企业乡村基冲击港股,2021年前三季营收超34.24亿元
网友留言“吃鸡”立送百元会员卡,老乡鸡为何走不出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