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电科技被曝裁员约2000人,共享充电宝“三电一兽”没有好未来

与其苦守一个不见增长的行业,不如及时止损。

文|启盈门

近日,据蓝鲸TMT消息,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小电科技目前正在面临剧烈人事动荡,预计裁员约2000人,约占公司总人数的近40%,且未承诺赔偿。曾经火热一时的共享充电宝市场暗流涌动,在怪兽充电上市,街电与搜电合并,自成立以来,小电两度开启上市计划,但过程一波三折,目前其在港交所的招股书已显示为失效状态。小电科技何时才能走出低谷?

01 小电科技为何两度上市失败

一年前,小电科技曾试图冲击港交所共享充电宝第一股,但在2021年10月30日申请材料自动失效后,上市计划也被搁浅。

1、代理模式的布局落后于同行竞争者

对于共享充电宝来说,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因为产品功能相似,用户都是就近使用,所以最看重的还是点位分布的密度。为了抢占重点商家的点位,诸多共享充电宝地推团队都要经常忙到凌晨。

为了减小运营压力,各大品牌都在尝试推广代理模式。美团充电宝收缩直营规模,通过代理模式向三四线城市渗透;小电科技也砍掉部分直营业务,只在全国范围保留二三十个一二线城市,其余城市的所有直营点位,均由前线人员(BD)离职后成立的新公司“承包”。

压力转移到了代理商身上,一位三线城市的代理商直言,现在入局就等于赔钱,“给商家的分成已经从50%-70%涨到了70%-90%。每天都有代理商跑路,没人愿意当冤大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此前表示,本质上共享充电宝的市场已经趋于饱和,未来是个存量博弈的红海。

2、用户规模、点位数不占优势,频繁遭遇投诉

根据小电科技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电科技共享充电服务点位数已达71万个,投放充电宝近600万个,领先于同期的怪兽和街电。不过,最新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怪兽充电的服务点位达到82万,在线共享充电宝数为580万。同期,搜电和街电背后的竹芒科技,其全国在线商铺点位也合计突破百万,小电科技似乎已经丧失了点位优势。

02 共享充电宝市场“前景黯淡”

1、怪兽股价缩水九成

作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怪兽充电没逃过“出道即巅峰”的命运,2021年4月上市首日便跌破发行价,如今市值已经缩水八成。截至2021年8月20日美股收盘,怪兽充电的收盘价为2.84美元/股,较早前的IPO发行价累计下跌66.59%,累计跌幅接近七成。按此计算,怪兽充电的总市值为7.08亿美元,而IPO之时则为21.17亿美元。这也意味着,怪兽充电自2021年4月上市至今的总市值后已经减少14.09亿美元。

去年共享充电宝涨价的话题也频上热搜,价格从起初的1元/小时涨到了5-6元/小时,越来越多消费者不愿意再为共享充电宝的服务买单,“使用3次以上都可以直接买上一款全新的了”,有消费者在网络平台抱怨。

2021年6月,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反垄断局、网监司召开“共享消费”领域行政指导会,怪兽、小电、来电、街电、搜电等企业主体参加。会议指出,目前“共享消费”行业普遍存在定价规则不明确、明码标价不规范等不当行为,要求企业增强合规意识,规范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频繁涨价被叫停后,整个共享充电宝赛道发展也陷入僵局。

2、搜电街电合并,美团杀入,单一共享充电宝缺乏盈利模式

早在2017年美团就曾经涉足过共享充电宝项目,并且在石家庄、青岛等地开始了小规模测试。在共享充电宝已经形成了“三电一兽”的市场格局后,美团宣布卷土重来,于2019年8月再次杀入共享充电宝项目,行业竞争加剧。

2019年底,“三电一兽”合计占据国内共享充电宝行业96.3%的市场份额,整体行业竞争也趋于红海阶段。到了2020年,突然爆发的疫情对人们出行造成了巨大影响,这也冲击甚至重创了共享充电宝行业。因为商圈、旅游、社区、餐饮、酒店、影院等人流量大的行业场所都受到严格管制,要么关门歇业,要么门可罗雀,活跃用户量锐减的共享充电宝品牌企业也因此陷入了订单、营收断崖式下跌的困境。

作为“三电一兽”之一的小电CEO唐永波就在去年2月发内部信表示,“疫情对公司业务已造成致命打击,一方面收入骤降冰点,另一方面公司还有5000名员工工资以及供应链和各地办公租金等多项支出亟待解决。”共享充电宝历经数年发展,仍然只能依靠租赁模式本身赚钱,没有找到更多价值增量。共享充电宝盈利模式单一也是经营不好的重要原因。

3、智能终端续航能力加强,市场萎缩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谈婧认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技术进步导致成本变低,使得以往一些不能共享的东西,拥有了可以共享的场景。共享的对象,必须是社会闲置资源。从这个角度出发,曾经火爆的类似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玩具等,购买一大批新物品投放市场的项目,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

共享充电宝行业诞生的2016年,充电宝的使用场景决定了这一行业的诞生兴起与智能手机及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息息相关,2016年恰恰是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保持正增长的最后一年,也是移动互联网完成全面普及的一年。然而伴随着智能终端续航能力不断加强,以及租赁充电宝的成本越来越高,用户规模增速不断下降,市场大缩水。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从2017年的0.8亿人增长到2020年的2.9亿人,但增长速度却不断放缓,年增长率从104.9%降到56.3%,再降到15.6%。

进入2021年下半年,一边是用户投诉量不断增加,一边是各企业终未探索出一条能够持续盈利的路,行业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后记

随着快充技术、电池续航技术的不断迭代提升,无论是前者带来的产品制造成本上涨和使用时长缩短即营收下滑,还是后者大幅削减户外充电的焦虑,共享充电宝行业都正在遭遇来自“路人而非对手的挑战”。

在这更多不确定性面前,不仅是龙头老大也还没能看到终结战争走向胜利的曙光,整个行业也都有点慌了,充电宝企业想要突破当前瓶颈,或许转型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智能耳机、充电桩等都会是方向,与其苦守着一个不见增长的行业,不如及时止损,寻找柳暗花明的又一村。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监测发现十八款违法移动应用,涉嫌超范围采集个人隐私信息
怪兽充电股价缩水86%,小电被曝裁员:共享充电宝出路何在?
小电裁员传闻背后,共享充电宝陷入涨价与亏损怪圈
街电与搜电完成合并,母公司定名为“竹芒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