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网瘾老年”变成一门生意

想不上瘾都难。

文|惊蛰研究所 小满

最近两天,“被没手机的老年人整破防了”的话题登上热搜。话题相关视频显示,在疫苗接种留观室里,许多没有手机的老年人默默坐在椅子上无事可干,与旁边低头玩智能手机的年轻人形成强烈对比。

不过,还有一些网友分享了自家长辈沉迷短视频和网购,变成“网瘾老年”的事。而最近有相关人士建议,效仿青少年保护模式,建立短视频老年人 “防沉迷”系统。

一边是数字化商业高速发展进程中,老年群体被忽视。另一边是丰富的网络内容和电商消费造就了一批“网瘾老年”。反差从何而来?在移动互联网和算法主宰一切的当下,“网瘾老年”的背后又藏着一门怎样的生意?

01 被老年机拦在“网外”

表面上看,“没有手机的老年人”和“网瘾老年”之间最大的区别是“有没有手机”。这揭示出,厂商们针对老年群体推出的“老年机”,恰恰是阻碍老年人“触网”的主要障碍之一。

2021年,四川省保护消费者权益委员会从安全规范、易用性和耐用性三个方向对市面上的老年消费者手机商品进行了比较试验。测试发现,一些“老年机”存在按键设计不方便的情况。同时,一些厂商对“老年机”还存在刻板印象,认为功能越少、体积越小、字体越大、声音大、价格越便宜就越适合老年人使用,把早已被大众淘汰的产品提供给老年人使用。这使得一部分老年人,在信息化时代全面落后于数字化社会的发展。

至于主打老年人群使用的智能手机,尽管在功能上已经和普通智能手机同步。但复杂的操作系统以及无处不在的弹窗广告、虚假链接,让老年人承担了极高的学习成本。这实际上也反映出智能技术“适老化”的问题。

比如App中常见的验证码登录流程,在老年人使用时往往会因为验证码图片难以辨认而无法登录。又比如大多数智能语音功能仅能识别标准普通话,无法分辨老年人的方言口音。这些使用体验上的困难,都成为在老年人群中普及智能设备和智能技术的重要挑战。

2020年12月,工信部曾举行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新闻发布会,并宣布将从2021年1月起,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互联网应用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专项行动”。今年2月份,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2021年工信部在适老化改造方面,组织227家网站和App推出了字体放大、语音引导、“一键直连人工客服”等多种具有特色的功能。

不过,最近仍有行业人士指出,一些App的“适老化”改造流于表面,“首页的页面设置、字体、图标大小做了调整,也设了语音导航和‘一键接入人工’,但一进入二级界面又和正常版一样了。”而在这可能导致“错失”一个超过2亿用户的巨大市场。

02 老年网民将撑起千亿市场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超过2.64亿,占比18.7%;65岁及以上人口超过1.9亿人,占比13.5%。为了迎合新市场,华为、小米和OPPO等国产手机厂商,还推出各种同步工具,方便子女通过远程协作,帮助父母进行手机设置和操作教学。这些手机厂商们,也因此获得了不少老年用户的青睐。

事实上,不只是在销售硬件方面获得收益,资讯、短视频相关内容产业也为“网瘾老年”们打开新的大门。

“反正退休了,平时没什么事情干,喜欢看的电视剧都看好几遍了,现在就喜欢看看短视频和直播,玩玩小游戏。”60后的吴女士告诉惊蛰研究所,她平时除了吃饭、睡觉、出门买菜,基本上都通过刷短视频来消磨时间,每天光是看短视频的时间就有4、5个小时。“以前没有疫情的时候,还会出去打打麻将,但是现在疫情反反复复,不敢再随意出去,就只能自己在家找点事情做。”

据吴女士介绍,她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喜欢在抖音和快手上观看短视频和直播,还会在直播间下单购物。“像是家里的卫生纸、拖鞋,还有拖把这些日用品都是在直播间买的。有的人喜欢吃零食,也会在直播间里买些螺蛳粉、酸辣粉吃。”

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网民规模达1.1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43.2%。这其中,能够独立完成出示健康码/行程卡、购买生活用品和查找信息等网络活动的老年网民占比,已分别达到69.7%、52.1%和46.2%。

此前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老年群体触网研究报告》显示,老年网民互联网人均使用时长达3小时,有6.4%的老年人每天上网时间在7小时以上。而移动内容平台趣头条与澎湃新闻联合发布的《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中提到,日均在线超过10小时的老年网民人数已经突破10万人。

当电商和内容平台陷入流量荒的时候,“网瘾老年”们反而以“新人”姿态送去重要的用户增长和转化支持,但也由此产生了一些矛盾。

03 “网瘾老年”:孤独的沉迷

“小时候我经常因为看电视不吃饭被我妈骂,现在我俩换了身份,我妈看短视频、直播,看得舍不得放手机,每天吃饭都要喊她好几遍。”据80后丽丽介绍,自从接触到短视频以后,她的母亲就有些无法自拔,不论是洗衣做饭还是做其他家务,手机都得放在旁边。“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也要看,不看就睡不着,好几次半夜起来发现她人躺在床上睡着了,但是手机里还在播放短视频。”

沉迷于网络短视频,充其量只是耗费了老年人更多的时间,而一些低质量的内容,已经对其他家庭成员造成了严重影响。丽丽说,之前就有一次母亲到处说要打仗了,让家里人都赶紧屯粮食,后来才知道她是把一些谣言短视频信以为真,“这种事情,让人根本不敢相信她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除了对网上的信息深信不疑,丽丽的母亲还经常转发一些情感内容到朋友圈和家族群,同时还不忘“点名”丽丽跟她说一些大道理。“催婚、催生孩子的视频不知道发了多少次了。最常见的就是一个女演员在镜头前讲孝道,说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但是这个女演员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而这种低质量内容反而很对我妈这种年纪的人的胃口。”

此外,“网瘾老年”们还是直播带货的重要目标人群。“9块9 带甩干功能的拖把桶、15块两双的棉拖鞋,反正都要用到,这么便宜不买白不买,而且视频里面看上去感觉质量还不错。”谈及直播购物的经历,吴女士的情绪有一些激动,她表示自己之前在直播间低价买到的一些商品,后来都发现质量上都不约而同地存在瑕疵。“拖把的把手尺寸不合适,拖地的时候总容易掉。棉拖鞋穿上就开始掉毛,里面的填充物还会结块。”在遭遇这些被“坑”的经历后,吴女士现在看直播购物都会格外谨慎。

其实,老年人看直播购物被骗已经是高发事件,而类似的套路几乎是从以前的电视购物中继承而来。保健品、药品因为平台限制,已经很少再见到。但是各种宣传可以稳定增值的名人字画、硬币徽章等收藏品,以及能够起到防癌、转运作用的翡翠玉石首饰,仍然吸引了不少老年人下单。

早在2019年时,腾讯110平台曾发布《中老年人反欺诈白皮书》,其中提到腾讯110平台当年仅上半年受理的中老年人受骗举报就超过2万次,其中97%的受骗者曾遭资金损失,金额从百元到数万元不等。在将来会更多老年人“触网”的大趋势下,如何确保老年人的财产安全,将是全行业需要严肃面对的问题。

无论是“被没手机的老年人整破防了”,还是“网瘾老年”在网络世界遭遇各种诱惑和隐患,最根源性的问题是老年人在缺少陪伴的环境下,容易产生孤独感。《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指出,“老年人退出社会职场生活,闲暇时间增多,孤独感更为强烈,因而他们倾向于用娱乐、情感内容来充实生活。在他们关注的娱乐内容中,更偏爱家庭、子女等主题。”

与此同时,精于算法的内容提供商和平台们,早就注意到老年人能够贡献平台活跃、用户粘性和流量变现的商业价值,于是借助用户行为分析,持续推荐精准内容将上网新手快速培养成“网瘾老年”。并且由于“触网”时间短、经验匮乏,老年网友更容易被套路,且很少在权益受到损害后积极维权。

“网瘾老年”是一个需要重视的社会现象。它既反映了老年人进入退休生活后的孤独处境,也引发了人们对移动互联网时代,是否继续放任“算法霸权”的思考。如果连有着丰富人生经历的老年人,都无法避免成为“网瘾老年”,那么还有什么不能被做成一门生意?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以上人名均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重启电商战略,微博能否冲破流量桎梏?
字节跳动改名抖音集团,今日头条成鸡肋了?
搜狗地图关闭,折射百度地图、高德地图变现之难
互联网的“快”如何兼容银发赛道的“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