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为何频频传上市计划?缺钱还是刷存在?

不过是博取大众眼球的手段罢了。

文|启盈门

近日,有报道称,货拉拉将以100亿美元的估值寻求新融资,将在IPO前寻求约5亿美元的新资金。此前,货拉拉多次被传出上市计划,但均表示,“没有具体的上市计划和具体上市时间表。”

货拉拉因为女乘客跳车死亡上热搜之后,很久没有重大消息了。但是,涉黄、载人被罚等投诉倒是接二连三地发生。尽管货拉拉业务线开展至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但对于大众而言,最熟悉还是货拉拉搬家业务。后疫情时代,货拉拉能否支持起100亿美元估值?

01 一手融资,一手处理危机

行业内知情人士表示,货拉拉正在评估潜在投资者的兴趣。这些知情人士同时强调,相关讨论仍在进行中,融资目标和估值等仍有可能发生变化。

去年6月曾有报道称,货拉拉已秘密提交IPO申请文件,计划赴美上市,至少融资10亿美元。但一个月后,又有知情人士称,货拉拉正考虑调整上市地点,从美国转移到中国香港,以避免较长时间的IPO推迟。

货拉拉创建于2013年,按需提供面包车叫车和快递服务。据其网站显示,该公司在亚洲、拉丁美洲和美国的24个市场开展业务,拥有超过70万名司机合作伙伴。

从融资历程来看,货拉拉从创立以来已完成多达7轮融资,累计融资达9.75亿美元。其中不乏一些业内知名机构,例如,顺为资本为货拉拉C轮融资领投方;高瓴资本领投了货拉拉D1轮融资,并在过去3年连续多轮投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了D2轮。2020年,货拉拉从高瓴资本和红杉资本中国。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5.15亿美元资金。当时,货拉拉寻求的估值约为80亿美元。

连续融资,市值估价持续增长,这对于资本市场还有货拉拉本身来说或许是个好事,不过,这些钱货拉拉并没有拿来放在安全的本质问题上,而是忙着圈和无限扩张。货拉拉一边着急融资,一边着急应对危机公关。伴随着数字的增长,货拉拉的安全问题、隐私问题、收费问题等诸多问题频繁登上热搜。

2021年2月10日,“货拉拉女孩跳车死亡事件”在网络发酵,大众对货拉拉的吐槽再一次浮出水面。因为种种摩擦,导致货拉拉的客户和搬家司机的矛盾事件频发。在黑猫投诉平台上,针对货拉拉的投诉量超过3200条,近半数是来自用户对司机的投诉。投诉司机的理由主要集中于损坏货物、丢失货物、恶意加价、语言攻击辱骂等。

作为一家即将上市的公司,货拉拉的融资额和市值屡攀新高,其原本可以在安全问题上花一些钱、花一些精力杜绝类似的事件发生,让用户和司机放心。毕竟之前诸如此类的负面新闻也时常爆出,然而货拉拉面对事故一贯的风格是“甩锅”,很多案例甚至付出了惨痛代价。

02 货拉拉融资做什么?模式是否可持续?

货拉拉融资究竟是干什么?货拉拉创始人兼CEO周胜馥介绍说,“市场扩张,尤其是向四五线城市的业务下沉会继续加速,我们深信移动互联网对中国货运行业改造还远未结束;同时,货拉拉也会坚持在物流链条上探索创新,支持多业务品类的纵深发展,并在物流数智化上持续投入。”

经过7年多的发展,截至2021年3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63座中国城市,平均月活司机58万,月活用户达760万。总员工人数超过万人并仍在持续扩张,开展的业务类型已从同城货运扩展至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赁及车后市场服务等多个领域。

货拉拉以“分拨单+一口价”的组合拳,改变了传统跨城货运的定价规则。通过用户下单,司机抢单,由平台根据市场价格水平和供需情况定价的方式,将价格决定权交给市场供求关系。不过归根到底货拉拉只是一家信息中介,撮合交易而已,他们只对接需求,不提供司机、车辆和搬运工。

突如其来的疫情曾重创物流行业,货拉拉的平台单量在年初曾一度下降93%,在2021年2月份的亏损金额高达1亿。

最开始货拉拉专注同城送货,但由于货运市场竞争压力增强,原有市场难满足企业发展需求,曾经专注C端生意的货拉拉,开始发力B端,从“整车”向“零担”、“同城”向“跨城、跨省”转变。2020年6月,货拉拉便推出了“货拉拉物流”,除了为个人,还为企业解决50KG以上的跨城货物运输需求。原有的盈利模式已经难以负荷货拉拉庞大的体量,再加上疫情的重创,只能不断延伸业务量,扩大业务范围来寻求突破。

03 货拉拉竞争对手是谁?

货拉拉的难不仅仅在于业务量的下降,频繁发生的负面新闻,还有竞争对手的围追堵截。互联网+同城货运赛道在2015年开始起步,仅2015年上半年就有超过20家货运O2O企业获得融资,此后上演了一场惨烈的“百团大战”。绝大多数企业已经消亡,仅货拉拉、快狗打车(原58速运)等为数不多的企业从中突围,发展到现在,货拉拉面对的竞争对手主要有三家,一是滴滴货运,二是满帮,三是快狗打车。

首先是滴滴货运有着滴滴打车的基因,庞大的用户群体作为先天优势,大有一副后来者居上的态势。2020年6月,滴滴陆续在成都、杭州、上海等8个城市上线与货拉拉一致的同城货运、搬家业务,平均每天完成10万多份订单。付强担任CEO兼“城市运输与服务事业群”安委会主任。他曾是网约车平台公司的CEO,滴滴核心业务的负责人,足以看出滴滴内部对城市运输业务的重视。

满帮集团成立于2017年11月27日,是江苏满运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运满满)与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货车帮)战略合并的集团,并于2021年6月22日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IPO募资近16亿美元,是首个数字货运平台上市企业。满帮属于老牌城际货运玩家,2月16日,据媒体报道,满帮集团正筹划二次在港上市,最快本月内提交上市申请,预计集资约10亿美元。专注B端、深耕干线长途货运生意的满帮集团,后期也进入同城货运赛道,与货拉拉正面竞争。“运满满”正式其旗下运力版块平台。

58速运自从2018年更名为快狗打车引发风波后,又传来业务增长乏力、大规模裁员的消息,而且融资进展相对缓慢,上一轮融资依然停留在2018年7月。从内部来看,快狗打车持续亏损。2018 年、2019 年、2020年及2021年前四个月的营收分别为 4.53 亿元、5.48 亿元、5.30 亿元、1.93 亿元。同期净亏损额分别为 10.71 亿元、1.84 亿元、6.58 亿元、2.53 亿元,合计亏损21.66亿元。与货拉拉存在同样的问题,在黑猫投诉上,针对快狗打车的投诉量为3480个。众多司机投诉快狗打车克扣押金、不退保证金、不派单、不支付运费等问题。用户端则涉及绕路多收费、坐地起价、虚假接单等问题。

货拉拉的安全、服务等问题一直是达摩克利斯之剑,“女生跳车身亡”事件的负面影响一直未消除,频繁爆出融资信息只不过是货拉拉用于博取大众眼球的手段,在大肆扩张的同时做好安全服务问题才是根本。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满帮公开递交IPO招股书:同城货运行业激战,八部门联合约谈
估值20亿美元,快狗打车将成“货运第一股”?
货拉拉“乘客”跳车疑点重重,安全监管成短板
2021,同城货运战火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