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印度独角兽冲到了100家

转折点是2021年。

文|投资界PEdaily 杨文静

这一幕还是出现了。

最近VC圈常常聊起一个现象:印度独角兽正在迎来大爆发——仅仅2021年,印度就跑出44家独角兽,相当于此前10年的总和;而2022上半年,印度跑出近20只独角兽,几乎一两周就诞生一家独角兽。

其中最新轰动的案例是,印度社交媒体独角兽ShareChat刚刚宣布获得由谷歌、时代集团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投资的2.55亿美元。凭借50亿美元估值,ShareChat一举成为印度互联网史上估值最高的企业之一。

至此,印度独角兽总数已经超过100家,在全球排名前三,仅次于美国和中国。其中,互联网领域是印度最大的独角兽工厂——截止2021年,互联网创业公司在印度独角兽俱乐部中占据74个席位,占比也在8成以上。

一年跑出44家,互联网最多,印度正批量生产独角兽

曾几何时,印度独角兽并不是一个性感话题。2010年,印度诞生历史上第一家独角兽创业公司——在线旅游公司MakeMyTrip。然而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印度独角兽生长速度缓慢,每年数量屈指可数。

真正的转折点是2021年。印度研究机构Inc42 Media数据显示,直到2020年,印度所有独角兽企业的数量还只有37家,然而2021年,印度独角兽迎来罕见大面积爆发,一年就跑出44家,同比增速达到了383%,相当于此前10年的总和。

进入2022年,印度仍然以每一到两周新增一家的速度催生独角兽。仅2022上半年,印度跑出近20只独角兽,覆盖消费、教育、金融、电商、物流、游戏等赛道。

今年印度的第一家独角兽企业是一家母婴护理品牌——MamaEarth,公司在获得红杉印度领投的5200万美元融资后,估值约为10.7亿美元。这也是印度为数不多的有女性联合创始人的独角兽公司。

MamaEarth诞生于一对奶爸奶妈。在给即将出生的第一个孩子买日用品时,前印度联合利华公司高管Varun Alagh和妻子Ghazal发现,市面上几乎每一种产品都含有对新生儿有害的化学成分。为此,Alagh夫妇决心自己做一个安全的天然植物基产品。2016年,MamaEarth正式创立,主要生产婴儿和妈妈的洗面奶、润肤露等多样护理产品。成立6年,这家独角兽正在走向IPO。

随后,人工智能和分析解决方案提供商Fractal、教育科技公司LEAD、社交电商平台DealShare和人力资源技术初创公司Darwinbox相继成为印度新晋独角兽。2022年一季度,印度新增13家独角兽企业,创业投资金额合计117亿美元,前两个月几乎每五天就会增加一只独角兽。

今年5月,印度第100家独角兽诞生——Neobank Open。这是印度一家新生代数字银行,平台全程采用纯数字或纯手机端操作,主要为中小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平台所能提供的服务几乎覆盖了所有银行金融业务。当月,Open刚完成一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由IIFL领投,老虎环球基金、淡马锡、3one4 Capital跟投,估值10亿美元。

6月,印度备受关注的教育领域又跑出一只独角兽——PhysicsWallah,估值11亿美元。PhysicsWallah创始人是著名YouTube STEM教育家Alakh Pandey,早年间他敏锐地意识到,印度教育市场虽然已经进入红海区,但经济基础稍微差一些的二三线城市学生仍然上不起培训课。于是,他将培训教育带到下沉市场,凭借低价学习产品在印度较小城镇赢得了大量用户。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印度出现大规模教育公司裁员潮,PhysicsWallah是为数不多还能继续融资的公司。

粗略算下来,从2022年开始,还有全渠道家居装修平台Livspace、自动化平台Uniphore、开发者工具平台Hasura、物流运营服务商ElasticRun、信贷平台Oxyzo、营销自动化SaaS平台LeadSquared等10多只独角兽相继出现。

至此,印度独角兽总数已经超过100家,其中互联网领域是印度最大的独角兽工厂。值得一提的是,这100家印度独角兽总共筹集了超过900亿美元风险投资资金,总估值约为3330亿美元。在印度创投圈内,字节跳动作为中国第一大超级独角兽估值3500亿美元,目前仍然超过印度前99家独角兽的总估值。

“中国模式”席卷,印度版微信、拼多多、小红书...来了

印度为何在两年内迅速跑出50多只独角兽?

客观原因是自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席卷印度,大大加速了印度社会的数字化进程,民众开始接受网上购买食品,消费教育、影音、资讯、医疗保健等在线服务。而深层次原因,我们或许可以ShareChat身上能够略窥一二。

ShareChat创立于2015年,彼时当地政府分别推出了“创业印度”与“数字印度”两项倡议。事实上,这一年前后也正是印度多家独角兽企业成立的时间段。

一次偶然机会,ShareChat安库什看到Facebook一位明星话题的帖子后面,粉丝们不顾隐私留下上万条电话号码,以寻求拉群沟通。这让他和两个伙伴意识到,或许有一群用户更需要贴合自己语言的内容平台,他们不熟悉英语,但却对新社交软件有着强烈需求。于是,一款针对聊天内容共享的本地语言社交平台,ShareChat诞生了。

彼时,印度互联网开始迎来爆发,给了当地独角兽发展的土壤。2016-2021年,数据显示的印度网络用户、智能手机的年均增速分别为124%、132.2%,远高于美国、中国与东南亚。当千千万万的印度用户第一次接触互联网,ShareChat乘上了这股东风,逐渐占领市场。

这也是很多印度独角兽崛起的关键原因。据FT中文网报道,印度是全球电信资费第二便宜的国家,廉价的本地电信流量加上廉价的中国智能手机,大幅降低了民众上网的门槛。

而复刻中国甚至海外的商业模式,则是印度本土独角兽身上的烙印。ShareChat曾经是称为“印度版微信”,后面又大举发力短视频。“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短视频市场的规模,80%的互联网用户会每天使用短视频产品。” 创始人安库什曾在采访中表示,这是一个被中国验证了的商业模式。

这并非个例,印度另一只DealShare曾被叫做“印度版拼多多”。DealShare 最初以WhatsApp为主要社交渠道的电商平台,用户来自二三线城市的中低等收入人群,主要运营模式与拼多多的团购业务十分相似。DealShare成立于2018年,这一黄铮正带领拼多多登陆纳斯达克,风头一时无两。

无独有偶,当年Paytm的创始人维杰·沙尔玛在中国香港听到了一场关于支付宝和淘宝的演讲,大受启发。回国后,维杰·沙尔玛开始研究这两个中国平台,并结合印度消费情况加以创新,在2010年创立了Paytm,缔造了“印度版支付宝+淘宝”。如今,Paytm发展为印度最大的数字支付公司之一,拿下了阿里巴巴、蚂蚁集团、软银、巴菲特的多轮融资。

这样的例子在印度不胜枚举。

2016年,“印度版小红书”Trell横空出世,成为印度第一个以本地语言分享生活方式的社区。Trell结合当地社交习惯,打造了以本地语KOL为核心的内容、社区和商业平台,用户数在6个月内实现近5倍增长。今年2月,“印度版滴滴”Ola拿到150亿卢比融资,估值达73亿美元,并计划于今年上市。这是由孟买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毕业生Bhavish Agarwal和Ankit Bhatti共同创办的一家网约车公司。

2021年,印度最热项目Zomato成功实现本土IPO,这起初是一家大众点评与外卖配送业务的平台,被称为“印度版美团”。2015年,Zomato上线送餐服务,此时,中国的饿了么已经成立6年,美团外卖上线两年。

去年7月,Zomato在印度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达132亿美元,创始人Deepinder Goyal成为印度的新晋亿万富豪。

“中国消费互联网的经验是可以复制到国外去的。”北京一家知名VC机构合伙人曾向投资界提到。他认为,借鉴已经成功的中国模式,再结合当地情况加以创新,在另一个不同的文化空间里诞生出新产品,这便是“Copy from China”。所以从印度独角兽爆发中,我们能依稀看到十年前中国移动互联网爆发的景象。

VC/PE进军印度,老虎、软银、红杉扫货

“投资印度就是投资10年前的中国。”这句话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被VC/PE挂在嘴边。彼时,国内一批VC开始筹划出海,大家普遍会提到孙正义的“时光机”理论。在他们看来,印度就像是曾经的中国,当年在中国市场上爆发的互联网红利会同样在印度上演。

美元基金首当其冲。比如ShareChat的融资超过14轮,投资方包括老虎环球环球、淡马锡、腾讯投资、五源资本、谷歌、推特等知名美元基金及全球头部互联网企业。数据显示,海外基金在2021年向印度初创公司投入超350亿美元,活跃的投资方主要是老虎环球基金、软银、红杉印度、GGV、Accel以及谷歌、亚马逊等全球互联网公司。

其中,老虎环球基金最为凶猛。2021年,老虎环球基金在印度投出17家独角兽企业。仅在今年6月,这家美元巨头就领投了印度信用卡独角兽Slice的C轮融资,参与了印度金融支付平台PayGlocaB轮融资、还有B2B 制造及自动化公司Groyyo的A轮融资。

曾有消息称,老虎环球已为旗下一只名为Private Investment Partners 15的基金筹集了110亿美元。据了解,该超级基金将主要用于投资美、中和印度的互联网技术初创公司。不久前,红杉印度也宣布完成募集两支新基金,其中一支就是20亿美元的印度基金。

软银更是占领了印度独角兽的半壁江山。梳理印度支付平台Paytm等估值排名前二十的独角兽,有近一半都能看到软银的身影。2021年,软银在印度投资了30亿美元。在此之前,软银与淡马锡已经在2019年成立了印度办事处。

产业资本也不遑多让,谷歌、推特、Meta、微软,以及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小米等国内头部企业CVC也瞄准印度初创企业,投出Meesho 、Byju's、Zomato、OYO Rooms等多只独角兽。CVC的争抢要比VC更加激烈——印度市场,有望成为他们的下一个根据地。

不过在更多VC眼中,印度是冒险乐园,也可能是一片伤心地。众所周知,印度国土面积298万平方公里,1652种语言和方言,200多个民族,现实情况比投资人们预估的还要复杂。在投资上,有时风俗文化和政治经济环境的差异,往往会成为一道很难迈过的巨大沟壑。

如何适应印度当地政府监管,也是主要难题之一。今年4月30日,印度监管机构宣布,由于小米(印度)非法向境外机构汇款,将扣押小米印度公司银行账户中555.1亿卢比(约合48亿元人民币)的资产。此事件已不是小米第一次在印度受到侵扰。

此外,随着资本涌入,印度VC市场已经泛起泡沫。此前一位中国投资人透露,之前印度有一个本土社交项目被抢得很厉害,他们开出的估值是7000万美元,但是对方自定估值2亿美元,后来拿了几个TS,最终5亿美金估值成交。

印度独角兽们正在被迅速“催肥”。据悉,从公司注册到估值达到10亿美元,B2B在线市场Udaan只用了26个月的时间,成为印度最快跻身独角兽行列的创业公司。

某种程度,看似遍地机会的印度更像一个VC“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而里面的人想出来。事实上,已经有一些VC选择离开印度,转战东南亚市场,比如新加坡、越南、印尼等地。根据过往经验,印度独角兽大爆发背后,除了造富神话,还会伴随着更多血淋淋的教训涌现。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