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枫弄丢了“天才基本法”

对于正处于上升期的00后小花来说,这样的评价来得太早,值得张子枫警惕。

文|壹娱观察 丫老师

被视为“00后小花第一人”的张子枫,没想到在这个夏天,遭到了演技反噬。

热播剧《天才基本法》是张子枫在征战大银幕多年之后,进一步稳住内娱观众缘的尚好选择——不俗的演员阵容和制作团队、新颖的时间漩涡题材,再加上原著小说的超高人气。

《天才基本法》不仅是张子枫今年与观众见面的第一部影视作品,也是她继《小别离》后,阔别小荧屏6年之后第一部主演的电视剧作品,还是她成年后的第一部电视剧作品。

目前来看《天才基本法》口碑和热度尚可,但外界对于张子枫的表演却意外地出现了一些比想象中多得多的批评声,其中有一条评论得到很多人的赞同——说她和自己的“爸爸”黄磊一样,演谁都是自己。

那么,究竟是张子枫选择了一个不适合她的项目,还是她的表演真的落入了某种套路。

但不管怎样,对于正处于上升期的00后小花来说,这样的评价来得太早,值得张子枫警惕。

张子枫把《向往的生活》带进《天才基本法》

《天才基本法》目前豆瓣评分7.3分,在国产剧领域里已经算是中上游的成绩了。

该剧讲述了一个穿越平行时空的故事,张子枫扮演的林朝夕,要在“芝士世界”和“草莓世界”两个平行时空里进行三次穿梭,在“草莓世界”中,她是大学毕业生,在进入“芝士世界”时,她第一次穿到了小学生林朝夕身上、第二次是高中生林朝夕。因为剧中还安排了一段“芝士世界”林朝夕向“草莓世界”林朝夕喊话的剧情,所以张子枫要扮演至少三位“林朝夕”,虽然三位“林朝夕”有共同的特质,但因为经历不完全相同,性格、行事上又略有差异。

对于演员来说,既要把三位“林朝夕”演出差异,又要在一个“草莓世界”的林朝夕身上演出因为穿越时空所带来的人物成长和改变,着实挑战不小。放眼内娱,年龄合适又能完成这样有难度的表演的女演员的确没有几个。

而张子枫,年龄合适,偏幼态的外形让她扮演高中生没有违和感,其在《你好,之华》中就有过分饰两角的经验,这个角色还拿到了金马女配提名,从纸面条件来看她确实是合适的人选。

但张子枫在《天才基本法》中的表演,却没能符合预期,诚如观众所言,剧中她的演技飘忽不定、忽高忽低。

张子枫善于传达人物细腻的情感,几场重要的爱情戏、亲情戏,她都表现得不错。

有一场她和张新成的对手戏,“草莓世界”的林朝夕和裴之久别重逢后,经过了“芝士世界”一番历练的林朝夕虽然已不再向之前那样唯唯诺诺,但面对裴之还是会不知所措。当裴之又要离开时,张子枫的处理是,情急之下先是一把抓住了张新成的手腕,然后改为攥住他的衣角,用空着的那只手的手背抹了一把不自觉流下的眼泪,压着哭腔让裴之“把话说清楚再走。”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她对于两位“林朝夕”隔空对话的演绎。第20集、21集里,“芝士世界”里的林朝夕给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出现,占据自己身体的“草莓世界”林朝夕录了一段视频。这个情节是原著小说也不曾有的。对于没什么出场机会的“芝士世界”林朝夕,张子枫演出了她活泼、古灵精怪的一面,但提到自己身体被占据,自己人生被改变,自己不得不时时刻刻与平行世界“作弊”的自己做比较时,她的委屈、愤怒无从发泄,也不能与外人道,最终只化成了一句“成年人欺负小孩。”

而草莓世界的林朝夕看这段录像时,从一开始的饶有趣味,到因为“芝士世界”林朝夕略带恶趣味的捉弄而感到害怕,再后来被指责,得知自己占据了另外一个自己的生活所产生的愧疚和一系列复杂的情绪转化,张子枫都完成得很好。

虽然目前该剧还没有播完,但估计这就是张子枫在全剧演技最高光的时刻了。原小说里,父女情是核心,该动情、该落泪的时候,张子枫也贡献了很多动人画面。

但大部分日常篇幅里,不见林朝夕,只见张子枫。

她在《天才基本法》中的表现和她在《向往的生活》里并无二致,固然是自然放松的,但是让人无法相信她在塑造角色。

此外,张子枫的台词问题似乎越发严重了,很多时候连字吞音,含含糊糊。这一点从《我的姐姐》开始就被一部分人批评,在《天才基本法》里更加明显了。

当然,张子枫再怎么娃娃脸,也不可能扮演小学生了,所以第一次穿越到芝士世界时,前十集的篇幅都由儿童演员挑大梁。扮演小学林朝夕的是《隐秘的角落》里饰演普普的王圣迪,也有不少人认为王圣迪的表演比张子枫更好,张子枫的职业生涯第一次收获如此多的差评。

总的来说,张子枫在《天才基本法》中的表现,有佳句而无佳章,在一些关键的情节点,她可以展露出自己00后演技担当的实力,但是在更多的时候,她似乎过于放松了一些,她似乎不知道怎么演一个普通人,一旦回到日常,张子枫就会凌驾于角色之上。

“国民妹妹”的反噬

才21岁,就获得了和师傅黄磊一样的评价——“演谁都是自己”,实在太早了点,但这也是因为大家对张子枫太熟悉了。

虽然只有21岁,但童星出身的她已经在大众视野里出现了15年有余,积累了多部代表作品,是被观众们看着长大的“国民妹妹”。

张子枫5岁涉足广告,6岁正式出演了影视作品,9岁时凭借冯小刚导演的《唐山大地震》获得了百花奖最佳新人奖,14岁在《唐人街探案》中扮演思诺,17岁时(2018年)《快把我哥带走》和《你好,之华》两部类型完全不同的影片上映,这两部前一部是轻喜剧,后一部是和日本知名导演岩井俊二合作的文艺片,她用这两部影片在成年前这个关键的节点,证明了自己的演技随着年龄一同成长了。

电影世界之外,张子枫还通过综艺《向往的生活》、热播剧《小别离》积累了国民度,把她和黄磊、彭昱畅在电视剧、电影中的关系延续到了综艺舞台。

相比在影视剧中扮演他人,综艺会暴露更多私人的部分,尤其是《向往的生活》这样的慢综艺,是把艺人置于一个生活场景之中,模拟日常生活的状态,且随着参与成员之间的熟悉度加深,彼此之间也会越来越放松,也会不由自主地越来越接近自己本人的状态。张子枫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几季节目下来她越来越舒展,很多观众也收获了看着妹妹长大的心情。

《向往的生活》作为一档人气老牌综艺,拉近了观众与她的心理距离,对于增强张子枫的国民度和路人缘来说,功不可没。

2021年是张子枫高光的一年,19岁的张子枫完成了可能比她18岁成人更为重要的,银幕形象上的“成人礼”。

这一年,《秘密访客》《我的姐姐》《盛夏未来》《再见,少年》四部影片先后上映。

《我的姐姐》中,张子枫扮演了一个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生活的女儿,看似在思考要不要尽到一个姐姐的职责,实际上是一个女孩被动地要承担起母职。这个角色设定虽然只比张子枫大了几岁,但对于20几岁的年龄段来说,两三年都是一个代际。张子枫富有挑战的表演让她收获了业内外的肯定。

《盛夏未来》里,张子枫搭档另外一位童星出身的男演员吴磊,贡献了近年来品质最好的国产青春题材电影……

这四部电影题材不同,类型多样,是张子枫的一次集中爆发,也展现出了她多戏路探索的野心。同时,标志着张子枫走过了童星的第一个考验,即维持了颜值,并将国民度和观众缘成功转化为事业的助力。

当但大家庆祝“国民妹妹”初长成时,“国民妹妹”的反噬也随之而来。

就像人不是一吹灭18岁生日的蜡烛,就会被家长当成独立的成年人对待。

张子枫尽管已经成年,也在银幕上谈起了恋爱,但代入了“父母”、“哥哥姐姐”的网友们却还不能真的接受张子枫本人也到了会谈恋爱的年纪,即使认可了,他们呵护已久的“妹妹”也要看找的对象是谁。

2022年情人节,张子枫和偶像焉栩嘉的恋情被曝光,立刻遭到一边倒的反对。毕竟焉栩嘉作为一个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的爱豆,最出圈的内容就只有“塌房”了。主流的意见是担心“妹妹”被骗,但因为恋爱对象太差,也让一些人质疑起张子枫的眼光,进而让她此前营造出的知性、乖巧形象出现了裂痕。

之前有多喜欢妹妹,多希望妹妹谈恋爱,现在就有多生气。

一方面可以说广大网友叶公好龙,想看妹妹在银幕上和同龄男演员谈恋爱,但当妹妹真的在现实中谈起了恋爱,就无法接受了。另一方面,这也是“国民妹妹 ”的反噬,大家激烈的反对,也从反面证明了张子枫此前的形象打造多么成功。

但这次恋情曝光仿佛削弱了这一层buff,让一部分人对张子枫的滤镜消失了,对于她演技方面的批评也就多了起来。

其实在去年,除了悬疑元素类型元素更鲜明的《秘密访客》之外,其他三部现实,青春题材密集上映时,就已经有人说张子枫塑造角色雷同,演谁都像自己。到了今年,剧集《天才基本法》的体量远超过电影,问题暴露的更加明显了,加之恋情曝光又让妹妹掉了一层buff,以及《向往的生活》这档综艺里的表现越来越无聊,外界的评价也就更加不客气起来。

但从长远来看,这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张子枫受限于外形,扮演成熟女性时面对和早期周冬雨一样的困境,像是小孩装大人。

对于张子枫这样形象长期固定的童星出身艺人来说,这场不被看好的恋爱,虽然会有损她“妹妹”的形象,但某种程度上却有助于她拓展更多角色空间,完成从妹妹到女演员的蜕变。

但技术上的问题,还需要她自己去突破,好在她还年轻,张子枫这位“天才”,她能不能最终找到自己的“基本法”,还有机会和时间。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