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十三年,华谊没有“兄弟”

即使押注元宇宙,前景仍不明朗。

文|锌刻度 陈邓新

编辑|孟会缘

眼下,影视行业形势复杂。

一方面,截至8月14日10时,2022年中国内地暑期档票房破75亿元 已超去年同档期的73.81亿元;IPO一波三折的博纳影业,终于即将登陆资本市场……

另外一方面,2019年至今已有近17万家影视企业倒在寒冬之下,曾投资出品《军师联盟》等爆款剧的当代东方被深交所摘牌……

哪怕是行业的龙头华谊兄弟,日子也不好过。

上市已有十三个年头的华谊兄弟,近些年来,其处境每况日下,市值缩水、亏损不断、收购触礁、违规减持、现金流绷紧、实控人股份遭司法冻结……

雪上加霜的是,腾讯似乎有了“清仓”的意味。

作为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是如何耗尽了资本的耐心?从高光走向至暗,华谊兄弟到底做错了什么?元宇宙,会是华谊兄弟的“救命稻草”吗?

连亏5年,现金流绷紧

陪伴十一年之后,腾讯选择了放弃。

据华谊兄弟的公告显示,持股5%以上股东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自2022年8月2日至8月4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华谊兄弟股票538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4%。另外,通过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2774.5万股,导致持有的公司股份比例减少1%。

一言以蔽之,腾讯的持股比例从7.94%降至4.99%。

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减持不可怕,可怕的是腾讯不耐烦了,降至4.99%是刻意为之,目的就是不当持股5%以上股东,今后如若减持的话就不需要这公告了,指不定哪天腾讯就退出十大股东之列,甚至清仓走人。”

上述私募人士进一步表示,腾讯的举动令投资者更为焦虑,揣测下一个抛弃华谊兄弟的会不会是阿里系。

这并非杞人忧天,多年以前阿里系曾频频减持华谊兄弟。

譬如,马云在2013年6月减持华谊兄弟308.87万股,套现了9365万元,10月又减持1046万股套现近2.6亿元。

其实,疏远华谊兄弟,并非毫无道理。

一方面,华谊兄弟烂泥扶不上墙,伤透了资本的心。

2015年,华谊兄弟市值逼近千亿元,可谓风光无限,这之后就走势了下坡路,市值不断缩水,截至2022年8月10日,市值仅剩下71.03亿元,跌幅超90%。

与之对应的是,业绩颇为难看。

2018年~2022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的净利润分别为-11.69亿元、-39.78亿元、-10.48亿元、-2.46亿元、-1.32亿元,连亏5年之久。

净利润持续亏损

截至2022年3月31日,经营现金流净额为-7551万元,现金流紧张肉眼可见;手持货币资金为4.81亿元,而短期借债为5.26亿元,应付账款为7.76亿元,长期借款为7.32亿元,可谓捉襟见肘。

另外一方面,互联网巨头纷纷选择战略收缩。

为了搭建生态体系,高举高打一直是互联网巨头多年以来的共识,然而随着风云突变,市场从拼规模、拼资本迭代为拼创新、拼韧性。

此背景下,无论是腾讯或是阿里巴巴都进行了战略收缩。

据公开资料显示,腾讯减持了新东方在线、SEA等上市公司,阿里巴巴减持了光线传媒、芒果超媒等上市公司。

换而言之,华谊兄弟未来的日子将更不好过。

盲目多元化,爆款难以为继

其实,华谊兄弟走到如今这般田地,原因有四。

首先,战略出错。

上市之前,华谊兄弟贵为行业“一哥”,几乎占据影视圈半壁江山,2009年登陆资本市场之后,却试图讲一个“中国迪士尼”的故事。

于是乎,“投资+电影”成为上升至公司的战略高度,华谊兄弟从一家纯粹的影视公司,延伸至地产、游戏、实景文化等各个领域,开启了多元化之路。

据公开资料显示,华谊兄弟参控股公司的数量不断膨胀,2009年才不过6家,到了2016年为100家左右。

而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更是出格。

2014年王忠军以3.77亿的价格拍下梵高的《雏菊与罂粟》,创下中国人海外拍卖的最高价,而其在收藏一道上总耗资8亿元。

舍本求末,为华谊兄弟的衰落埋下了伏笔。

其次,巨额收购成效不大。

历史上,华谊兄弟曾两次遭遇大咖集中出走,第一次是陈道明、刘嘉玲、梁家辉等,第二次是范冰冰、李冰冰、章子怡、周迅等。

为了预防明星流失,不惜重金收购冯小刚的东阳拉美,李晨、陈赫等人的东阳浩瀚,试图进行深度的利益捆绑,从而达到锁定基本盘的目的。

然而,华谊兄弟高估了行业的景气,低估了巨额收购的风险。

虽然近些年华谊兄弟旗下的电影一直未断,数量也颇为可观,但拿得出手的却寥寥无几,唯有《芳华》《八佰》比较能打。

需要注意的是,华谊兄弟也参与了一些现象级电影,但并非主要投资方,导致实际分润并不多,因而不能算是其作品。

如此一来,华谊兄弟掉队了。

再次,商业模式具有不确定性。

在资本眼中,影视业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缺乏“护城河”从而无法构筑长期的商业壁垒:一个IP或一个明星或一个时间节点都可以成为爆款的关键,而公司规模、行业地位、投入多少并非决定因素。

所以行业不存在强者恒强、赢者通吃这一说。

最后,王氏兄弟频频减持。

王忠军与王忠磊兄弟不是在减持,就是在减持路上,严重挫伤了投资者的信心,以2022年为例,王忠军与王忠磊累计套现超2亿元。

实控人减持不断

在此过程中,甚至出现了违规的情况。

据浙江证监局2022年 6月6日披露的《关于对王忠军、王忠磊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显示,在权益变动比例达到5%时,二人未按规定停止买卖公司股份并及时履行报告、公告义务。

抢滩元宇宙,能否续命重生?

困境之下,华谊兄弟将破局的目光瞄向了元宇宙。

眼下,元宇宙成为互联网的新“风口”,但凡有点实力的企业无不布局卡位,渴望掘金十万亿元级的蓝海市场。

据麦肯锡的最新研究数据显示,元宇宙这个新生行业到2030年,价值可能高达4万亿至5万亿美元。

此背景下,华谊兄弟成为国内首个尝鲜元宇宙的影视企业。

据多家主流媒体显示,2022年5月华谊兄弟宣布联手华胜天成,双方达成为期5年的战略合作,将基于华谊兄弟的影视创意基因和华胜天成的云计算领先科技,共同打造国内影视虚拟世界(云内容)开发运营的第一品牌。

华谊兄弟的票房不稳

事实上,元宇宙的底座是技术,但生态却是内容,没有内容的元宇宙既不完整,也没有温度,而影视则是内容的重要元素之一。

从这个的角度来看,元宇宙可以为影视创作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以及更强的驱动力,从而令元宇宙“有血有肉”。

不过,华谊兄弟能否受益匪浅则值得商榷。

对此,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副会长尹力表示:“过去我们拍电影,只有殿堂级的,电影学院专业训练的人才才能去操控,胶片很贵,需要工业的流程。而今天,每一个人拿起智能手机都成为一个视频创造者,一个潜在的影像作者。”

简而言之,元宇宙时代的游戏规则变了,影视内容的门槛就变得更低,人人都能以创作者的身份参与其中,华谊兄弟可以掌握多大的话语权尚存在不确定性。

总而言之,华谊兄弟一方面主业不振、业绩恶化、市值萎缩,令资本望而生怯,另外一方面押注元宇宙,前景仍不明朗。

那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或为上策。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