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完Petal出行后,我们看到它的优缺点和华为更大的野心

华为Petal 出行,要快速扩张也没那么容易。

文|连线出行 周雄飞

网约车行业,又起波澜。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华为旗下网约车平台“Petal出行”正式上线了公测版进行运营,目前这一平台支持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多个城市使用,这也是华为推出该平台、经过两个多月的测试后,正式开始面向消费者提供网约车出行服务。

对此消息,连线出行第一时间向华为方面进行了求证,对方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与此同时,连线出行也对Petal出行进行了试用。

由于Petal出行是基于鸿蒙系统推出的打车服务,因此该应用无需下载安装,可在华为手机上直接调用。据连线出行获悉,该应用截至发稿前只能在华为系统中使用,安卓和苹果手机市场都未上线。

Petal出行应用介绍页面

运营模式上,Petal出行采用了与高德打车相同的聚合模式,相比于滴滴、曹操出行和享道出行等出行平台使用的自建车队“重资产”模式,聚合模式通过吸引其他第三方打车品牌入驻,更轻的模式也可以帮助自身更快地开展业务。

此外,T3出行近日也宣布,已在南京、武汉、长春、广州等全国92座已开通运营城市均全量接入华为Petal出行,为其提供运力支持。连线出行通过试用Petal出行,确实看到T3出行已接入,除此之外,还有阳光出行、首汽约车和神舟专车等品牌。

从选择更易入局和起步的聚合模式,到吸引T3出行、首汽约车等品牌入驻,在业内看来华为想要在网约车战场上分一杯羹的野心已显露无疑。

但对于华为而言,推出Petal出行的野心,或许不止于在网约车行业中抢蛋糕。

众所周知,华为自去年4月正式入局造车行业后,虽然一直打着“不造车”的口号,但已与赛力斯、长安和极狐等车企品牌合作研发新车型、并参与到了一些车型的设计到销售全生命流程中,由此在很多人看来华为离真正下场造车只有一步之遥。

而随着华为推出网约车出行平台Petal出行后,更是被业内视为其很大可能正在为未来造车和进一步布局出行业务打基础,毕竟吉利、广汽和上汽都通过推出曹操出行、如祺出行和享道出行来完成对出行领域的闭环布局。

在此基础上,华为在出行领域的布局或许还能更进一步,向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领域进行延伸。这一猜测也不是没有理由,因为曹操出行、享道出行等平台也已推出了各自的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进行上路测试。

如今,华为凭借Petal出行已经踏入了网约车这一赛道,其是否在网约车战场上赢得优势,成为其能否实现更多野心的关键。

1、Petal出行平台,表现如何?

华为旗下网约车平台Petal出行出现在公众面前已有很久。

今年7月底,在HarmonyOS 3及华为全场景新品发布会上,华为终端BG首席运营官何刚正式宣布推出全新鸿蒙服务卡片“Petal出行”,据他介绍,基于HarmonyOS分布式能力,Petal出行不仅可以支持手机打车,还支持语音唤醒,以及在平板、电脑和手表上打车。

发布Petal出行的同时,华为也开启了对这一应用的测试,据连线出行了解,彼时这一测试时间为7月8日至8月31日,测试城市覆盖北京、深圳和南京三大城市,这三地的用户会被邀请参与测试。

经过两个多月的测试后,Petal出行终于在近日正式上线了公测版,向广大消费者开启运营服务。

通过试用,连线出行发现Petal出行不同于滴滴、高德打车和曹操出行需要下载相应的APP才能使用,而是只需在华为应用商店中搜索后,点击“打开”即可开启应用,无需下载和安装。

进入Petal出行应用界面后,首页与滴滴、高德打车等软件并无太大区别,页面上方显示的是用户此刻所处的地图位置,下方则是出发点和目的地的输入栏,更下方则是绑定银行卡、免密支付以及福利中心等二级入口选项卡。

与其他网约车软件相同,随意在Petal出行中输入出发点和目的地后,随即弹出了车型和价格的选择界面。

由于Petal出行在运营模式上采用的是聚合模式,因此在车型选择下方排列出来的并不是其自建的车型及品牌,而是一些第三方的打车品牌,目前仅包括T3出行、阳光出行、首汽约车和神舟专车四个品牌。

Petal出行选择聚合模式,在其正式运营前,就已有一些端倪表现出来。

就在Petal出行在今年7月开启测试后,很多消费者就已看到其应用的介绍中就已写明——“Petal出行是一款聚合国内优质网约车供应商的打车快应用”;而到了本月初,T3出行宣布会在南京、武汉、长春、广州等全国92座已开通运营城市均全量接入华为Petal出行,为其提供合规运力支持。

在车型选择的设置上,Petal出行推出了经济型、舒适型、商务6座和豪华型四个选项,只不过目前即便把这四个选项全部选中,供用户选择的品牌依然只有T3出行、首汽约车等四个品牌。

Petal出行上第三方品牌

通过试用,连线出行还发现Petal出行目前只能在华为手机端使用,而安卓手机和苹果手机的应用商城还未上线。此外,据华为方面对连线出行介绍,除了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之外,杭州、成都和南京等城市同样也可以使用。

为了更好地体验Petal出行的服务,连线出行在杭州选择了一个下班高峰期用该应用进行打车。

需要注意的是,当选定出发点和目的地、点击呼叫车辆后,应用页面随即弹出了支付费用的选项,如果不支付费用,打车进度则无法进行下去。这就意味着,相比于滴滴、高德等软件打车行程完成后付款的步骤,Petal出行则需要在打车行程开启前支付费用。

Petal出行打车前需提前支付费用

支付完费用后,Petal出行随即开始了派单过程。连线出行在等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有司机进行了接单,品牌方是T3出行,距离出发点的距离为0.5公里。当坐上车后,司机也表示这是自己在Petal出行接到的第一单,来体验下平台运营环境。

就Petal出行的整体体验来看,是较为简单和快捷的,没有太多不适感,与滴滴、高德等网约车老玩家在服务的质量上没有太大的差距。

作为网约车赛道上的“后来者”,华为能在Petal出行推出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做到这一良好的体验水平,这背后或许也得益于其较早就开始对网约车业务进行探索。

早在2020年,华为正式发布了旗下的地图软件——花瓣地图(Petal Maps),很快在海外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线。据官方介绍,其是华为提供的全场景地图行业生态服务,包含出行、社交、购物、餐饮等基本生活地理位置服务。

这其中的出行服务,就以打车服务为代表。花瓣地图发布的次年,华为就宣布,欧洲市场打车应用Bolt和哥伦比亚市场出行平台Taxis Libres就已接入花瓣地图,这两地的华为手机用户通过花瓣地图即可在该应用内享受打车服务。

到了今年,华为基于此前在花瓣地图上运营打车服务的经验,才针对国内市场推出了独立的打车平台Petal出行,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出行平台同样是基于花瓣地图来实现地图展示和导航服务。

华为会如此看重网约车打车业务,也许是为其实现更大的野心打基础。

2、野心不只是抢网约车蛋糕

华为会在Petal出行上采用聚合模式,是为了能更快地发展,在它入局时,网约车市场已经是一片红海。

2015年,滴滴刚与快的结束了互相的战争,并且收购了Uber中国,一举成为了国内网约车行业的头部玩家。滴滴站在行业前列的同时,其身后也不缺少入局的玩家。

同在2015年,吉利汽车内部也孵化了一个项目——曹操出行(当时被称为“曹操专车”),通过这一项目吉利也顺利进入网约车市场;几乎前后脚,首汽集团旗下的网约车平台——首汽约车成立,一汽、东风、长安三家车企也拉来了苏宁和阿里一起创办了T3出行。

随着这些玩家的入局,整个网约车市场也步入快速发展期中。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网约车行业交易规模达到了2120.2亿元,而2015年这一数据仅为370.6亿元,两年时间几乎增长了5倍之多。

2012-2017年国内网约车行业交易规模走势,数据来源于前瞻产业研究院,连线出行制图

看到网约车市场的蛋糕越长越大后,更多玩家也想分一杯羹,这其中就包括高德和美团。

2017年2月,已经完成“吃喝玩乐”布局的美团推出了美团打车服务,跑步进入了网约车赛道;几个月后,高德也推出了一个名为“一键全网叫车”的打车服务,随即进入网约车行业。

滴滴、曹操、T3和美团等此前玩家不同的是,高德在进入网约车赛道后并没有选择行业主流的自建车队自营模式,而是选择了吸引第三方打车品牌接入的聚合模式。

也就是从彼时开始,网约车行业中出现了两种路线的争论,坚持自营平台路线的人认为,自建车队和维护,虽然生意会变得“很重”,但可以更好地为用户提供打车服务。

也有一部分人认为,以“轻资产”为代表的聚合模式,可以让平台的影响力更快且更高效地建立,以便在整个行业中快速占据优势。高德之后的发展也印证了这一观点,到了2019年8月,其已经接入超过40家网约车平台,成了全网较大的打车聚合平台。

聚合模式开始被更多玩家选择。

2019年5月,美团打车相继在上海、南京等十五个城市上线了聚合模式,并且引入了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第三方出行平台;一个月后,滴滴也在原有自营平台的基础上加入了聚合模式,也引入了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打车品牌。

美团打车和滴滴采用聚合模式(左为美团打车),连线出行制图

作为网约车行业“后来者”的华为,自然目睹了近些年网约车行业的博弈和格局变化,也看到了聚合模式带来的快速增长。在业内看来,华为或许想要快速在网约车市场中获得优势,因此选择了聚合模式。

也只有在网约车赛道上获得优势,华为才能实现其更大的野心。

去年4月,随着极狐阿尔法S HI版车型和赛力斯华为智选SF5在上海车展亮相后,华为也向外界透露了一个信号——正式入局造车行业。这之后,华为虽然一直重复着“不造车”的宣言,但与车企的共创造车也在一直进行着,相应的共创车型也在相继推出和上市。

在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看来,基于华为目前在造车领域的重投入,其之后会自己下场造车还是有很大可能性的。假若之后造车,加上提前布局的网约车业务,华为就可以实现在出行领域更多的布局,甚至可以把自家的车辆放到网约车平台上销售,以便促进更多的销量。

这样的操作也有许多先例。比如上汽、广汽和吉利,以及小鹏汽车等车企,都已推出享道出行、如祺出行、曹操出行和小鹏出行等网约车平台,这些平台上运营的车辆基本上也是这些车企旗下的主流车型。

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自动驾驶的风潮也吹进了网约车领域。

本月初,曹操出行宣布与吉利汽车创新研究院智能驾驶中心正式启动Robotaxi合作项目计划以Robotaxi业务为核心,打造开放式的商业智驾出行平台。而在一个月前,曹操出行就已宣布与小马智行合作,在北京亦庄引入Robotaxi。

在这条赛道上,曹操出行并不孤单。今年8月,在广汽集团2022半年报沟通会上,其透露旗下如祺出行正在牵手文远知行、小马智行等自动驾驶公司,推进Robotaxi车辆的投放和示范运营落地,争取在今年下半年在广州开启有人驾驶与无人驾驶车辆混行运营。

享道出行在同月也官宣完成了对自动驾驶公司Momenta等超10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并将与Momenta联合布局打造Robotaxi产品;T3出行也宣布,将与智行者和轻舟智航在苏州联合启动Robotaxi公开运营。

“对于华为来说,做网约车业务自然也会有做Robotaxi的考虑,毕竟通过Robotaxi业务的落地,可以得到更多自动驾驶路测数据,来帮助自身智驾相关的研发和算法进行迭代。”张翔这样对连线出行表示。

华为入局网约车行业,除了有着抢夺网约车行业蛋糕的目的之外,还有着补足出行领域拼图和发展Robotaxi的野心。

3、Petal出行有竞争力吗?

华为要实现它更多的野心,能否在网约车赛道上夺得优势成为关键因素。

回看整个网约车行业的发展脉络,每当有新玩家加入后,都会开启价格战和补贴战来争夺行业优势,尤其在滴滴经历下架后,嘀嗒、曹操和T3等网约车平台相继拿出了各自的筹码来打价格战,以便用低价和补贴在短时间内抢夺滴滴的市场份额,对此连线出行曾在多篇文章中做过阐述,在此不再赘述。

Petal出行开启公测后,连线出行通过试用,发现其在订单价格上普遍比滴滴、高德等平台贵一些。比如在杭州,连线出行把出发地和目的地分别选择为人工智能小镇和余杭区万达广场,经济型订单的价格在10.70-12.83元之间,舒适型在18.69-20.79元之间。

以同一段行程在滴滴和高德上进行选择,可以发现在滴滴上的价格区间为10.58-12元;而在高德打车界面,经济型订单价格区间在7-12元之间,优享型价格区间在8-18元之间。

Petal出行(左)、滴滴(中)和高德打车对于同一行程价格对比,连线出行制图

通过在多地测试,连线出行发现这样的现象不仅出现在杭州,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Petal出行的订单价格也会普遍高于滴滴和高德等打车平台。对此现象,连线出行向多位经常打网约车的用户询问,他们一致表示Petal出行的价格较贵,一般不会选择这个平台来打车。

此外,据连线出行观察,目前滴滴、高德等打车平台对于用户端还在给予一定金额的打车券来吸引更多消费者选择打车服务,按照华为方面对连线出行的介绍,9月30日前用户在Petal出行上可享受一次单笔订单金额最高7元优惠、最高3元优惠的支付福利。

但要享受这一福利,就必须使用华为支付,并且需要绑定银行卡和开通免密支付才行。连线出行通过测试,如果不进行以上操作,就无法获得任何优惠券。这就意味着,在享受打车优惠这块,华为Petal出行应用设置了一定的门槛。

通过此前与一些网约车用户交流,连线出行了解到吸引他们使用一款打车应用的关键要素除了打车是否快捷,体验是否舒适之外,是否有更多的优惠也是主要的考虑范畴。

基于现阶段Petal出行的表现,在连线出行看来,面对目前已趋于稳固的网约车行业竞争格局,Petal出行想要与滴滴和高德等平台的竞争下取得优势,是较为困难的。

在网约车赛道上不具优势的基础上,除了会影响华为在出行领域做出更多布局的野心,同时在发展Robotaxi业务时也会不可避免地受到较多挑战。

Robotaxi战场目前已是群雄纷争。除了上文所述的曹操出行、享道出行和T3出行均已布局这一业务后,百度、滴滴、文远知行和小马智行等自动驾驶公司也早已迈入这一赛道。

对于华为而言,网约车业务才刚刚开始,Robotaxi业务如果要落地,自然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但百度、滴滴和曹操出行等玩家并不会等着华为。这就意味着等到华为真正入局Robotaxi业务后,或许与前面这些玩家的距离已经很远。

此外,要发展Robotaxi业务同样需要品牌力作为支撑。“如果华为之后还是按照目前这样的动作来运作网约车业务,Petal出行的品牌力或许很难获得更多消费者的欢迎,更不用说吸引消费者来使用无人化的Robotaxi服务了。”网约车行业资深专家周明对连线出行表示。

就此来看,华为虽然依托Petal出行进入网约车行业,是否能在未来战场上赢得优势,以及实现更多的野心,还得看其之后在业务上的进一步布局。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整个网约车行业逐步向智能化演进,或许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洗牌。

作为“后来者”的华为,更需要加速做好准备,来应对行业更多的竞争和变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周明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