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200亿“染白”,侯孝海的试错成本有多大?

白酒与啤酒不能等同,试图以啤酒赋能白酒,侯孝海的试错成本会有多大?

文|鳌头财经  宁晓敏   见习生丨陈力

华润正在探索“白酒新世界”。华润啤酒党委书记、董事会主席侯孝海说,华润酒业勇于试错,但不犯颠覆性错误。

近日(9月19日),在华润酒业首届渠道伙伴大会暨创新发展论坛上,侯孝海讲述了他眼中的“白酒新世界”,以及华润将如何闯荡“白酒新世界”。

华润耗资200亿元控参股了鲁酒“老大”景芝酒业、徽酒“四杰”之一的金种子酒、酱酒“黑马”金沙酒业,被看作是其积极拓展白酒领域的重要动作。但是,华润介入后,这“三瓶酒”经营也未明显向好,更谈不上自己从中收获。

白酒与啤酒不能等同,试图以啤酒赋能白酒,侯孝海的试错成本会有多大?

 持续收购开拓白酒市场

曾有消息称,华润拟出资100亿元控股西凤酒业,但西凤集团回应称消息不实。而实际上,作为曾经的老四大名酒,西凤酒四次IPO均告折戟。

在西凤酒方面否认被收购说之时,有传言称,华润还盯上了全国名酒评比“新八大名酒”之一的剑南春。但剑南春股权结构太复杂,华润只得暂时放弃。

此外,据称华润还对习酒、江西的四特酒有意。只是,尽管习酒“脱茅”后有经营压力,但收购仍然可能是天价,而四特酒,可能是双方谈不拢。

其实,从华润的动作来看,其已经收购了“一箩筐”白酒。

2018年2月初,山西汾酒宣布,控股股东汾酒集团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11.45%的股份转让给华创鑫睿,价格是51.62亿元。

华创鑫睿是华润创业的控股子公司,华润创业是华润集团综合消费品及零售服务业务的战略业务单元。

2020年12月,四川沱牌舍得70%的股权拍卖,起拍价为39.9亿元,华润积极参与竞拍,但最终被资本大佬郭广昌旗下的上市公司豫园股份拿下了沱牌舍得集团控制权,进而控制舍得酒业(600702.SH)。

华润有了挫折感,但激发了更大的“酒兴”。2021年,华润出资13亿元,联手鼎辉资本收购了山东景芝酒业40%股权。景芝酒业不仅是鲁酒“老大”,也是全国最大的芝麻香型白酒生产企业。

2022年,华润啤酒成立华润雪花及华润酒业事业部,华润酒业事业部专营白酒。这一年,华润酒业豪掷123亿元收购了金沙酒业55.19%的股权。

金沙酒业是酱酒中的“黑马”,是贵州最早的国营白酒生产企业之一,2007年,原金沙窖酒厂增资扩股改制为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旗下共有两大品牌,一是金沙摘要酒,定位“来自贵州金沙的高端酱香白酒”;二是金沙回沙,定位“来自贵州金沙的酱香名酒”。

2022年2月,华润还通过股权受让方式获得上市白酒企业金种子酒(600199.SH)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49%股权,收购价格大概超过13亿元。金种子酒曾是徽酒“四杰”之一。

通过系列收购,华润“染白”了,合计耗资200亿元左右,完成了清香、浓香、酱香等主流香型的布局。

买买买,华润的“染白”动作还没有停下迹象,不过,容易收购的“好酒”已经不多了。

啤酒赋能白酒是妙招吗

根据华润啤酒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8.7亿元,同比增长13.6%,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46.5亿元,同比增长22.3%。不过,期间白酒业务营业收入只有9.77亿元,息税前利润0.71亿元,息税前利润率7.3%,剔除收购产生的无形资产摊销影响,白酒业务息税前利润实现3.95亿元,对应的核心净利率为40.4%。

华润啤酒并表的白酒主要指金沙酒业。收购之前的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金沙酒业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78亿元、17.67亿元、36.41亿元、20.01亿元。毛利分别为4.57亿元、11.78亿元、23.18亿元、12.12亿元,期内溢利及全面收益总额分别为1.56亿元、6.15亿元、13.15亿元、6.7亿元。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基本上是“腰斩”。

123亿元收购的酱香“黑马”业绩大幅下降,究竟是买卖时被“坑”了,还是啤酒巨头对白酒买卖“水土不服”?

金种子酒是华润相中的重要上市平台,在业界看来,未来,华润可能会将景芝酒业、金沙酒业等装入金种子酒。

华润系入股后,金种子酒进行了人事大换血,金种子集团原来多名董事、监事退出,华润系高管何秀侠、何武勇、金昊分别就任金种子酒总经理、副总经理和财务总监。目前,金种子酒除独董之外的17名董监高中,9名来自华润系。

金种子酒的日子越发难过。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7.68亿元,同比增长27.63%,净利润为亏损0.38亿元。

主业连亏四年的金种子酒,进入华润时代仍然亏损,未来面临较大挑战。

景芝酒业的收入也在下滑。2018年至2020年,其收入为分别为9.99亿元、12.22亿元、11.25亿元,2022年仅为2.25亿元。

收购的白酒境况堪忧,华润又将如何应对?

侯孝海表示,2023年,华润首次整合运营“三瓶酒”(景芝白酒、金种子酒业、金沙酒业),探索“白酒新世界”,“共生赋能、聚力成势”。

在侯孝海看来,白酒赛道长坡厚雪,新一轮深度调整恰恰也是行业向高质量、个性化发展,以及价值回归的新的春天。机会就在于企业能否认清白酒新世界并积极破局。

华润的破局之法,就是积极探索啤白双赋能,用成熟的啤酒渠道赋能白酒,做消费者喝得起的白酒。

不过,有人士认为,啤酒能做得好,白酒不一定能做得好。两者虽然都叫酒,但两者的品貌、圈子、格局都是截然不同的。

侯孝海似乎信心十足。他说,华润酒业勇于试错,但绝不犯颠覆性、历史性、常识性错误。华润酒业有自己的一套打法愿意去实践。

只是不知道,侯孝海的试错需要多大成本,需要多久,而市场会给他试错的机会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