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猫,资本游戏?

编程猫不断融资做大想象力,却又在不断讲故事中屡屡碰壁。

去年11月宣布完成D轮融资后,编程猫的资方还在不断披露。

最新消息显示,OPPO成为其新一轮的资方。目前,编程猫D轮的资方已经达到了17家。

编程猫的每笔融资,都是认识投资机构的机会。C轮16家资方,D轮17家资方,“知识面”越来越广。

但这真的就是好事吗?编程猫是否只是一场资本游戏?

相当分散的股权

编程猫注册成立于2015年3月,聚焦少儿编程赛道,创始人是90后李天驰。成立至今,其已获得多达11轮融资,保持平均每年两次的频率,展现了超强的融资能力。

但仔细看每一轮融资,投资机构的数量不断增加,隐忧却不断浮现。从天使轮开始,猎豹移动与傅盛成为编程猫的“伯乐”,猎豹的跟投一直持续到C轮。但在D轮,他们没有继续跟投。

除了猎豹移动,B轮的领投方高瓴资本对编程猫的投资也在变得谨慎。在C轮,高瓴尚且还是重要的跟投方之一。可到了D轮,高瓴的排名已经非常靠后。C轮以及C+轮总共20家投资机构,到了D轮只有招银国际资本等5家继续跟投。

这也就意味着,虽然C轮、D轮的融资金额分别高达4亿元和13亿元,但很多机构的投资额度很小,更像是靠数量堆砌起来的结果。这或许是管理层的偏好,也或许意味着机构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再重仓编程猫。

随着投资机构的数量不断增加,编程猫的股权结构变得七零八落。截至2021年1月28日的股权变更,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的持股比例从13.06%下降到12.42%。而企业年度报告显示,李天驰在2019年初的持股比例还高达23.31%。除了李天驰,主要的管理层孙悦、林家敏、陈彤等人的持股比例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主要投资方高瓴、猎豹的持股比例也有所下降。

目前,编程猫的股东数量非常多、股权相当分散,这导致创始团队对公司的控制能力或已存疑。当然,若编程猫采取“同股不同权”的方式,或许并不会影响公司的经营。但如果真是如此,该情形也给编程猫的上市带来了一定影响。港股对公司设有一定的门槛,目前同股不同权也能成功上市的是小米、美团、阿里等巨头。以编程猫的体量,上市难度可能不小。即便真能登陆资本市场,如此多的中小股东,也会让其承受不小的股东套现压力。

规模大跃进

抛开股权问题,不断增加的投资机构、持续抬升的融资额度,编程猫需要讲出更有吸引力的故事;而核心就是学员规模。

过去几年间,编程猫也的确在不断调整。

2018年,编程猫推出“编程猫学院”,为学校、培训机构等教研单位提供全套编程教育解决方案,涉足To B业务。2019年6月,编程猫公布了市场、品牌、服务、科技、课程五大战略体系的升级内容,推出“百城千店”计划。采取加盟模式,扩大业务布局。同时,其推出小火箭幼儿编程,将目标用户群从6-16岁扩充到4-16岁。

然而在扩大规模的过程中,编程猫忽视了一个核心问题——教学。

根据官网介绍,编程猫独立自研图形化编程语言Kitten,而Kitten语言是基于MIT的Scratch图形化编程工具进行改造后的语言。虽然都是图形化编程语言,但目前市面上的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基本上都使用Scratch编程语言。

同时,国内比较权威性的少儿编程比赛都使用Scratch编程语言。这导致家长始终会有疑问:孩子使用编程猫自创的Kitten语言,是否会影响在比赛中的发挥、增加学习成本?这导致编程猫在开拓市场时始终无法绕开这一关键问题。

不只是编程语言问题,在课时设置上编程猫也遭到质疑。有媒体此前报道称,编程猫存在违规收费、课程超时等问题。其以课时包的形式收取费用,时长达6-8个月,将90分钟的超长课程设置作为销售亮点。违反了教育部“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的规定。

目前,相关课程已经下架,但是客观上却暴露了编程猫在课程设计上的问题。编程课本身就比较枯燥和难以理解,编程猫面向的又是4-16岁的青少年。这种情况下,却存在90分钟的超长课程,能起到好效果吗?是否会破坏青少年对编程学习的兴趣?

焦虑与制造焦虑

当课程上难以形成核心竞争力,甚至存在一些问题,编程猫的扩张步伐就走得格外艰难。

加盟模式一定程度上暴露了编程猫对生源的焦虑。据媒体报道,编程猫的加盟商曾透露,其不但不给予加盟商以经营指导、技术支持和业务培训,还要求加盟店统一使用平台和账号,抢夺加盟商的生源。这导致加盟商变相成为“地推”,帮编程猫线上业务导流。更有质疑称,编程猫没有做“特许经营备案”,属于违规操作。

同时,地铁、楼宇等广告投放,又让编程猫陷入制造焦虑的质疑。1月27日,编程猫等少儿编程机构由于广告问题被央广网点名。央广网质疑称,编程猫宣称“专注4-16岁孩子编程教育”。可4岁孩子学编程,是提前培养还是焦虑营销?

在焦虑中,编程猫不断融资做大想象力,却又在不断讲故事中屡屡碰壁。如今,编程猫面临的竞争挑战越来越大。2019年拿到C轮融资时,就有消息称编程猫的学员数达到3147万人。到了D轮,这项数据似乎仍停留在这一规模,没有进一步的披露。

由于投放力度很大,又有张泉灵、蒋昌建等名人代言,编程猫始终是少儿编程教育赛道知名度最高的企业。但目前,此地位正在经受挑战。无论是微信指数还是百度指数,另一家机构“核桃编程”的搜索度和影响力,都在对编程猫形成反超的势头。

除了垂直赛道的竞争者,今年以来思维赛道大量融资。火花思维一年内披露3起融资,金额达到2.8亿美元,资方包括快手、腾讯、猿辅导等机构;豌豆思维也拿到C轮1.8亿美金融资,创新工场、新东方等资方位列其中。

前有狼后有虎,都挤在编程赛道。也许编程猫会被资本推上市,但也许最终只是一场资本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