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黑鸭业绩三连降,加盟模式短期难见成效

周黑鸭业绩三连降,通过改变经营模式,以快速提高门店数量来提振业绩仍道阻且长。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投稿来源:氢财经

4月1日,周黑鸭公布了2020年财报。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该公司总收益约为21.82亿元,同比减少31.5%;不止营收,净利更是“断崖式下跌”,实现净利1.51亿元,同比下降62.9%。

周黑鸭集团表示,2020年度收入减少原因主要是受疫情影响,线下门店客流量减少,尤其湖北地区人流恢复相对缓慢。

事实上,纵观这三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周黑鸭的业绩已连续三年呈下滑趋势。

周黑鸭现在虽有意通过改变经营模式,以快速提高门店数量来提振业绩,但是相对于绝味、煌上煌等竞争对手的提前布局,由于自身转变较晚,早已失去先发优势。

业绩三连降,特许经营贡献甚微

2020年,周黑鸭实现营收21.82亿元,同比减少31.5%;实现净利1.51亿元,同比下降62.9%。其中,在2020年上半年,周黑鸭甚至亏损超4000万元。

伴随着业绩下滑还有周黑鸭的总销量和采购单价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年报显示,2020年,周黑鸭总销量2.58万吨,同比下降28.13%。同时,周黑鸭每张采购订单的平均消费额,也从2019年的62.18元下降到60.67元,同比下滑2.43%。

周黑鸭集团表示,2020年度收入减少原因主要是受疫情影响,线下门店客流量减少,尤其湖北地区人流恢复相对缓慢。

事实上,周黑鸭的业绩下滑不仅是2020年。据历年财报披露,自2018年以来,周黑鸭已经连续三年出现营收、净利下滑。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周黑鸭营收分别为32.12亿元、31.86亿元和21.82亿元,同比下降1.15%、0.79%和31.5%。其净利也是一跌再跌,从2018年的5.4亿元跌到2020年的1.51亿元,同比下跌幅度从2018年的29.1%扩大到2020年的62.9%。

对比竞争对手的财报,另一家卤味上市公司煌上煌在2020年却实现了逆势增长。

同样是遭遇新冠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但在2020年煌上煌却依然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2020年煌上煌实现营收24.36亿元,同比增长15.09%,净利2.82亿元,同比增长28.04%。

晚于周黑鸭上市的绝味食品,总市值已将其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截至4月2日收盘,绝味食品每股报收80.5元,总市值高达489.95亿元,而周黑鸭每股报收8.36港元,约合人民币7.05元,总市值仅199.2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约168.14亿元。

此外,周黑鸭开放的单店特许经营对其业绩并未有太大的贡献。2020年6月22日,周黑鸭宣布正式开放“单店特许经营”,这标志着周黑鸭特许经营的全面开放。截至2020年末,周黑鸭特许经营门店已有598间。

不过,特许经营的业务对总营收的贡献占比较低。年报显示,2020年周黑鸭自营门店营收14.8亿,而特许经营只有1.4亿,仅占全年总收入的6.4%。

而近两年紫燕、降龙爪爪、久久丫等新品牌的出现,给了消费者们更多的选择,从而分食了其部分业绩。

经营模式转变,困难重重

周黑鸭因迟迟不开放连锁加盟权,一直被市场诟病“过于保守”。众所周知,直营模式的好处是产品质量和口味能在最大程度上得到把控,但直营对公司自身的货币资金要求较高,且成本较高,扩张也因此会比较缓慢。而周黑鸭之所以会如此,实际上也是因为此前吃过亏。

2006年,为了赶上加盟店这个“风口”,周黑鸭一口气在南昌开了11家加盟店。收益可观,但好景不长,又因管理和食品安全问题难以解决,被周富裕花了几十万高价回收。

之后,周黑鸭就抱着要做“鸭中星巴克”的想法,对于连锁加盟一直绝口不提,这就导致其虽然保住了“质量好”的好口碑,但也限制了规模的扩张。

不过绝味食品等竞争对手却以加盟的方式后来者居上,迅速扩张市场。面对目前这“尴尬”的困境,周黑鸭也不得不动起了改变经营模式的念头。

周黑鸭现在虽有意通过改变经营模式来提振业绩,但绝味食品和煌上煌由于很早就开放了连锁加盟权限,已经建立起了相对成熟的管理和供应链体系。面对竞争对手的阻碍,布局时间晚、供应链短板困境的周黑鸭,则在短期内很难取得较好的成效。

一方面,从门店数量与覆盖范围来看,周黑鸭都不占优势。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煌上煌共有4627家专卖店,其中直营门店345家、加盟店4282家,销售网络覆盖了全国26个省或直辖市、235个地级市。另一家竞争对手,绝味食品的约1.5万家门店几乎已经覆盖到了全国各个省份。而周黑鸭门店数量总计也不过1755家,且主战场仍然停留在华中、华南地区。从门店数量来看,煌上煌是周黑鸭的近3倍,而绝味更是周黑鸭的8倍以上。

另一方面,周黑鸭在供应链上也不占优势。周黑鸭采用的是中央工厂模式,集中生产+全国配送。目前,周黑鸭在武汉、东莞、南通、沧州、成都等地共建有5个生产基地。但是成都的工厂还处于在建状态,预计要2022年才会投产,南通的工厂于今年1月才正式投产。这也就意味着,至少在今年内,仅有4个工厂能为扩张自营与加盟门店“效力”。

反观绝味食品已经建立起较为完善的供应链体系,多基地生产+当地配送,方便向各个地区的门店送货。目前绝味食品已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20多个生产基地,能够做到当日生产、当日送达。即便是煌上煌,在全国也有六大生产基地。

此外,扩张门店数量的确能够迅速扩大规模,不过,由于短期内门店数量的增加,周黑鸭的管理水准并未及时跟进,就会导致产品品质良莠不齐,常常会出现食品安全问题,网上投诉平台不乏对周黑鸭产品变质的投诉。

截至4月1日,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消费者对周黑鸭产品品质的投诉就有94条,而绝味的产品投诉为102条。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绝味和周黑鸭在休闲卤制品行业的市占率为8.6%和3.32%。根据市占率的比例来看,周黑鸭的投诉比例显然更高。

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大部分行业和企业已经进入微利时代,留给周黑鸭的时间已愈发紧迫。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卤味三巨头”座次生变:绝味独大、周黑鸭追上,煌上煌业绩被反超有些慌
周黑鸭放开加盟一周年:开千家特许店、上半年扭亏,无奈群雄并起“腹背受敌”
“飞不动”的周黑鸭
业绩惨遭“滑铁卢”,周黑鸭还能飞得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