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年营收净利双降,杏仁露还能给承德露露带去“幸运”吗?

可以想象到在面临产品单一、市场竞争、商标之争的情况下,承德露露想要进一步突破是何等的困难。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投稿来源:氢财经

"喝露露真滋润"的承德露露于近日公布了2020年度财务报告,2020年承德露露实现营业收入18.61亿元,同比下降17.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7.03%。这么看来,承德露露上年可谓营业净利双降。

实际上,承德露露近些年业绩都难言乐观,作为自称植物蛋白饮料专业化龙头企业,其收入主要来源为杏仁露,但其杏仁露近些年却在面临滞销,而除杏仁露以外的畅销新品也没有出现。

与此同时,与汕头露露的商标之争占据着承德露露大量精力,在此背景下承德露露还能保持"植物蛋白饮料专业化龙头企业"的名号吗?

盈利能力下降、产品类型单一

承德露露于近日公布了2020年度财务报告,数据显示,承德露露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8.61亿元,同比下降17.5%;实现利润总额5.8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3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7.03%。就数据来看,承德露露上年实现了营收净利的双双下滑。

事实上,承德露露近几年的盈利都很差强人意。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承德露露的营业收入就呈波动逐年下滑的趋势,分别为27.06亿元、25.21亿元、21.12亿元及21.22亿元。直到2019年才逆转下滑趋势,实现营收22.55亿元,同比增长6.29%。与此同时,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6.32亿元、45.04亿元、4.14亿元、4.13亿元及2019年扭亏为盈的4.65亿元。

据氢财经了解,承德露露自成立以来一直以杏仁露为主,其年报也称公司收入的来源基本来自饮料业务,主要产品为杏仁露。具体来看,2020年承德露露杏仁露系列实现收入18.47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99.24%,其他系列合计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一。

实际上,杏仁露系列在承德露露总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一直以来都保持在95%以上,2017年至2019年依次为99.83%、97.81%、99.91%。可见承德露露的收入来源比较单一。

但近些年随着豆本豆、养元饮品六个核桃、唯怡等品牌纷纷涌进植物蛋白饮品领域,承德露露在此领域的发展也遇到了瓶颈,虽杏仁露仍是承德露露的主要收入来源,但其为承德露露创造的营收却在连年下滑。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承德露露杏仁露系列的收入呈逐年下滑的趋势,分别为21.08亿元、20.75亿元,直到2019年才上升至22.53亿元,但随着2020年年报的公布,其上升的趋势又被打断,开始呈现波动下滑趋势。其销量也随之波动,2017年至2019承德露露杏仁露销量24.16吨、21.33吨及22.36吨。

研发投入较少

承德露露深耕植物蛋白饮品领域几十年,是植物蛋白饮料专业化龙头企业,国内最大的杏仁露生产厂家,但随着时间和消费者需求的发展变化及越来越多的企业陆续进入植物蛋白饮品领域,单单只依靠杏仁露这个系列已经不能够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虽然承德露露在杏仁露方面陆续开发出了热饮款杏仁露、原味杏仁露、无糖杏仁露、小露露杏仁露、果仁核桃露等多个系列的植物蛋白饮料,但核心依然是杏仁露,相对来说产品依旧比较单一。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曾表示,承德露露的业绩下滑,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但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产品创新迭代不足。

数据显示,2020年承德露露研发支出总额为1098.14万元,占公司净资产的0.50%、仅占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的0.59%。同为专业深耕植物蛋白饮品的养元,其2020年研发支出为5919.99万元,虽同样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不高,但依然高于承德露露0.75个百分点。

虽然,承德露露一直以来都称其研发投入用于调整产品结构,开发新产品,但纵观承德露露近些年财报来看,其研发投入的金额及占比并没有较大的变化,2017年至2019年依次为1147.15万元、1135.65万元、1368.68万元,占比分别为0.54%、0.54%、0.61%。

宋亮曾表示,在一个向高品质发展的时代,企业应以研发为核心,以高品质原料为基础,真正满足市场需求,提供更好营养价值,以及口感更好的产品,从而摆脱同质化,这样企业才有出路。

“家产”之争

氢财经注意到,承德露露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北方地区,2020年承德露露来自北方地区的收入为17.10亿,占总营业收入的91.93%。而据承德露露历年的财报来看,其营业收入方面的大头一直以来都来自于北方,为什么这么多年承德露露都不往南方发展呢?

其实,承德露露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南下发展。上世纪90年代,承德露露原先的母公司露露集团(现已改名为"霖霖集团")是销售重地位于北方的一家植物蛋白饮料的国企,后为了开辟南方市场,与飞达公司合资成立了汕头露露,分别持股51%、49%。

次年,露露集团在进行改制时,又成立了承德露露并在A股上市,与此同时将原先持有的汕头露露的51%股权转入承德露露,这样一来,汕头露露就由露露集团"过继"给了承德露露。

汕头露露作为露露集团开辟南方市场的基地,其经营状况一直以来都不是很好,长期亏损。2001年承德露露将汕头露露的股权拨回给了露露集团。

在汕头露露退出承德露露时,双方就汕头露露对"露露"相关的商标、专利及字号的使用、产品和销售市场划分等签订了《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其中,规定了汕头露露继续有偿使用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使用权在任何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

之后南北两大露露又各自从露露集团脱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相安无事。但由于承德露露之后在人事方面的变动,这份协议被认为是"历史遗留问题",承德露露方提起诉讼,请求判决此份协议无效并终止,最终获得胜诉,但汕头露露又进行了反诉,直到如今,南北两大露露依旧在"内战"。

承德露露在与汕头露露争夺商标权的同时,可谓元气大伤,直接错过了亲自开辟南方市场的时机并耗费了大量的精力,而这或许也是承德露露业绩下滑的因素之一。

朱丹蓬认为,植物蛋白饮料行业已经逼近天花板。

可以想象到在面临产品单一、市场竞争、商标之争的情况下,承德露露想要进一步突破是何等的困难。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承德露露打不过长江
南北露露相煎何急?
植物蛋白饮品风口下,承德露露的机遇与挑战
相爱相杀,南北露露商标战斗20年,成为万向系提款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