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策影视:别等着被优爱腾芒再改造,自己该更急了

华策影视如若不再度加快自我改造,未来的日子将不会好过。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投稿来源:壹娱观察

作为国内主营电视剧制作的影视公司,华策影视在4月26日发布了一份相当漂亮的财报。

在2020年财报报告期内,华策影视实现营业总收入37.3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1.88%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9亿元,在相当艰难的2020年反而成功实现了扭亏为盈。

并且盈利的势头也成功延续到了2021年第一财季,根据一季度财报,华策影视实现营业收入14亿元,同比增长83.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8%。

对比万达电影、华谊兄弟、北京文化这些已经预告了大幅亏损的影视公司,华策影视可以说是少有经过2020年还能盈利的老牌影视企业。

当然这其中也与其业务更多集中在电视剧制作而非依赖不稳定的电影票房有关,根据年报显示,整个2020年,华策影视的电视剧销售收入为34.19亿,占营业收入91.61%,同比增长72.58%。

华策影视 2020年财报

而营收排名前五的作品均为电视剧,《鹿鼎记》、《有翡》、《平凡的荣耀》、《锦绣南歌》、《我的时代,你的时代》共收入21.7亿,占总营收一半以上。这其中又有三部为视频流媒体平台独播,集数分别超过50的《有翡》与《锦绣南歌》独播平台为腾讯视频,《我的时代,你的时代》则是爱奇艺。

可以说伴随着几大流媒体平台的越发强势,作为“电视剧第一股”的华策影视也确实从中受益颇多。

但即便如此,营收过于单一、依赖古装偶像剧以及部分流媒体平台,也同样成为了华策的隐忧。

随着观众对于剧集精品化和紧凑感的要求越来越高,以及流媒体平台纷纷开始转向自制,若华策无法提前随着大势提前进行一番自我改造,即便是搭上“电影宇宙”的顺风车,未来之路或许依然会相当艰难。

古偶IP剧泡沫消退,华策急需自我革新

华策影视其实算得上是上一波影视发展红利期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尤其是在其率先推出的“ SIP”战略之下。伴随着视频流媒体平台逐渐取代传统电视台成为最大买家,在互联网巨头的争夺下,华策影视的内容销售也是水涨船高。

2015年,华策影视在业内率先提出所谓“超级IP 剧产品(SIP)矩阵”的概念。

加大投入与提前布局的情况下下,华策的“SIP”总算在2017年开始进入收获期,电视剧点击率显著提升,华策影视也迎来高光时刻。

2017 年华策共开机全网剧 15 部 681 集,取得发行许可证的全网剧共 13 部 560 集,网络播放量 1519 亿,流量市场份额占比超过21%,其中《楚乔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孤芳不自赏》分别位列年度互联网点击播放前10名和卫视收视率前10名。

只不过高收益伴随而来的也是高成本与高风险,尤其是国内一度过热的影视泡沫逐渐消退,使得好日子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2018年,影视行业接连遭遇“阴阳合同”、“天价片酬”、“税务风波”等“黑天鹅”事件,连锁反应之下引起了整个影视行业的持续震荡,众多影视股出现大崩盘,受这些情况影响,很多开拍时备受追捧的IP剧遭遇延期,而等到播出时显然已经没法跟上瞬息万变的观众口味。

也是在当年,华策制作、倪妮和陈坤主演的《天盛长歌》虽然难得保持了豆瓣评分在8分以上,然而收视率却一路走低,而《创业时代》和《甜蜜暴击》两部主打流量明星的作品最终的口碑则是惨不忍睹,豆瓣评分分别为3.7分和2.7分。

2019年网播的《独孤皇后》高开低走,热度不如同期古装剧,张震难得“触电”的《宸汐缘》豆瓣上超将近20万人为该剧打下了8.3分的高分,但这位三度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入围男演员,虽然拿出了远超多数内地年轻偶像的表演,整部剧却并没有得到与其他火爆的仙侠剧一样的热度与关注度。

而这些主打流量明星与网文IP的古装偶像剧,另一个共同点则是居高不下的明星片酬成本。

《孤芳不自赏》中杨颖的片酬为8000万;《天盛长歌》中倪妮的片酬约为9777万,陈坤的片酬约为6889万;《独孤皇后》中陈晓的片酬为6876万。尽管随后平台与相关部门都纷纷发声要求限制“天价片酬”,但最近曝光出来的郑爽通过《倩女幽魂》拿下1.6亿片酬一事,依然说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上一轮稽查的余波还未散去,显然新一波的严打又才刚刚开始。

华策影视在2020年的业绩大幅改善,一方面得益于计提了商誉等资产损失,消除了导致2020年可能会持续巨额亏损的因素,另一方面则是还是其相对于竞争对手而言,更好的内容储备与高开机率。

根据业绩报告显示,在内容核心主业上,2020年华策影视电视剧开机17部573集,比2019年同期多112集;取证10部,播出13部;上线院线电影项目2个,动画片2部。

而从业绩报告中也不难看出,受到之前卫视“限古令”的影响,如今的IP古装偶像剧基本都是视频流媒体需求为主,而其中又以腾讯视频对华策等各家的古偶剧青睐有加。

以赵丽颖产后复出、搭档王一博的《有翡》为代表的一系列作品接连市场反馈不佳,可以说是连续验证了流量明星加超级IP的组合已经逐渐在当下失效。

尤其是依然带有“天价大剧”标签与S+评级的《有翡》,即便有观众缘极佳的赵丽颖与新一代流量小生王一博加持,加之接近3亿的制作成本,最终依然落到了路人吐槽全靠明星粉丝刷热度救场的尴尬局面。

这其实也不只是《有翡》一部剧或者华策影视一家的问题,回顾2020年的剧集市场,不管是《有翡》,以及2020年开拍、不久前开播的《锦心似玉》、《长歌行》,主打传统套路的“超长”古装偶像IP剧,基本都被牢牢圈定在各家粉丝内部控评、刷热度自嗨的标准模式里,从议题设置的角度而言,古装偶像题材已经很难成为主导话题的类型作品,取而代之的则是明显更具有现实感和代入感的现实主义题材。

就目前的存量和2021年年内会开机的片单来看,华策旗下的大体量古偶IP类型依然占据了不少份额,并且集数依然都保持在超过40集的水平。

事实上这种延续了过去靠提高集数来向电视台提高整体售价的模式,在进入流媒体主导发行的时代,明显也无法适应当下观众的收看习惯。

过于拖沓的故事进展与处处注水的无效剧情,都让这些剧集难以让观众保持观看热情。

尤其是在如今这个内容爆炸的时代,争夺用户注意力的产品和内容过于丰富,而多数古偶剧依然还维持着上一个时代的内容展开方式与叙事节奏。从某些角度来说,最终也是制作方和采购内容的平台方,傲慢的将观众推向了那些“XX分钟解说”和各种高能段落剪辑短视频。

高密度的信息量与快节奏的剧情推进,才是符合如今流媒体时代的剧集风格,而显然那些大体量的古偶剧从苦于回收成本的视角出发,短时间内很难做出这种转型。

而最终观众自然也会开始选择那些能够做到的内容,比如体量更小也更有趣的《传闻中的陈芊芊》、《长安十二时辰》、《赘婿》等等剧集。

而对于持币待购的平台来说,一旦察觉到花钱付费的观众出现品味转向,投其所好便是时间问题,改换门庭便会发生在顷刻之间。

而对于需要大量前期投入以及等待回款的制作方而言,等到那时才开始寻求转型不仅被动而且为时已晚,所以华策影视如果想要继续保有其电视剧行业头把交椅的位置,或许应该更早的进行自我改造。

想靠大银幕多元化经营,先别做“电影宇宙”美梦

过去一两年里,以电影业务为主的传统民营公司实际上过的相当辛苦,看看业绩预报就不难发现,要是光拍电视剧可能也就几千万上亿的亏损。而像华谊兄弟、北京文化、万达电影这几家过去的电影票房大户,亏损基本都在十亿级别,拥有大量院线实体产业的万达电影更是预计2020财年将会亏损超过60亿。

也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之下,华策影视反而选择了逆流而上,高调宣布要进一步投入电影业务。

今年的春节档,由路阳执导的《刺杀小说家》票房超过10亿元,这也是以电视剧起家的华策影视,进入电影市场7年后,第一次杀入春节档这样的超级热门档期。《刺杀小说家》背后的主控方,华策影视的子公司华策影业,也一改之前的低调走向台前,宣布了一系列在电影业务方面的战略规划。

3月29日,华策影业举办2021片单发布会,宣布了要在未来三年内打造30部作品、收获百亿票房的目标。未来三年时间,上映30部以上电影、实现票房100亿以上,可以说华策的目标不可谓不宏大。

有着如此宏大的愿景,大概还是因为《刺杀小说家》在今年春节档算是勉强交出一份及格的答卷。尽管票房远不如第一梯队的《你好,李焕英》和《唐人街探案3》,但作为第二梯队的领头羊,最终还是拿下了超10亿票房,对于首次征战“残酷”春节档的华策影业来说,这或许也算是一个勉强能接受的成绩。

当然对于华策而言,《刺杀小说家》更重要的意义,或许是让他们进一步掌握了国内电影工业生产的完整链条,并且依靠这类主打视觉特效的IP工业化作品,寻找到了可以建立起系列作品的机会。

导演路阳就在发布会上透露,会继续把《刺杀小说家》的故事讲下去,进行系列化开发战略,并开启“小说家宇宙”。

同时华策也延续了国内影视公司一向的风格,发布了一个相当豪华的片单。其中包括《反贪风暴5》和韦家辉导演的《神探大战》,还有饶晓志导演、郭帆监制的《翻译官》等等重点项目。不过其实这份片单也难说新鲜,其中包括《翻译官》以及《十面埋伏》、《亿男》、《寻秦记》、《内在美》等多部作品都曾出现在其2016年的片单中,而始终未能正式登上大银幕。

可以说华策依然跳出国内影视公司片单“看上去很美却拍不出来”的怪圈,并且以华策影业的体量而言,成立7年以来其主要参与制作和发行的电影都尚未超过十部,而如今突然表示一年就要拍摄并上映平均十部电影,或许着实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放眼全球,即便是体量如迪士尼,一年能确保上映的作品也不过十到二十之间,这还是在有超前规划和强大的制作能力加持下收获的结果。

但对于国内的影视公司而言,自身能力的不平衡与外部环境的快速变化其实都很难保证每年能够完成既定的战略目标,尤其是在这个目标定的过高的情况下。

而更大的问题可能还在于所谓的“小说家宇宙”,尽管《刺杀小说家》最终票房超过十亿,排在今年春节档第三位。但对于一部耗时五年并且制作成本不低的视效大片而言,这一票房水准其实难言成功。

更麻烦的大概还是评价两极,《刺杀小说家》的口碑和影响力甚至尚不及路阳的前两部《绣春刀》系列,电影虽然世界观架构不小,但具体设定却不够丰富,更为关键的是整部电影并未能带出一个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

并非有一定的世界观设定最终就能成为系列电影或是“电影宇宙”,即便是系列三部的票房不可谓不成功的《唐人街探案》,苦心经营已久的“唐探宇宙”也不过只是在去年推出了一部网剧而已,而随着《唐探3》今年口碑的全面崩塌,这一“宇宙”能否维持下去如今也得打上问号。

如今的“电影宇宙”更像是前几年各家接连不断试图打造IP热潮的一种翻版,然而除了漫威,其实再难看到什么复制“电影宇宙”的成功案例,即便是同样手握无数IP的DC和华纳也不行。

这背后既需要创作者有远景规划,同样需要更扎实的制作能力支撑,很难想象两部漫威电影之间需要间隔三五年时间,因为当下的观众根本没有这样耐心去等待。

相对于如今风险极高的艺人经纪,依靠电影业务进行多元化,确实是华策影视的可行之举,毕竟经过了过去一两年的洗牌,国内电影公司其实差不多都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比拼的无非就是热门档期的争夺与创作执行力的高下。

但与其拿出豪华片单喊口号与布局“电影宇宙”,华策影业不如专心将刚刚掌握的工业制作能力与路阳、饶晓志、毕赣等新一代导演蓬勃的创造力相结合,拿出一些真正新鲜且具有个人特色的作品,这样或许很难快速达成百亿票房的目标,但起码能够依靠口碑建立起一个真正的电影品牌。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爱奇艺“改造”亚太剧集
《扫黑风暴》越火,爱优腾越坐不住
人人视频冤枉吗?
小说改编救不活仙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