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盈利仅够弥补1年亏损,小牛电动何以牛气冲天

“从‘芯’开始更懂用户‘智能’,小牛电动要再次定义智能。”李彦说。但事实如何?市场是最有发言权的,值得期待。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投稿来源:鳌头财经

连续三年巨亏,两年小有盈利,相抵后还是亏损,这就是最近几年名噪一时的小牛电动的真情境况。

鳌头财经梳理得知,2018年在美国上市的小牛电动,2016年净亏损2.33亿元,2017年净亏损1.85亿元,2018年净亏损3.49亿,直到2019年实现净利润1.90亿,2020年实现净利润1.69亿。

“小牛电科技仍处于亏损中,未来可能会继续亏损。”有业界人士称。这家成立于2014年9月的北京牛电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注资4071万元,主营小牛牌电动车(下称小牛电动)。

如今,小牛电动已构建起包括助力自行车、电动自行车、滑板车等在内的产品矩阵,提供更多元化的智慧短出行服务。

自2015年推出首款智能锂电电动车——小牛电动N1以来,至今陆续推出N、M、U三个系列,多款产品,满足消费者多场景、个性化的出行需求。

近期,小牛电动发布包括GOVAF0、GOVAC0等覆盖电摩、电动自行车、小牛电动滑板车在内的十款产品。

“6年来,小牛电动通过设计和科技,改变了180多万用户、超过80多亿公里的城市出行。”小牛电动CEO李彦说,NIU2.0将以年销量600万台为战略目标,实现向城市出行第一品牌的跃进。

“从‘芯’开始更懂用户‘智能’,小牛电动要再次定义智能。”李彦说。但事实如何?市场是最有发言权的,值得期待。

亏,亏,至今还亏损

2014年11月牛电科技在开曼群岛成立,作为离岸控股公司,为融资和离岸上市做准备。小牛电动于2018年10月上市,投资方包括凤凰祥瑞、红杉资本、IDG资本等。

据了解,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小牛电动的董事和高管合计持有公司3571万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26.5%。牛电科技创始人李一男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持有总股本的43.8%。此外,纪源资本持股11.2%;Future Capital Discovery Fund I, L.P持股5.1%。

招股书显示,牛电科技董事会和高管成员包括:董事长、CEO李彦,董事、研发副总裁胡依林等。

在董监高名单中,唯独不见创始人李一男的名字。李一男曾为华为副总裁、百度首席技术官,金沙江创投合伙人,2015年4月他创立“小牛电动车”品牌。他称,“用最好的材料与最尖端的技术,打造一款中国最牛的电动车”。

鳌头财经核实得知,因内幕交易罪,李一男获刑两年半。李一男2017年出狱,加盟梅花天使创投。“李一男去梅花做投资,不参与公司运营,不担任任何职务。”李彦透露。

招股书显示,2014年牛电科科技走向商业运营,2015年6月推出N系列智能电动摩托。

小牛电动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公司2020年总营收24.44亿元,同比增长17.73%;净利润1.69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11.28%。

鳌头财经查知,2018年在美股上市的小牛电动,近几年的业绩并不好。

2018年至2020年,小牛电动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49亿元、1.9亿元、1.69亿元。对比看到,小牛电动2019年及2020年实现的净利润额度为3.59亿元,正好与2018年的净亏损持平。

单季度营收方面,各季度营收同比增速急剧,由2019年第一季度的106%减少至2020年第四季度的25%。

自2019年4月起国家正式执行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市场上主流的超标电动自行车在新国标体系下被划分为电轻摩或者电动摩托车。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测算,2021年至2023年,我国新国标驱动的电动两轮车增量分别为1500万辆、2500万辆及3000万辆,同比增速分别为22%、15%及10%,凸显出电动两轮车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量空间。

从小牛电动自身产品类型来看,在售车型包括N系列、M系列、U系列、Gova系列。但财报显示,上述四个产品系列单辆电动踏板车在2020年的收入为4062元,较2019年同期下滑17.6%,毛利率为22.9%,较2019年的23.4%有所下降。

由此,小牛电动2020年业绩呈现出增收不增利的现象。

原因是:一方面,报告期内,该公司的电动踏板车销售收入全部呈现出同比增加的现象,且销售收入共计21.43亿元,同比上涨19.92%;

另一方面,2020年该公司毛利率为22.88%,同比减少约0.55个百分点,使得净利润有所下滑。

2017年至2019年,小牛电动净利润分别为-1.84亿元、-3.49亿元及1.9亿元。公司2017年及2018年净亏损共计5.33亿元,进入2019年后其净利润扭亏为盈,并延续至2020年。

需要注意的是,即便该公司2020年净利润为正值,但已较2019年有所减少。2017年及2018年净利润的亏损额较2019年及2020年净利润盈利额高1.74亿元。不难看出,该公司仍处于净亏损状态。

股价腰斩,四面楚歌

反观费用端,2017年至2020年小牛电动营销费用处于连续上升通道,由0.83亿元增加至2亿元,年复合增速为34.07%;一般及行政开支费用由2017年的0.76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1.05亿元。

但净利润每况愈下。小牛电动2020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0.58亿元,同比减少4.9%。2020年公司净利润为1.69亿元,相比前一年同期的1.9亿元同比减少11%;基本每股收益为1.12元,摊薄后每股收益为1.07元。

2019年第一季度至2020年第四季度,各季度营收同比增速整体呈现出下降的趋势,由2019年第一季度的106%减少至2020年第四季度的25%,2020年第一季度触及最低点-34.4%。

公司预计今年第一季度营收为4.2亿元-4.8亿元,同比增长80%-105%,全年销量可达90万辆-110万辆。

股价波动巨大。鳌头财经注意到,小牛电动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股价暴跌。

截至3月10日,公司股价报收35.64美元/股,较2月16日最高价时的53.38美元/股,跌近33%。如果按照3月5日最低价时的30.03元/股计算,股价跌去43%,几近腰斩。

其中,净利润同比下降4.3%至0.58万元;毛利率同比下降0.9个百分点至25.2%;每ADS盈利同比下降7.59%至0.73元。换言之,公司重要盈利能力指标均有所下滑。

鳌头财经获知,对比其他企业,小牛电动的优势不多,甚至处于劣势。尤其是,随着雅迪控股、新日股份等企业不断涌入,小牛电动的市场份额持续被打压。

2020年,小牛电动营业总收入全部来源于买车业务,业务模式单一,抗干扰能力极弱极为有限,稍有风吹草动,对公司的影响是巨大的。

从小牛电动市场布局来看,2018年前小牛电动市场全部为中国,2018年以来逐步向海外拓展。截至2020年12月末,公司在中国的门店数累计达到1,616家,海外36家经销商覆盖46个国家与地区。

在两轮电动车行业面临的竞争也很激烈,小牛电动分一杯羹也不容易。

从行业来看,传统电动车企业如雅迪控股、新日股份均具有较为成熟的经销商体系,产品层次丰富,渠道优势明显。

比如雅迪,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雅迪电动车年产销售量突破1000万台,终端门店数量高达34000 多家,市场占有率22%;爱玛科技也于2020年11月通过了证监会IPO审核,拿到了资本市场的入场券,未来将对小牛电动构成较大的竞争。

与此同时,小牛电动发布MQi2、MQiS、GOVAG0、GOVAG2等符合新国标的新车型。2020年5月推出的GOVAG0,凭借着超高性价比,一经推出就成为爆款。

4月6日,小牛电动又发布包括GOVAF0、GOVAC0覆盖电摩、电动自行车、小牛电动滑板车等十款产品,提供高效稳定的动力体验,实现更多场景的跨越。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前有雅迪后有小牛,台铃还能跑多远?
小牛电动:已展开对全国经销商网点的专项核查行动
小牛电动的光环都去哪了?
小牛李一男造车,要过五关斩六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