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涉赌,斗鱼扮演了什么角色

管不及?管不了?不想管?

文|首财-首条财经研究院  杨刚

编辑|郝科科 方迪

风品:赵明明

“买卖鱼丸找谁啊?”

“不是一万起吗”

“买卖鱼丸找群主”

......

这里所说的鱼丸,不是涮火锅的鱼丸,而是斗鱼直播竞猜时使用的一种“虚拟货币”。其可通过签到、完成平台任务、参与平台活动、玩推广游戏等途径获得,当然也可用钱直接购买。

在斗鱼官方,这种用户个人账号充值或活动获赠鱼丸只能赠送或消费,无法提现。但铑财进入某交易QQ群后发现,类似上文的鱼丸私下交易灰色产业链,仍然存在。

而斗鱼用户因沉迷直播竞猜,导致损失巨额钱财的事件,也引发各界对此业务模式的讨论。

01、140万购房款追问:主播又涉赌,斗鱼扮演啥角色?

5月19日,在斗鱼公司附近,张女士向媒体表示,加上三月份收到的第一笔退款,目前共收到斗鱼平台退款86000多元。第三笔按合同约定将在第二笔退款支付后2个月内完成。

也就是说,张女士此次“要钱”之旅已经半年。

据媒体报道,2020年11月底,家在上海的张女士发现儿子过去一年一直沉迷斗鱼直播间的“预言”互动竞猜。最多单次下注5万元,甚至一天内能输掉20多万元,前后共输140万元。

张女士儿子介绍,自己是2019年7月份接触该“预言”玩法,虚拟货币“鱼丸”可通过斗鱼平台购买,也可私底下“中间商”买入,“预言”竞猜赚到鱼丸后可通过第三方交易“换钱”。

而输掉的140万元,原本是张女士给儿子准备的购房款,其中还包含从亲戚处借的50多万。

于是,便有了张女士母子前往武汉斗鱼总部的“要钱”之旅。

2021年3月3日,斗鱼平台与张女士母子签订一份“和解协议”:甲方理解并知悉自身充值消费系正常娱乐互动行为,因其主张家庭困难、生活拮据向斗鱼直播平台申请人道主义救助金退款。根据协议,乙方分三期支付退款共计123694.77元。即张女士得到的退款,不到其损失金额十分之一。

人道援助,值得肯定。疑问在于,作为知名美股上市公司,斗鱼是否还有其他责任。张女士儿子固然有错,但作为直播平台,斗鱼开设“鱼丸”竞猜业务又扮演什么角色、是否合法合规?

在张女士看来,斗鱼开设的“鱼丸”竞猜业务,与赌博无异:儿子输掉的140万与斗鱼平台有关。作为一家直播平台,斗鱼对游戏主播“公然开设赌局”负有责任。

此前,其曾就斗鱼平台6位主播涉嫌开设赌场报案。2020年12月,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也对主播张某某“开设赌场案”立案。

事实上,关于斗鱼“鱼丸”竞猜模式是否涉赌的争议声,始终存在。

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文战表示,直播平台中的抽奖活动,如观众投钱参与目的是中现金奖品,实质上就是赌博。由于现金为主播私下发放,涉及追责时,平台方是否有责任,要看平台方对这种操作是否明知或应知。

那么,作为平台方,斗鱼是否明知或应知呢?往期看,这已不是斗鱼主播第一次涉赌。

2020年9月12日,紫光阁、共青团中央曾公开点名斗鱼主播“彡彡九户外”涉嫌万人聚赌。

该主播(本名付海龙)已于2020年11月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并于2021年4月8日,被四川警方以涉嫌开设赌场罪批捕。

值得强调的是,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付海龙任法人的武汉九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股东为付海龙及武汉斗鱼。

彼时,作为涉案公司股东,以及网络沸腾争议,斗鱼对有人利用“鱼丸”竞猜模式开设赌局一事,想必已心知肚明。

诺诚游戏法创始人、游戏行业律师朱骏超认为,即使使用的是虚拟货币交易,同样涉嫌赌博,主播涉嫌开设赌场罪,如平台明知不处理或者主动组织,涉嫌共犯。

“赌博一般需要满足三个条件:投入法定货币或财物;随机结果,存在以小博大机制;所获得的虚拟物品可兑换成法定货币或者财物。”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王琼飞分析,从直播间抽奖行为看,购买虚拟货币进行以小博大式的抽奖,基本满足前两个条件,如果将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或者其他财物,则符合赌博特征。

中原治安研究中心研究员崔向前表示,斗鱼平台提供了直播房间,但对于具体的组织下注者,斗鱼不一定知情,但斗鱼平台对开设的各种游戏项目具有最基本的监管义务,要负有一定监管责任;如斗鱼平台明知该房间内进行网络赌博和从事违法犯罪行为,则构成共犯。

在行业分析师李晨看来,除了法律红线,作为一家公众性质的平台企业,还应注意道德底线,斗鱼屡次出现主播涉赌问题,亦透露出其监管不力之弊,起码在审核环节,存在一定疏漏。

面对海量信息、海量受众,严格审核、品控风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对于游戏直播类平台,用户年轻化、圈层化是重要特点,对未成年人保护限制,亦是重中之重。

浏览各大投诉平台上,针对未成年人被斗鱼主播诱导“刷礼物”,“充值”等投诉不乏案例。

2021年4月24日,黑猫投诉编号17353025855显示:我是未成年人的母亲,我现在要退款,我儿子在2020年5.12日的时候在斗鱼充值了700元打赏主播,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要退款。

4月15日,黑猫投诉编号17352916477未成年人今年一月开始在斗鱼直播平台充值,30多万,能找到的充值记录是34万,孩子说女主播发视频诱惑消费,还有男主播帮忙托。

......

(以上投诉均通过平台审核)

同时,个别主播涉嫌衣着暴露,涉嫌性暗示“擦边球”的行为也值警惕。

据中国网娱乐报道,2021年3月12日下午,斗鱼女主播吃糖糖吖存在严重传播淫秽信息行为,充斥污言秽语。当时直播间仅贵宾人数就达几百人,并有观众巨额礼物打赏。

诸多问题,也引起监管层注意。2021年3月30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消息称,今年2月,文化和旅游部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网络文化市场集中执法检查,重点检查低俗庸俗媚俗、炫富拜金等禁止内容问题。湖北省武汉市督促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斗鱼直播”)落实自查清理工作,处理问题直播间356个,封禁相关账号27个,拦截删除违规弹幕36万余条。

2021年2月18日,因未上报直播处置情况,斗鱼关联公司被武汉文旅局行政处罚1万元。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斗鱼公司在处置一直播间直播违规内容突发事件时,虽然立即停止直播,关停直播间,但没有将处置情况上报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或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违反《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第十四条相关规定,违规事实成立。1月8日,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对该公司做出处罚,处罚内容为警告并罚款1万元。

种种乱象,斗鱼究竟是管不及?管不了?还是不想管呢?

01、最差财报,净亏7070万 重回“烧钱期”?

或许,也有难言之隐。

放眼直播行业,主播与平台深度绑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期望平台对主播严格监管似乎也有难度,尤其是在斗鱼刚刚业绩“翻车”的当下。

美东时间2021年5月18日,斗鱼发布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营收21.5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2.78亿元下滑1.26亿元;净亏损1.01亿元,去年同期为净利2.54亿元。同比下滑140%;

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7070万元人民币(约合1080万美元),而上年同期为2.969亿元人民币。

营利双降、且由盈转亏,斗鱼收获上市以来最差财报。

不过,客观而言,业绩同比大幅下滑,也并不奇怪。毕竟去年由于疫情影响,“宅经济”爆发,使得斗鱼迎来一波红利期。

数据,很能说明问题。斗鱼主营业务,也就是直播业务中,付费用户数量出现下降,斗鱼一季度平均付费用户数为700万,去年同期为760万。

但也有奇怪之处:比如亏损降幅会远高于营收降幅?

问题出在毛利率,该季度斗鱼毛利率从上年21.33%降至12.09%。换言之,相比疫情因素,成本失控更值考量。

2021年第一季度,斗鱼营收成本为18.925亿元人民币(约合2.889亿美元),而2020年同期为17.922亿元人民币。营收分享费和内容成本为19.596亿元人民币(约合2.533亿美元),2020年同期为15.748亿元。带宽成本1.721亿元(约合2630万美元),2020年同期为1.529亿元。

三费方面,销售和营销费为2.099亿元人民币,2020年同期为1.074亿元。研发开支为1.113亿元,2020年同期为9290万元。总务及行政开支为8810万元,2020年同期为8460万元。

斗鱼也坦言,毛利率下降主要是电子竞技比赛的内容成本和带宽成本增加,以及收入减少;销售费用上升是由于对电子竞技锦标赛的赞助,以及加大促销活动。

具体来看,2021年第一季度,斗鱼直播了包括LPL春季赛、KPL春季赛、CFPL春季赛等超过50场主流电竞赛事,并自主举办绝地求生黄金大奖赛S11、斗鱼DNF全明星赛等40多场电竞赛事。并策划了斗鱼解说台、明星观赛团、赛事预言家等活动。

这些内容成本,直接挤压了斗鱼盈利空间。

问题在于,以巨额成本运营赛事的做法,逃不开“烧钱换流量”责难。如此投入,是否为一场豪赌呢?

也许,也有其无奈与急迫。深入看,斗鱼难掩用户流失焦虑。

如上所文,2021年第一季度的付费用户量700万,同比2020年第一季度下降60万。而2020年第四季度的付费用户规模,与2020年第一季度一样为760万。换言之,斗鱼付费用户规模方面无论同比还是环比,均呈下滑趋势。

2020年第四季度,斗鱼总营收22.7亿元,同比增长10%;调整后的净亏损1.76亿元,2019年同期为净利润1.57亿元。

更玩味的是,与2021年第一季度相同,其亏损原因也与运营赛事不无关系。

例如英雄联盟S10全球总决赛、王者荣耀KPL秋季赛、CFML官方联赛等90余场大型官方赛事。以及大力发展自制赛事IP,打造了绝地求生黄金大奖赛S11、和平精英黄金大奖赛S1等50余场自有电竞赛事。

不难发现,斗鱼的用户自救之举,在2020年第四季度便已开始,但一番豪投2021年第一季度仍出现付费用户量下滑,这是否说明,斗鱼的高成本投入并没有起到理想作用呢?照此看,其2021年第一季度的种种投入,又能提振多少付费用户量呢?是否能烧出未来?

发问并不算苛求。

上升到行业层面,游戏直播业“红海”之势愈发鲜明。

东方研报分析称,游戏直播的市场格局经过几轮重塑,又面临新竞争者。虎牙、斗鱼如能和企鹅电竞成功合并,流量及内容池能相互打通。面对快手等新玩家将具备更强竞争优势。但相对应的风险因素也包括反垄断审查不予通过风险,监管政策趋严风险,行业竞争加剧风险,以及主播流失及内容成本提升风险等。

聚焦斗鱼,作为一家此前实现不错利润的直播平台,稀缺价值不言而喻。如今业绩转亏、又重回“烧钱期”,不是一个好兆头。

03、虎牙联姻?陈少杰的话语权

原本预计2021年上半年完成的“虎鱼联合”,如今又何去何从呢?

2020年10月12日,虎牙与斗鱼联合宣布,双方已签订“合并协议与计划”,预计2021年上半年完成合并。根据合并协议,前者将通过“以股换股”合并收购后者所有已发行股份,包括由美国存托凭证(ADS)所代表的普通股。斗鱼在合并前已发行的股份及ADS将取消,将成虎牙私有全资子公司,并将从纳斯达克退市。

随后,年底反垄断监管趋严,《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等文件披露,使得该项合并被搁置。

郎有情妾有意,但只要二者没到合并那一刻,便还是对手。

尴尬在于,虎牙第一季度表现出色:总收入26.05亿元,同比增长8.0%。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该季度归属于虎牙公司的净利润2.66亿元,净利率10.2%,连续十四个季度实现盈利。国内用户数据方面,第一季度虎牙直播移动端MAU(月均活跃用户数)7550万,同比保持增长态势。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虎牙这边营、利双增,斗鱼则营、利双降,甚至亏损。差距之间,二者若牵手还算强强联合吗?

起码对斗鱼CEO陈少杰来说,应有些尴尬。据此前合并协议显示,若合并完成,虎牙现任CEO董荣杰和斗鱼现任CEO陈少杰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联席CEO,陈少杰也将成为虎牙董事会第十名成员。

那么问题来了,斗鱼每况愈下,是否会影响未来陈少杰在整个体系中的话语权?若并购完成,斗鱼更给虎牙多少加分项、多少减分项?

要知道,对虎牙来说,需要的并不止斗鱼的单纯体量,因为体量是可用钱烧出来的,核心竞争力却不能。按照现在形势,斗鱼也显然“烧”不过虎牙。

虎牙真正看重的,首先是斗鱼在电竞全产业链的多年深耕及产品口碑, 其次是陈少杰及团队此前所创造的出色财务表现。然如今斗鱼却出现了严重的业绩滑铁卢、产品体验也有乱象,其对虎牙的吸引力还有多少?

等待时间作答。

可以肯定的是,若最终二者合并搁浅,虎牙很可能发起新一波攻势。本已显出劣势,陈少杰又该如何应对呢?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游戏直播“抢跑”元宇宙
斗鱼举办全国首届英雄联盟手游大学生电竞联赛,超200支高校战队参赛
虎牙保持盈利,斗鱼持续亏损,游戏直播下半场走向何方?
斗鱼季报图解:营收23亿环比增8.6%,移动端MAU达607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