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女装受益国潮风,景林、中欧等机构重仓下注

国产女装迎来市场机会,未来一定会产生比肩国际品牌的企业。

近年来,本土服装消费热情急剧增长。数据显示,年初至今,wind纺织服装指数上涨17.64%。地素时尚21年Q2收入同比增长20%-30%;太平鸟三年市值扩大五倍;欣贺股份全线品牌6月天猫成交额达9176万,同比增长75.7%。

在综合型服装品牌中,女装也贡献了大部分的收入来源。去年七月份,海澜之家旗下轻奢女装OVV通过独家赞助热播剧《三十而已》,当月线下销售额翻倍,线上销售额翻10倍,前三季度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0%,第四季度增幅超90%。而即使是近年来营收不断下滑的美特斯邦威,其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司公司的净利润达到1.21亿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常超150%,旗下轻奢女装Mecity对集团收入的贡献突出。

但是,在国货品牌高歌猛进的同时,也有一批快市场品牌纷纷撤退。

昔日红极一时的百亿女装品牌拉夏贝尔7月被强制执行8次,面临退市风险。除了本土快时尚品牌的撤退,国外快时尚品牌在中国的日子也不好过。GAP陆续关闭中国的多家门店,而旗下子品牌Old Navy在2020年就陆续撤出中国。H&M2020年12月至2021年2月财季内,税前亏损达13.9亿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10.4亿元)。H&M在市场上的表现早已力不从心,抵制新疆棉事件只是加速了它的衰退。

“快时尚品牌的萎缩,究其原因在于市场规模的压缩,我们根据宏观经济数据和消费趋势认为,快时尚市场蛋糕已经缩小,加上进入品牌增多,所以肯定要有一些品牌要被淘汰。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互联网电商平台的出现,消费者的选择更多了。”诗篇女装总经理李小平向记者表示。

“和上一代消费者相比,当下年轻客户在消费心理、生活方式和审美上差异巨大。服装品牌对消费者的理解还不够充分,无法快速捕捉到消费趋势的变化。另外最大的困难是顾客结构很复杂,流量入口很多,这对服装设计和品牌营销都提出了很大的挑战。但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背后还是需要回归到‘人’这个层面,中国的女性越来越独立自主,越来越有自我意识,女装肯定要跟着女性的变化去做出改变。”

疫情拉大了贫富差距,也促进了高端消费的海外回流。尽管在疫情之下,北京SKP商场的营业额依然有177亿之多,同比增长了15%。“疫情后高端消费回流国内,市场存在巨大的消费潜力,这对国产中高端女装来说是一个确定性利好因素。”李小平说。

“疫情之后,人们的文化自信和家国认同提升,中国的服装品牌也终于等到了国人文化自信的时候。未来,无论是在快时尚领域还是在中高端市场,都一定会出现可以比肩国际品牌的巨头,国产品牌一定要紧紧抓住这个机会。”李小平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

国产女装的前景在吸引各路资本重仓下注。7月13日,中欧基金发布关于旗下基金投资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告,中欧旗下四只基金参加了歌力思的非公开发行,获配约4200万元。

除了中欧基金之外,本次非公开发行引入了多家机构巨头,其中包括知名私募基金:景林旗下两只私募基金参加,合计获配金额约1.4亿元。另外多家证券与保险公司也参与了本次增发,包括国任财产保险、国信证券、国泰君安与五矿证券等。

歌力思是中国本土中高端女装龙头企业,通过孵化自主品牌和海外兼并收购,初步建立了涉及时尚、潮牌、轻奢等多领域的风格差异化的国际化品牌矩阵。

长城证券研究院黄淑妍认为,服装行业近几年来加速转型,加强数字化建设,打造快反供应链,大力发展差异化定位产品,积极投入新零售渠道,龙头公司品牌力、产品力、渠道力均有显著提升,今年新疆棉事件进一步加速国潮崛起,国牌迎来历史发展机遇,营销资源、渠道资源纷纷向国牌加码。

“服装行业一直以来资产配置率较低,上市公司也较少,而此次机构大规模买入,也表明了市场对于国产女装的信心。”某服装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相关阅读
首富易主,日本服装是如何丧失魅力的?
女装巨头要凉了?两次跌停后,曝出创始人邢家兴挪用资金
被忽视的百亿美元风口:60万创业者涌入,靠卖大码女装买房买车
解放“身材焦虑”、实现“大码自由”,大码女装迎来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