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邦服饰的难题

门店数量陡然增长,美邦服饰的库存与运营费用也大幅增长,严重拖累公司的盈利水平。

文|鳌头财经 蒋蒙

近几年,无论是化妆品行业,还是服饰行业,都吹起一股浓浓的“国潮风”。有些企业借此名声大噪,有些企业因此赚的盆满钵满,诸如李宁、安踏、花西子等品牌。还有些老牌企业却逐渐掉了队,美邦服饰(002269.SZ)便是其中之一。

2008年上市后,美邦服饰手握巨资开始迅速扩张,铺开门店与市场。但在快时尚品牌退出国内市场、电商与传统零售商交替的复杂环境中,美邦服饰的加速扩张反而为之后的发展埋下隐患。

门店数量陡然增长,美邦服饰的库存与运营费用也大幅增长,严重拖累公司的盈利水平。尽管2013年以来,美邦股份已经进行了8年的门店优化,但美邦服饰的业绩仍是每况愈下。

近日,据美邦服饰发布的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公司预计亏损1.00亿元-1.30亿元,同比约收窄81.58%-85.83%。剔除处置子公司所获收益,美邦服饰亏损金额较去年同期的扣非净利润约扩大1.7亿元。

两年半亏逾17亿

美邦服饰在2008年便完成了A股上市,可以说是老牌服装企业之一。彼时,恰逢“快时尚”服饰在国内发展势头较猛,加上一句“不走寻常路”的广告语,让美邦服饰的产品家喻户晓。上市前四年,美邦服饰的经营业绩增长较快。

数据显示,2008年-2011年,美邦服饰的净利润分别为5.88亿元、6.04亿元、7.58亿元和12.0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1.41%、2.84%、25.42%和59.13%。

然而,当快时尚品牌的潮水退去后,Forever 21、New Look、Old Navy等快时尚品牌退出中国市场,美邦服饰的经营也开始面临挑战。

2012年-2015年,美邦服饰的净利润连续四年下降,到了2015年期末,美邦服饰的净利润亏损4.32亿元,这也是公司上市后首次亏损。

之后,美邦服饰经历几年盈亏交替,直至2019年,美邦服饰的业绩继续走下坡路。经统计,2019年-2021上半年,美邦服饰约累计亏损17.23亿元。

根据美邦服饰三季度业绩预告,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预计亏损1.00亿元-1.30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亏损约收窄81.58%-85.83%。

一位服装行业市场观察人士认为,“除了快时尚品牌的衰退外,美邦的业绩下降,受公司上市前期的激进扩张影响比较大。”

IPO上市后,美邦服饰成功募集资金13.83亿元。自2010年开始,美邦服饰开始扩张开店。截至2012年,美邦服饰的门店数量已达到5220家,包括1306家直营门店与3914家加盟门店。门店总数较2008年的2698家增长近一倍,平均每年约净增门店630家。

但激进扩张的后遗症也开始显现。为保证门店供货,美邦服饰存货飙升。2010年,美邦服饰的存货为25.48亿元,与上年相比约增长183%,在同期总资产中占比达29.67%。

2013年开始,美邦的门店数量大幅减少。同时,公司不断采取促销手段积极消化库存产品,但收效甚微。存货水平难以改善,存货跌价损失一直居高不下。

2014年起,美邦服饰的存货跌价损失首次超过2亿元,之后,美邦服饰的存货跌价损失几乎一直维持在这个水平。截至2020年,美邦服饰的存货仍高达15.90亿元,在公司总资产中占比为30.02%,且其中近四成为一年以上存货,服饰产成品的存货周转天数已经达到264天,显而易见,已经与公司此前的“快时尚”理念背道而驰,同时,存货跌价损失及合同履约成本减值损失仍达1.89亿元。

截至今年上半年,美邦服饰直营门店仅剩176家,数量仅为开店高峰期十分之一左右;另有加盟门店1605家。公司现拥有门店1781家,较2013年减少3439家。

销售费用占比逾四成

门店数量的陡增,也令美邦服饰的运营成本飙升,尤其是销售费用,成为费用大头。

据鳌头财经统计,自2010年以后,除2020年之外,美邦服饰连续九年的销售费用均在20亿元之上。

2010年-2020年,美邦服饰的销售费用总和达到252.42亿元,同期,美邦服饰的总收入为777.11亿元,销售费用之和在总营收之和中占比约为32.48%。

今年上半年,美邦服饰的销售费用为5.91亿元,同比虽然下降17.43%,但在公司总营收中占比仍为42.89%。

拆分其销售费用的构成,便可看出,美邦的销售费用表现,与之前的扩张联系密切。以今年上半年的数据为例,美邦服饰的销售费用以店铺租金及员工薪酬为主。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美邦服饰租金及店铺运营费用、员工薪酬费用分别为1.52亿元和1.9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5.24%和17.84%。显然,门店调整让这两项费用下降较快,但两者合计在公司当期总销售费用中占比为57.94%,占比较高。

与此同时,美邦服饰的折旧及摊销费用为9172.86万元,同比增长386.65%,在销售费用的几个项目中增速最高,在公司销售费用中占比为15.53%。

在上述费用的衬托下,美邦服饰的广告及宣传费用有所压缩。上半年,美邦服饰的广告宣传及促销费为4271.16万元,在总营收中占7.23%。

同一时期,虽然美邦服饰喊出国潮转型的口号,但实际公司对产品的研发费用不高,且逐年走低。2018年-2020年,美邦服饰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56亿元、1.09亿元和0.69亿元,均不及同期销售费用的十分之一。今年上半年,公司的研发费用为0.39亿元,同比下降14.53%。

经营业绩与运营成本双重压力之下,美邦服饰开始出售资产纾困。今年上半年,美邦服饰出售全资子公司上海模共实业有限公司100%股权,确认资产处置收益约2.9亿元。

剔除此影响后,美邦服饰的净利润约亏损3.9亿元-4.2亿元,即便不考虑其他因素,以此数值与去年同期的扣非净利润相比,亏损至少扩大1.7亿元。

在三季报中,美邦服饰这样说:“公司加快优化渠道结构,主动关闭亏损门店,三季度销售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滑,但公司业绩逐步向好并大幅减亏。”

但扭亏的路还要走多久,美邦服饰并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国产快时尚正在老去
拉夏贝尔“大败局”
波司登玩不起高端
国潮崛起,创新当与时尚并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