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营收垫底股价疯涨,高端产品如何获认可?

如果第一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受到市场影响,势必会进一步影响酒鬼酒的业绩。

文|鳌头财经 宁晓敏 蒋蒙

过去一年多,酒鬼酒(000799.SZ)的股价变化,或许是众多投资者最难理解的事情之一。

自2020年5月,酒鬼酒的股价开始快速上涨。截至11月12日收盘,酒鬼酒的股价较上涨前累计上涨3倍多,与多家一线酒企股价接近。

那么,酒鬼酒的业绩表现如何呢?

实际上,由于产品受销售区域的限制,酒鬼酒的营业收入在白酒上市公司中排名较低,也常因此被称为三线酒企。今年前三季度,酒鬼酒的营业收入为26.4亿元,在A股同行公司中排名倒数第六,与公司的股价地位似乎不匹配。

而为了持续推广高端产品,酒鬼酒近年不断加大营销推广,销售费用属于同行较高。前三季,酒鬼酒的营销费用为6.43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24.34%,占比排名行业第四。

但消费市场上,消费者对酒鬼酒的认可度并没有因此得到提升。近几年,酒鬼酒对大客户,尤其是第一大客户的依赖越来越严重。2020年,公司第一大客户的收入占比已经超过30%,说明公司新客户拓展严重不足。

股价疯涨的一年

酒鬼酒的股价怎么涨这么快?这是近两年不少投资者发出的疑问。

酒鬼酒是湖南的一家上市酒企,产品的销售区域长期集中在两湖地区。2020年,酒鬼酒拥有528家经销商,其中122家位于华中地区,在经销商总数中占比达到40%。

受此影响,虽然酒鬼酒近几年的营业收入增长比较快,但是实际的收入体量仍然比较小。

今年前三季,公司实现营收26.4亿元,同比增长134.2%;净利润7.2亿元,同比增长117.69%;其中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9.26亿元,同比增长128.66%;净利润2.10亿元,同比增长43.43%。

截至前三季度,在19家A股白酒上市公司中,酒鬼酒的营收规模排名第14位,仅排在伊力特、金徽酒、青青稞酒、金种子酒和皇台酒业之前。因此,酒鬼酒也常被市场看作是三线白酒企业。

有不少消费者反映,因为名字的原因,酒鬼酒也很难进入婚宴这种大型白酒消费场景,也错失了一部分市场。

这样一家酒企,最近一年多股价却几乎涨疯了。

鳌头财经注意到,酒鬼酒自上市以来,股价连续十几年都保持在15元-25元之间。2020年5月,酒鬼酒的股价开始快速上涨。截至11月17日,酒鬼酒的股价约为205元/股,较2020年5月底的股价43.10元/股,上涨了3倍多。

白酒上市公司中,酒鬼酒的股价在行业中排名第五,仅次于贵州茅台(600519)、山西汾酒(600809)、古井贡酒(000596)、泸州老窖(000568)。但上述四家酒企,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均超过百亿元,远远超过酒鬼酒。

或许是股价的表现给予了酒鬼酒管理层莫大的信心。

2020年经销商大会上,酒鬼酒董事、副总经理(主持工作)、财务总监程军公开喊出“突破30亿,跨越50亿,争取迈向100亿元”的销售目标。当日,酒鬼酒股价涨停,之后持续上涨。不久之后,酒鬼酒便收到监管函。而此封监管函的意思也简单明了,即深交所对酒鬼酒现在营收能力存有质疑,并怀疑公司管理层的举动是否有意炒作股价。

虽然A股上市公司的股价不一定真的与公司的业绩表现挂钩,但目前来看,酒鬼酒的股价与业绩表现显然是不匹配的。“股价透支了未来增长”“酒鬼酒股价表现具有投机性质”,投资市场上,针对酒鬼酒的质疑之声也十分强烈。

竞争力不够营销来凑

除了业绩之外,酒鬼酒的产品是否具有足够的竞争力,也是公司股价受到质疑的原因之一。

近几年,白酒市场趋向高端化,酒鬼酒也在近年推出了自己的高端产品内参系列。数次提价后,酒鬼酒内参系列售价在2019年4月达到1499元/瓶,直接对标飞天茅台。

2017年,内参系列产品独立在报表中出现。2017年-2021上半年,内参系列的收入分别为1.77亿元、2.44亿元、3.31亿元、5.72亿元、2.7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8.27%、38.45%、35.38%、72.88%、75.15%,在总营收中占比为20.10%、20.59%、21.90%、31.34%、38.67%。同期,酒鬼酒的营业收入一直保持20%以上的增速。可以说,内参系列的销售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公司营收。

但伴随产品收入大幅增长的,还有营销费用。

2017年-2021上半年,酒鬼酒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05亿元、3.46亿元、3.84亿元、4.24亿元和3.7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4.72%、68.40%、10.97%、10.35%和112.30%,增速远超之前几年。

截至今年三季度,酒鬼酒的销售费用为6.43亿元,同比增长135.39%,在总营收中占比为24.34%,占比在同行中排名第四,超过自己去年全年的销售费用。同期,19家白酒上市公司,销售费用在营收占比的均值在17.3%左右。

从销售费用构成看,酒鬼酒销售费用的七成是广告宣传及市场服务,在总营收中占比为16.6%。仅今年上半年,酒鬼酒便开展了一系列品牌推广活动,包括亮相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全国春季糖酒会、馥郁香型白酒价值高峰论坛、“翰林盃”高尔夫精英赛系列赛事等国际、国家盛宴等,同时还通过《万里走单骑》、《中国国家地理》系列合作实现品牌文化传递、打造品牌IP节目。

然而,从销量看,同期酒鬼酒产品的销售量最高增幅不超过20%,远不及营销费用的增长速度。因此,有市场声音认为,酒鬼酒的销售成绩,一方面来自涨价,另一方面是以高额的营销费用推动收入增长。

在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公司对新客户发掘的能力并没有提高,对大客户的依赖愈发严重,也侧面反映了消费者对酒鬼酒的消费态度。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酒鬼酒前五大客户所带来的收入分别为3.73亿元、5.27亿元和7.73亿元,在同期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31.44%、34.87%和42.32%,份额逐渐升高,同时第一大客户的收入占比也是不断提升。

同期,酒鬼酒第一大客户的份额占比分别为15.90%、20.68%和31.28%。这意味着,如果第一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受到市场影响,势必会进一步影响酒鬼酒的业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怡亚通深度“醉酒”
水井坊一季度净利下滑挣钱难,总经理拿850万元年薪合理否
牵手华润战投后的金种子酒再迎亏损,2021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超300%
舍得酒业一季度营收18.8亿,同比增长83.3%,2022持续高质量增长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