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岛素集采降价最高74%,甘李药业、通化东宝等国内龙头如何突围?

这几个月,国内胰岛素龙头可谓“一泻千里”。

文|市值观察 赛文

编辑|小市妹

11月26日,上海举行了针对胰岛素的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涵盖临床常用的二代和三代胰岛素,包括16个通用名品种,涉及采购金额约170亿元。

本次拟中选结果中,甘李药业、联邦制药、通化东宝分别有6个、6个、5个产品中标。此外,海正药业有1款产品进入;海外企业方面,诺和诺德、礼来、波兰佰通和赛诺菲中选产品数量分别是7个、5个、3个和2个。

据此次国采规则,中选产品又按照价格由低到高分为A、B、C三类,并相应给出不同的量。简单来看,A类即低价多量,C类即高价少量,B则为中段。

值得注意的是,甘李药业参与竞标的6款产品均中选,且均归为A类,所有产品平均降幅已达65.33%。而通化东宝共有5款产品中选,平均降幅41.2%,中选产品全部落在B组。

据了解,这次拟中选产品平均降价48%,预计每年可节约费用90亿元。其中礼来公司在预混胰岛素类似物产品中降价幅度达到74%,为本次胰岛素集采最高降价幅度。

国家集采到底意味着什么?

最重要的影响,是企业相关药品价格的暴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小的影响。尤其是主营产品占营收过于集中的,集采一出山摇地动。

从2018年施行药品带量集采,中标药物的降价幅度基本都在80%以上,企业过去“躺着赚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今年年初,武汉率先试水糖尿病用药胰岛素的带量采购,谈判价格降幅最高达到43%。

降价越多,企业的利润就会越少,业绩受到明显影响。

​从股价来看,这几个月来,国内胰岛素龙头可谓“一泻千里”。

曾被高瓴力荐的甘李药业在去年6月上市初连拉13个涨停,而目前股价距离最高点已经拦腰还多;通化东宝的市值也据年内高点缩水接近四分之一。

截至11月29日收盘,甘李药业跌幅接近2%,通化东宝跌幅超过6%,联邦制药跌幅超过11%。

以甘李药业为例,作为国内胰岛素龙头2018到2020年,公司营收从23.87亿提升到33.62亿,同期归母净利润从9.34亿提高到12.31亿。最关键的,其营收绝大部分都源自胰岛素制剂,又以占了国内长效胰岛素40%市场份额的甘精胰岛素“长秀霖”贡献的营收最多。2018-2020年,该业务收入分别达到21.69亿、22.62亿和25.45亿,占应收分别高达91.48%、94.76%和87.91%。

值得注意的是,国外原研药公司也对国内的胰岛素市场虎视眈眈。例如今年6月,赛诺菲投资2亿在北京生产基地胰岛素扩产项目。而赛诺菲、诺和诺德、礼来这三家国外企业占据国内市场份额超过70%。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我国胰岛素市场规模由178亿元增长至近25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8.83%,但是2019年较2018年同比增长仅为2.25%,也就是说胰岛素的市场规模增长正在放缓。尽管胰岛素仍是我国市场最大的降糖药品种,但是其市场增长速度已经远远低于糖尿病市场整体14.14%的增速。

眼下,甘李药业、通化东宝这些公司的产品利润在本就有限市场份额中又要腹背受敌。集采最终能不能完成以量换价,加速国产替代也是个未知数。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医药上市公司创新研发实力比拼,展现商业与ESG双重效益
胰岛素专项集采结果出炉:礼来三代预混胰岛素降幅最大达74%,国产替代会来吗?
主打产品纳入集采后主动求变,甘李药业解禁股东终止减持
胰岛素市场群雄角逐,无集采压力的甘李药业能否一飞冲天?